給靈魂甘泉,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資本論    P 145


作者:馬克思
頁數:145 / 772
類別:古典經濟學

 

資本論

作者:馬克思
第145,共772。
機器結構的不斷變化和機器的日益便宜,519使舊機器也不斷地貶值,以致只有那些以極低的價格大批收買這種機器的大資本家,才能從使用機器中獲利。最後,用蒸汽機代替人,在這裡也象在一切類似的變革過程中一樣,具有決定性的意義。蒸汽力的運用最初遇到了一些純粹技術上的障礙,例如機器發生震動,控制機器速度有困難,輕型機器損壞很快等等,但經驗很快就教會了人們克服這些障礙。如果說,一方面許多工作機在比較大的手工工場中的集中促進了蒸汽力的應用,那末另一方面,蒸汽同人的肌肉的競爭則加速了工人和工作機在大工廠的集中。
例如,英國生產服飾的龐大領域,正如大部分其他行業一樣,現在正經歷着從工場手工業、手工業、家庭勞動過渡到工廠生產的變革。但在這以前,所有這些形式已經在大工業的影響下完全變樣、解體,變得畸形了,它們沒有顯示出工廠制度的積極發展因素,卻老早就再現了工廠制度的一切可怕的方面,甚至有過之無不及。
這種自發進行的工業革命,由於工廠法在所有使用婦女、少年和兒童的工業部門的推行而被人為地加速了。強制規定工作日的長度、休息時間、上下工時間,實行兒童的換班制度,禁止使用一切520未滿一定年齡的兒童等等,一方面要求採用更多的機器,並用蒸汽代替肌肉充當動力。另一方面,為了從空間上奪回在時間上失去的東西,就要擴充共同使用的生產資料如爐子、廠房等等,一句話,要使生產資料在更大程度上集中起來,並與此相適應,使工人在更大程度上結集起來。每一種受工廠法威脅的工場手工業所一再狂熱鼓吹的主要反對論據,實際上不外是:必須支出更大量的資本,才能在原有規模上繼續進行生產。
至于說工場手工業和家庭勞動之間的中間形式以及家庭勞動本身,那末,隨着工作日和兒童勞動受到限制,它們也就日益失去立足之地。對廉價勞動力的無限制的剝削是它們競爭能力的唯一基礎。


  
工廠生產的重要條件,就是生產結果具有正常的保證,也就是說,在一定的時間裡生產出一定量的商品,或取得預期的有用效果,特別在工作日被規定以後更是如此。其次,被規定的工作日的法定休息時間,要求勞動能夠突然地和周期地停頓下來,而不損害正處在生產過程中的製品。當然,純機械性質的行業同那些要經歷某種化學和物理過程的行業(如陶器業、漂白業、染色業、麵包業以及大部分金屬加工業)相比,生產結果比較容易得到保證,勞動的中斷也比較容易做到。只要不受限制的工作日、夜工以及對人力的肆意糟蹋照舊存在,每一種自然發生的障礙都會很快被看521作生產上的永恆的「自然界限」。
沒有一種毒藥消滅害蟲能比工廠法消滅這類「自然界限」更有把握。沒有任何人比陶器業的先生們叫喊「不可能」叫得更響亮的了。1864年,工廠法強制施行到他們身上,過了16個月以後,一切不可能都消失了。現代庸俗經濟學對社會主義制度的攻擊,也屬於這種「不可能」。


  
工廠法所引起的
「用壓縮代替蒸發製造陶土的改良方法,烘土坯的爐子的新結構等等,都是制陶技術上極其重要的事件,它們標志著上一世紀無法比擬的制陶技術上的進步…… 爐溫大大降低了,而煤的消耗大大減少了,土坯燒得更快了」。
同各種預言相反,提高的並不是陶製品的成本價格,而是產量,結果從186412月到186512月的12個月中,陶製品出口的價值比前三年的平均出口價值超過了138628鎊。在火柴業裡,少年們甚至在吃中飯時也得用火柴棍去浸蘸發熱的磷混合溶液,這種溶液的有毒的氣體直撲到他們臉上,這種情況過去被認為是自然規律。工廠法(1864年)的實施使工廠不得不節省時間,結果促使一種浸蘸機問世,這種機器發出的氣體不會撲到工人身上。目前還沒有受到工廠法約束的那些花邊工場手工業部門還堅持認為,由於各種花邊材料烘乾時間長短不同,從3分鐘到1小時或1小時以上不等,所以吃飯時間不能固定。
對於這種說法,童工調查委員會委員回答說:522
「這裡的情況和壁紙業的情況一樣。這個部門的某些主要工廠主曾激烈地爭辯說,由於所使用的材料的性質和這些材料要經過的各道工序的差異,突然停下勞動去吃飯,就會造成重大的損失……按照《工廠法擴充條例》年66條的規定,自該法公佈之日起給予他們18個月的期限,期滿後,他們就必須遵行工廠法所規定的休息時間」。
議會剛批准這個法律,工廠主先生們就已經發現:
「他們原來預料實行工廠法後會產生的種種弊端並沒有出現。我們沒有發現生產有任何癱瘓現象,實際上,我們在同一時間內生產得更多了」。
我們看到,英國議會(肯定不會有人責備它的獨創性)根據經驗已經認識到,僅僅一項強制性的法律,就可以消除一切有礙於限制和規定工作日的所謂生產上的自然障礙。因此,當一個工業部門實行工廠法時,總要給予618個月的時間,在這段時期內,工廠主的事情就是掃除技術上的障礙。米拉波的格言「不可能‧永遠別對我說這種蠢話!」,特別適用於現代工藝學。中國的立法者和規定的制定者要好好學習這一段。
但是,如果說工廠法就這樣象在溫室裡那樣使工場手工業生產轉化為工廠生產所必要的物質要素成熟起來,那末,它又由於使擴大資本支出成為必要而加速了小師傅的破產和資本的積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