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西晉演義    P 147


作者:蔡東藩
頁數:147 / 291
類別:古典小說

 

西晉演義

作者:蔡東藩
第147,共291。
張氏想是蛇妖,故終化為蛇,但婦人心性,多半是蛇蝎,幻影何足深怪?還有一個鄭美人,也是勢所寵愛,忽然化為雌虎,噬食宮人。宮人大嘩,各持械驅逐,虎竟自斃。此外怪異,不可勝舉。勢尚不少改,依然荒淫。
驀得邊戍急報,晉桓溫引軍入境,前鋒已到青衣江,勢乃出調將士,遣叔父右衛將軍李福,從弟鎮南將軍李權,與前將軍昝堅等,帶領數千人,自山陽趨往合水,堵截晉軍。諸將謂宜設伏江南,以逸待勞,昝堅不從,引兵渡江,竟向犍為進發。那時晉軍已進次彭模,與漢兵相距不遠。桓溫擬分作兩軍,異道併進,袁喬道:「今懸軍深入,不遑返顧,事若得濟,大功可成,否則將無遺類。
為我軍計,惟有同心併力,一戰揚威,若分作兩路,反致軍心不壹,一或偏敗,大事去了。故不如合軍亟進,棄去釜甑,但賫三日乾糧,示無還志,方得將士死力,戰勝可豫決了。」溫依喬議,留參軍孫盛周楚,在彭模守住輜重,自率步兵,徑趨成都。蜀將李福,進攻彭模,被孫盛一鼓擊退。
桓溫進遇李權,三戰三捷,蜀兵盡敗還成都。昝堅到了犍為,方知與溫異道,急忙返渡沙頭津,還救成都,行至十里陌,但見晉車已排好陣勢,旌旗甲仗,甚是精嚴,不由的魂馳魄散,相率竄去。

勢聞各軍俱潰,不得已乃悉眾出戰,到了笮橋,正與溫軍相遇,兩下交戰,蜀兵卻也利害,迎頭痛擊。晉參軍龔護陣亡,溫未肯遽卻,尚自麾軍前搏,不防前面突來一箭,險些兒射中腦前,虧得溫眼明手快,縱轡一躍,那箭向馬頭落下,得免受傷。溫遭此一嚇,也覺膽寒,便勒馬不進。大眾俱不敢向前,即欲退還,令鼓吏擊鼓退兵。
偏鼓吏誤作進鼓,又蓬蓬勃勃的擂將起來,袁喬拔劍當先,督眾力戰。於是人人拚死,爭突敵陣。勢不能抵禦,敗回成都,各軍皆潰。溫遂進薄成都城,四面縱火,焚燬城門,守兵大駭,一日數驚。
漢中書監王嘏,散騎常侍常璩,勸勢出降。勢轉問侍中馮孚,孚答道:「東漢時吳漢征蜀,盡誅公孫氏,今晉下書不赦,若諸李出降,恐亦未必能保全呢。」勢乃夜開城門,與昝堅等突圍出走,奔至葭萌城。逃亦無益。
溫得入成都,擬即遣兵追勢,可巧勢遣散騎常侍王幼,來送降書,由溫展開,只見紙上寫着道:
偽嘉寧二年,略陽李勢,叩頭死罪,伏維大將軍節下:先人播流,恃險因釁,竊有雙蜀,勢以闇弱,復統末儲,偷安荏苒,未能改圖。猥煩朱軒,踐冒險阻,將士狂愚,干犯天威,仰慚俯愧,精魂飛散,甘受斧鑕,以釁軍鼓。伏惟大晉,天網恢宏,澤及四海,恩過陽日,逼迫倉卒,自投草野。即日到白水城,謹遣私署散騎常侍王幼,奉箋以聞,並敕州郡投戈釋仗,窮池之魚,待命漏刻,諸乞矜鑒!溫既得降書,便令王幼還報,準他投誠,不加罪責。

幼奉令去後,果見李勢面縛輿櫬,趨至軍門。還有李福李權等十餘人,也隨同前來。溫開營納降,令勢入見,當即釋縛焚櫬,以禮相待。隨將李勢等送往建康,所有漢司空譙獻之等,仍用為參佐,舉賢旌善,蜀人大悅。
惟漢尚書仆射王誓,鎮東將軍鄧定,平南將軍王潤,將軍隗文等,復糾眾拒溫。溫與袁喬周撫等,分頭撲滅,陣斬王誓王潤,惟鄧定隗文遁去。溫留成都三十日,振旅還江陵,留蓋州刺史周撫,鎮守彭模。既而鄧定隗文,復入據成都,迎立故國師範長生子范賁為帝,捏造妖言,煽動蜀境。
蜀人多半趨附,也猖獗了一兩年。嗣經益州刺史周撫,引兵往剿,圍攻多日,方得破入成都,擒斬范賁等人,蜀土復平。李勢到了建康,受封為歸義侯。總計李氏據蜀,自特為始,至勢被滅,共得六世,凡四十六年。
勢居建康十二年乃死,小子有詩嘆道:
笮橋一敗蜀中休,面縛迎降也足羞。
試問十年天子貴,何如百世作諸侯?
溫既平蜀,晉廷論功行賞,擬封溫為豫章郡公。忽有一人出來諫阻,欲知他姓甚名誰,容待下回再表。
本回敘桓溫之發跡,以及桓溫之建功,當其時頭角不凡,英才卓犖,固儼然一忠臣子也。殺江彪而報父仇,無慚孝義,輕殷浩而加鄙薄,不愧靈明。至引兵伐蜀,一鼓蕩平,舉四十六年之蜀土,重還晉室,此固庾冰庾翼之所不能逮,何充司馬昱之所未及料也。假令功高不伐,全節終身,即起祖逖陶侃而問之,亦且自嘆弗如。
乃中外方稱為英器,而劉惔獨料其不臣,天未祚晉,惔不幸多言而中。蓋古來之奸雄初起,如曹操司馬懿輩,未有不先自立功,而繼成專恣者,溫亦猶是也,而惔之所見遠矣。
第五十回
選將得人涼州破敵 築宮漁色石氏宣淫
卻說晉廷議加封桓溫,將給豫章大郡。有一人出來梗議道:「溫若復平河洛,試問將賞他何地?」朝臣相率注視,乃是尚書左丞荀蕤,一時瞠目結舌,不知所對。於是改封溫為臨賀郡公,兼征西大將軍,開府儀同三司。加譙王無忌為前將軍,袁喬為龍驤將軍,封湘西伯。
自從溫平蜀後,威名大盛,震動朝廷。會稽王昱,也不禁畏忌起來,乃引殷浩為心膂,陰欲抗溫。浩方因父憂去職,揚州刺史一缺,由領司徒蔡謨攝任。至浩已服闋,復起為揚州刺史,兼建武將軍,參預政權。
秘書丞荀羡,即尚書左丞蕤弟,少有令名,浩特薦為征北將軍,兼義興太守。未幾,又遷任吳國內史。所有桓溫奏請,浩與羡嘗互相抗議,酌量駁斥。看官試想!這時候的桓元子,溫字元子,見前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