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九層雲    P 6

作者:无名子
頁數:6 / 115
類別:古典小說

 

不料夫人懷至足了十個月,到得年底,絶無動靜,庾夫人甚是憂疑不定,仁舉寬慰道:「天地間,恰過十個月,不有解胞胎的,也是多的。且靜以待之。」夫人道:「逾月而生,恐是怪物的了。」仁舉道:「不妨。帝堯聖人,是十四月生的。難道也是怪物?」老蓮介面道:「夫人若到十四月上養的,公子一定也是皇帝了。」夫人道:「蠢丫頭,該罰他一世沒漢子。」老蓮笑嘻嘻的道:「我今若有漢子,就要生出明珠來了。古人也不說得好,明珠産於老蚌了麼?」仁舉笑道:「夫人平素教他識字,又與他講說典故,記在肚裡。如今竟會謅文了。」大家說笑,閒話休題。


看看到了甲午五月天中節,是歲又有二月的閏朔,足足懷胎十六個月了。

初五日甲午天中節,天尚未明。庾夫人身上懶疲,倚在枕幾。忽見一婦人,珠冠玉珮,宛若廟內送生的娘娘,抱一個孩兒,送他道:「馨香的兒,福祿無窮,惟夫人善護之。」夫人雙手接來。倏忽之頃,陡然覺來,方知是夢。隨述與仁舉道:「這夢兆明明是男兒呢。」仁舉喜的不勝,以手加額,亟煎催生藥,送夫人吃下。

就到午牌時,庾夫人腹中有些不大安。俄頃的間,異香滿室,隱隱然半空中有笙簫、鸞鶴之聲,已誕下盆中。


仁舉已先着人去喚了老成的收生婆等候。此時穩婆奉盆,抱起安頓了,兒無啼哭。仁舉問道:「莫非孩子已死的麼?」穩婆介面道:「噯喲啊,有福的公子,是不肯啼的。」仁舉始的詫異夫人夢兆,雙手扶起盆來,映着那紙窗照午日看時:遍身如玉琢珠成的,方口大耳,一個好男子。就將預備下的被子裹好,安頓在炕牀上睡好。又服侍庾夫人上了炕,坐在被內。這才老蓮們打掃潔淨,舀了水,洗手畢,然後賞發他穩婆自去了。

卻說那鄰里多的,見楊孝廉有五彩雲霞,片片飛來,擁覆屋上。又見虛微冥霧之間,一派仙樂聲音,從風飄揚。眾皆駭異,都道:「楊孝廉生的孩子,明明是大有福氣的。」三三兩兩傳播。於是眾鄰里鬥出公分,牽羊擔酒,齊來孝廉家道賀。

孝廉道:「寡福之人何敢當高鄰厚貺呢?」為首的個老人家,笑嘻嘻道:「孝廉公之令郎,是位神仙降世。老天因你家積德,特地送下來的。前天彩雲中,仙樂嘹喨,孰不聽見?我老漢活了八十多歲,從未曾見這般奇事。將來必然做了公侯將相,是不消說的。我們鄰里,榮榮耀耀,可不是喜的了不得麼?」孝廉復着實的謙讓了幾句,眾鄰便一茶而退了。

過了一夜,恰是生兒的三朝。仁舉與夫人說道:「古禮,生兒三日,作湯餅會,邀請親簇的。今兒鄰里中先來稱賀,我心不安,要備酒筵,款請他們,答其美意。再請親旌來看看命名,何如?」庾夫人道:「是必該做的。」隨遣仆買了鷄、鵝、豬、羊、果品等的。又一頭髮帖,先請了鄰里。

到當日午時,諸鄰的交好人家,自己約齊,前來赴席。各送添盆禮物,然後獻茶,進酒食,供兩套,自不必說。

仁舉向眾鄰舍道:「孩兒今天是三朝,已浴盆正席,當為錫名。今也在下,年已向衰,始得孩子。今錫佳號以少游,字天衢。諸高位的意,果是好的麼?」眾鄰老齊聲稱讚道:「好的名兒,自少而游于藝,展步而登乎天衢,正合極貴像的令郎。」仁舉又謙辭一回了。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