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九層雲    P 9

作者:无名子
頁數:9 / 115
類別:古典小說

 

南嶽衛夫人隨別了王母諸女仙,將要驂鸞,百花仙姑向前揖道:「小仙欲陪元君說說話兒,一同往過衡山,前往蓬萊,元君可是肯許了麼?」衛夫人大喜道:「難得仙姑如此盛意。」便一時出了南天門,共坐雲軿。行不多路,南嶽八仙娥羅立路側,躬身候着了元君,向前請了安。衛夫人也不睬他,又不願眄,只坐雲頭。


頓飯之頃,已到南嶽,同百花姑按下紫清觀,坐了蓮台之上,分了賓東主西。眾侍娥一時獻茶。

茶畢,百花仙系是頭一造的,周觀紫清觀幽景。但見蒼松翠竹,青碧接天,異卉奇花,幽香撲鼻,天朗氣清,惠風和暢,花仙姑不勝之喜。

須臾,侍娥們又端上仙果餚膳,擺在桌上。花仙姑笑道:「今天竟晷飽撤,那裡再有吃下的肚呢?」衛元君道:「陋居薄需,不足於金口下箸呢。」仙姑辭謝了一回,隨同吃過些兒。

教眾娥再撤了傢伙畢,夫人就命侍娥喚了八仙娥來。八人戰兢恭恭敬敬的,躬身向前唱個諾。夫人喝道:「囑咐你們在觀小心,如何走下山來蓮花峰石橋上調戲六觀大師之徒弟,以誤仙家之清淨修戒,這甚道理?」八仙娥吃了一驚,便款款的斂素袂,啟朱唇,道:「小的們不敢怠慢,為元君雲駕之返,擬候于南天門外。過了蓮花峰,春景嬋娟。一時休憩于石橋之上。那個性真陡然來至橋下,要的借路,折花擲橋,登時化為明珠為八枚。小的們愛一時之明光,拾取登途,豈有調戲他的道理呢?」夫人道:「仙家規範,專在一心上。一切是聲色貨利,迷人性的。一發於心,則便是虧了一簣的。今也你們怎麼樣的,也不怕上界受罪起來,又不害臊了,不老老實實的麼。你們容不得仙家清范,一發下界去了,以了你們一般情緣罷。」八仙娥一聞元君之言,心如針刺,嗚嗚咽咽的哭個不停,齊齊告訴道:「弟子們從小兒一塊兒在娘娘膝下,一般的長大,未嘗一件事情吆喝在娘娘面前,一朝使弟子們那裡去了,一為去下界,怎麼能得再到娘娘膝下呢?伏願娘娘諒弟子八人的心懷,再恕一恕罷。」說著,就像絶了貫珠般流下淚來。


夫人一言不開,良久便道:「非為不諒你們的心懷,總是你們的不長進于仙家呢」八仙娥復嘈嘈嗷嗷的向百花仙道:「花姑娘娘,十分主持了,我們冷活一般的,救一救則個。」花姑道:「我不能使仙娥們不下塵界。或者降凡的時,煩我個送生真人,指示指示,你們只聽聽我。你們就是情緣,有二種,好緣曰情,惡緣曰孽。情緣如鐵與磁石,遇則必合。不但人不能強的不合,天亦不能使之不合也。孽緣如鐵之與火石激而合之,謂孽也。是則凡人多易乎溺于其內,如修道仙家之人,功行圓滿,然後能超乎其外者也。今也仙娥們一點痴迷,發在心中,所以不免乎一番降謫下界,以了他塵世之情緣。你們自生罷。」八仙娥無言可對的。

百花仙一面說與八仙娥的情緣,一面請衛元君道:「方纔的仙娥們,既當謫下之情緣。小仙是掌人世之百花開落,今將他們八人之真魂攝去,攜到昌明隆盛之地,富貴繁華之所,脫化為人,成全了這個因緣。譬如臨風之落花,或墜於錦茵綉墩之上,或附於泥淤鄙污之中,或墮園囿,或墮水面,一從造化,以完夙緣。但他八人的肉身,尚須仙師照應照應罷。」夫人答道:「這個自然。花姑放了心罷。」花仙姑道:「花性之嬋娟,有如女子之冶飾。為悅已容的。是故有功者賞之,有過者罰之,莫不是一時之因果了。」夫人道:「花豈有功過呢?賞罰他。又如之何?願道其詳來罷。」花仙姑道:「元君有所不知,那裡花無功過賞罰。百花俱有神,如含苞吐萼之時,如式呈妍,果無舛誤,是謂之功。來歲即移雕欄之內,綉閨之前,使得淨土栽培,清泉灌溉,邀詩人之題品,供上客之流連。花日增榮,以為獎勵。設有違錯,參察奏請,分別示罰。其最重的,徙種津亭驛館,不特任人攀折,兼使沾泥和土,見蹂于馬足車輪。其次重的,蜂爭蝶閙,旋見洞殘,雨打霜摧,登時零落。其最輕,亦謫置於深山窮谷之中,青眼稀逢,紅顏誰顧,聽其萎謝,一任沉理。有此種種之苦樂罷。小仙奉令惟謹,不敢參差,又不敢延緩了呢。」衛夫人聽仙姑一套花論,不勝讚歎道:「這個論辯,莫不是上帝無一物等閒的造化了。」花姑道:「可不是。」仍又說些閒話,別了元君,提了八仙娥之真魂,悠悠蕩蕩,各處分去投生。

八仙娥真真似落花之飄風,墜落了宮殿樓榭、歌場舞席、水面岩谷的不同,各有來生的終身富貴榮華,片時苦楚艱難,自然不同。

看官牢記着這一回,以看後回男女怎麼會合,總由情緣中出來罷。且不言百花仙女自回蓬萊去了。

且說楊孝廉送別了安大夫,庾夫人一日好似一日,漸漸的完蘇起來。孝廉才放了心,又見孩兒日就岐嶷,喜的不勝。又有眾親戚、鄰舍,聞知楊公子一見大夫啼笑起來,俱說詫異,日來贊賀。孝廉亦為備辦酒席,陪過了幾天。

光陰荏苒,少游之周期天中日載回。庾夫人預備了酒筵,請諸女親眷來看抓周,又請于孝廉,發帖邀請眾親鄰舍。

至期畢到,老媽們便向中堂鋪下紅毯,擺列抓周物件。孝廉道:「男兒志在四方,故初度備來幸弓蒿矢,以應四方之志。我家有了祖遺傳來的一顆半脂玉刻的古印。松紋打造的寶劍。」便就取來,遠遠放在紅毯一邊。這兩件非同小可,光輝奪目,寶氣燦爛。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