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九層雲    P 12

作者:无名子
頁數:12 / 115
類別:古典小說

 

庾夫人用手拉住少游之手,撫背道:「我的兒,一路上穩穩妥妥,到底是成了科,使為娘的歡喜,見熱熱閙閙罷。」又免不得眼圈兒紅了,淌下淚兒,忙用了手帕,握了臉兒拭了。


少游道:「娘娘放心,孩兒知道了。」於是就跨上頭口。

率了書僮楊福,跟的離卻咸寧,一路登程,免不得饑餐渴飲,晝行夜伏。

現在仲春天氣,旭日和風,花明柳媚,迤邐行了幾日,到遇華陰縣。這是山僻小路治,人煙不甚輳合,樓榭倒是華麗。

楊公子揀了一個客店,下了頭口,楊福牽在檜上拴了。公子坐在東頭小欞樓上歇歇。

天尚未晚,但見西邊半箭之地,一渡清溪,晴沙明麗,溪灣穿處,恰一石橋,左右白石欄杆,兩邊蹲着兩對石獅子。那邊兩行垂柳,十分有趣。

楊公子多日行路,也是寂寞之中,不覺清興起來,獨自出門,移步上他橋頭,緩緩前進。中間露出一帶粉牆,內有一層飛樓,連甍迭架,直插雲漢,掩映于垂柳之中,極其華麗。粉牆角下,有一垂花門,朱扇緊閉,不見人影。兩扇門欞,掛着一幅對聯道:

書香延慶澤,地脈發禎祥。

樓上繡戶半掩,樓前便是削砌窪庭,飛塵不到。粉牆外頭列樹着明花異卉。傍邊又有一大盤陀白石,釘麼造成的。盤石明潤華麗,上可坐十數人。

少游喝采道:「好盤石了!」石上徘徊數匝,詩興發作,詠了楊柳春景一律。抽筆,碗口大的書於盤石上。詩云:

淺綠深黃二月時,傍簾流水一枝枝。

舞風無力纖纖掛,帶月留情細細垂。

裊娜未堪持贈別,參差已是好相思。


東皇若識儂青眼,不負春天幾尺絲。

下書「咸寧解元楊少游題。」寫畢,復朗吟一番,清音戛玉,宛如鳳鳴丹穴,鶴唳中霄。

忽聞「啞」的一聲,樓上之繡戶半啟,簾中有一女子,年可十三四,生得:

杏臉光含玉,春山眉戴青。

秋波留淑意,隔簾環珮聲。

楊公子抬頭一看,嚇的魂消魄散。定睛看時,體態幽閉,丰神綽約,容光瀲灧,嬌媚百生,越看越俏。楊公子獃了半晌,正欲更走一步,不但厝地牆頭,並與自己兩腿爭似釘住了地上,一步也移不得了。

原來這樓上的女子是誰?侍御史秦義和之女,幼名綵鳳。

御史在京不還,母劉氏早喪。年才及笄,有閉花羞月之容,沉魚落雁之貌。自幼又學習經史,無書不覽,過目成誦。尤工于詩章,風花雪月,口不停哦。睡醒茶餘,手不停披。自念:「我以才貌,實不後人。若不遇有才有貌,如自己一般的第一等奇男子,寧可終身守閨,不可造次誤了終身的事。」在閨每添了許多愁緒。

大凡女人家再起不得這一點貪愛的念。若起了時,便就心猿意馬,把捉不定。當下忽見楊少游風彩姿容,生得:

皎皎龐貌俊俏,宛然玉樹臨風。

滿目端明秀色,正是齒白唇紅。

秦小姐心下想道:「這般玉琢金雕,神態仙模,決非塵俗之從。又有若此般詩才,可是才貌兼備。閨裡體面,縱不可自為薦約,又不可當面錯過。」左思右想,倒無個方便。忽然思量,便和他詩律,投下樓去,以觀他如何。倘或因詩成緣,天從人願,有未可知了。隨取筆硯,拂展花幅,和他楊柳詩。詩云:

風最輕柔雨最時,根芽長就六朝枝。

傍橋煙淺詩魂瘦,隨院春憐畫影垂。

拖地黃金應自惜,漫天白雪為誰思。

流鶯若問情長短,試驗青青一樹綠。

寫畢,又想道:「他于詩下落款,乃是游賞過境之例套。今我斷不可露自己的消息,有礙人見。」遂只作為方勝,擲于樓下,剛纔的落于楊公子面前。

少游大為詫異。忙手拾取,展開看時,又驚又喜,勝似墓地裡拾取珍寶一般。喜出望外,不覺手舞足蹈。仰面看時,樓窗已閉,香息杳然,少游悵然佇立,躊躇了半晌,又無要問來歷人,心中怏怏,只在那裡出神。

看看西日已暮,無奈懶步還到店舍,招的小二問道:「這橋外粉牆朱樓,就是誰之宅子,宅是誰是在的?」小二應道:「這是秦御史宅子。御史老爺赴任在京,宅上惟有才貌兼全之一小姐,同奶娘、幾個老媽、丫鬟、仆夫們、管家在的。相公如何問的底細了?」少游點點道:「偶爾問的。」小二出去。

少焉,楊福擺上晚飯來,遂吃過了。已是掌燈時候,小二點起燈來。公子悄然獨坐,想千思萬,口中只自發言道:「倘得此有貌有才之女,作為佳偶,足遂平生之志。且當下女子和詩投我,也可揣知他不欲當面錯過之意。下不落款,亦是不欲太露聲息,以礙見聞的。爭奈良媒沒有,冰人莫得。潭潭朱樓,總如弱水三千,何異乎鏡花水月。」再將花箋就了燈下看了又看,不但詩意深婉,情致兼至,墨跡淋漓,龍飛鳳舞。少游愛玩不已,一邊敬慕一邊怊悵,不忍釋手,而如痴如狂,以心問心,把捉不定,那裡睡得着。

轉輾到了四更天,和衣疲倚。睡夢中忽聞門人喧馬閙,一時沸騰,似乎千軍萬騎,潮湧湯沸。楊福兩步做一步,氣喘喘的來告道:「不好了,相公睡起罷。大事發了。」公子大驚,莫知頭緒。從門隙窺,但見劍戟如林,金鼓齊鳴,人民波蕩,哭聲震天。

你道這是何故?原來萬曆年間,礦彩煩興,征稅征榷重急,萬民嗷嗷。失業之民,締連遼兵,一時作亂,先自邊陲,至于臨兆,劫掠閭裡,殺人放火。男女駭突。時昇平日久,民不知兵,自相雜還,紛軿載路。

楊公子不知原由,但見光景,蒼黃出門,黑影裡跟了楊福,牽了頭口,遑不擇路,雜在避亂人叢中,望他山谷中奔竄。顛仆半夜之間,走到三四十里。及見天色曙明,才為出息。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