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閲微草堂筆記    P 6


作者:紀昀
頁數:6 / 188
類別:手記隨筆

 

作者:紀昀 / 第1頁 / 共326頁

 大小:


閲微草堂筆記

一馬曰:冥判亦不甚公,王五何以得為犬?一馬曰:冥卒曾言之,渠一妻二女並淫濫,盡盜其錢與所歡,當罪之半矣。一馬曰:信然,罪有輕重。姜七墮豕,身受屠割,更我輩不若也。及忽輕嗽,語遂寂。

及恆舉以戒圉人。

*****

余一侍姬,平生不嘗出詈語。自雲親見其祖母善詈,後了無疾疾,忽舌爛至喉,飲食言語皆不能,宛轉數日而死。

*****



  
有某生在家,偶晏起,呼妻妾不至。問小婢,雲並隨一少年南去矣。露刃追及,將駢斬之,少年忽不見。有老僧衣紅袈裟,一手托鉢一手振錫杖,格其刀,曰:汝尚不寢耶?汝利心太重,忮忌心太重,機巧心太重,而能使人終不覺。

鬼神忌隱惡,故判是二婦,使作此以報汝。彼何罪焉?言訖亦隱。生默然引歸。二婦云:少年初不相識,亦未相悅,忽惘然如夢,隨之去。

鄰裡亦曰:二婦非淫奔者,又素不相得,豈肯隨一人?且淫奔必避人,豈有白晝公行,緩步待追者耶?其為神譴信矣。然終不能名其惡,真隱惡哉。

*****

事皆前定,豈不信然。戊子春,余為人題蕃騎射獵圖,曰:白草粘天野獸肥,彎弧愛爾馬如飛,何當快飲黃羊血,一上天山雪打圍。是年八月,竟從軍于西域。又董文恪公嘗為余作秋林覓句圖。

余至烏魯木齊,城西有深林,老木參雲,彌亙數十里。前將軍伍公彌泰建一亭于中,題曰秀野。散步其間,宛然前畫之景。辛卯還京,因自題一絶句曰:霜葉微黃石骨青,孤吟自怪太零丁,誰知早作西行讖,老木寒雲秀野亭。

*****



  
南皮瘍醫某,藝頗精,然好陰用毒藥,勒索重貲,不饜所欲,則必死。蓋其術詭秘,他醫不能解也。一日,其子雷震死,今其人尚在,亦無敢延之者矣。或謂某殺人至多,天何不殛某身而殛其子,有佚罰焉。

夫罪不至極刑不及孥,惡不至極殃不及世。殛其子,所以明禍延後嗣也。

*****

安中寬言,昔吳三桂之叛,有術士精六壬,將往投之,遇一人,言亦欲投三桂。因共宿,其人眠西牆下,術士曰:君勿眠此,此牆亥刻當圮。其人曰:君術未深,牆向外圮,非向內圮也。至夜果然。

余謂此附會之談也。是人能知牆之內外圮,不知三桂之必敗乎?

*****

有僧游交河蘇吏部次公家,善幻術,出奇不窮,雲與呂道士同師,嘗摶泥為豕,咒之漸蠕動,再咒之忽作聲,再咒之躍而起矣。因付庖屠以供客,味不甚美。食訖,客皆作嘔逆,所吐皆泥也。有一士因雨留同宿,密叩僧曰:太平廣記載術士咒片瓦授人,劃壁立開,可潛至人閨閣中,師術能及此否?曰:此不難。

拾片瓦咒良久,曰:持此可往,但勿語,語則術散矣。士試之,壁果開,至一處,見所慕方卸妝就寢,守僧戒不敢語,徑掩扉登榻狎昵,婦亦歡洽倦而酣睡。忽開目,則眠妻榻上也。方互相疑詰,僧登門數之曰:呂道士一念之差,已受雷誅,君更累我耶?小術戲君,幸不傷盛德,後更無萌此念。

既而太息曰:此一念,司命已錄之,雖無大譴,恐于祿籍有妨耳。士果蹭蹬,晚得一訓導,竟終於寒氈。

*****

康熙中,獻縣胡維華,以燒香聚眾謀不軌,所居由大城、文安一路行,去京師三百餘裡;由青縣、靜海一路行,去天津二百餘裡。維華謀分兵為二,其一出不意,並程抵京師;其一據天津,掠海舟,利則天津之兵亦壯趨,不利則遁往天津,登舟泛海去。方部署偽官,事已泄。官軍擒捕,圍而火攻之,髻齜不遺。

初維華之父雄于貲,喜周窮乏,亦未為大惡。鄰村老儒張月坪有女艷麗,殆稱國色,見而心醉。然月坪端方迂執,無與人為妾理,乃延之教讀。月坪父母柩在遼東,不得返,恆慼慼。

偶言及,即捐金使扶歸,且贈以葬地;月坪田內有橫屍,其仇也,官以謀殺勘,又為百計申辯得釋。一日月坪妻攜女歸寧,三子並幼,月坪歸家守門戶,約數日返。乃陰使其黨,夜鍵戶而焚其廬,父子四人並燼。陽為驚悼,代營喪葬,且時周其妻女,竟依以為命。

或有欲聘女者,妻必與謀,輒陰沮使不就,久之漸露求女為妾意。妻感其惠,欲許之,女初不願,夜夢其父曰:汝不往,吾終不暢吾志也。女乃受命。歲餘生維華,女旋病卒。

維華竟覆其宗。

*****

又去余家三四十里,有凌虐其仆夫婦死而納其女者。女故慧黠,經營其飲食服用,事事當意。又凡可博其歡者,冶蕩狎昵,無所不至。皆竊議其忘仇。

蠱惑既深,惟其言是聽。女始則導之奢華,破其產十之七八,又讒間其骨肉,使門以內如寇仇,繼乃時說水滸傳宋江柴進等事,稱為英雄,慫恿之交通盜賊,卒以殺人抵法。抵法之日,女不哭其夫,而陰攜卮酒,酬其父母墓曰:父母恆夢中魘我,意恨恨似欲擊我,今知之否耶?人始知其蓄志報復。曰:此女所為,非惟人不測,鬼亦不測也,機深哉。

然而不以陰險論。春秋原心,本不共戴天者也。

*****

余在烏魯木齊,軍吏具文牒數十紙,捧墨筆請判曰:凡客死於此者,其棺歸籍,例給牒。否則魂不得入關。以行于冥司,故不用朱判,其印亦以墨。視其文鄙誕殊甚。

余曰:此胥役託詞取錢耳,啟將軍除其例。旬日後,或告城西墟墓中鬼哭,無牒不能歸故也。余斥其妄;又旬日,或告鬼哭又近城,斥之如故;越旬日,余所居牆外,顬顬有聲,余尚以為胥役所偽;越數日聲至窗外,時月明如畫,自起尋視,實無一人。同事觀御史成曰:公所持理正,雖將軍不能奪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