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混唐後傳    P 2

作者:鐘惺
頁數:2 / 53
類別:古典小說

 

且說太宗睡到日暮,覺渺渺茫茫,一靈兒出五鳳樓前,只見一隻大鷂飛來,口中銜着一件東西。太宗平昔深喜佳鷂,見了歡喜。定睛一看,心中轉驚道:「奇怪!此鷂乃我前日所弄之物。那時執在手中,忽見魏徵來奏事,一時慌急,藏於懷中,及魏徵去,開懷視之,此鷂已匿死矣。


為甚又活起來!」忙去捉它,那鷂兒忽然不見,口中所銜之物墜於地上。太宗拾起看時,卻是一封書。書面上寫着:「人曹官魏徵書奉判兄崔公。」下註云:「諱珏,系先朝舊臣,伏乞陛下面致此書,以祈回生。」太宗看了歡喜,把書袖了,向前行去。忽見一人走來,高聲叫道:「大唐皇帝,往這裡來。」太宗抬頭一看,看那人紗帽藍袍,手執象笏,走進太宗身邊,跪拜路旁道:「微臣是崔珏,存日曾在先皇駕前為禮部侍郎,今在陰司為酆都判官。」太宗大喜,忙將禦手扶起道:「先生遠勞。

朕駕前魏徵有書一封,欲寄先生,卻好相遇。」就在袖中取出,遞與崔珏。珏接來拆開看了,說道:「陛下放心,魏人曹書中不過要臣放陛下回陽之意,且待少頃見十王,臣送陛下還陽便了。」太宗稱謝。

又見那邊走兩個軟翅的小官兒來說道:「閻王有旨,請陛下暫在客館中寬坐一回,候勘定了隋煬帝一案,然後來會。」太宗道:「隋煬帝還沒有結卷?朕正要看他,煩崔先生引去一觀。」崔珏道:「這使得。」大家舉步前行,忽見一座大城,城門上寫「幽明地府鬼門關」七個大字。

崔珏道:「微臣在前引着陛下,恐有污穢相觸。」領太宗入城順街而行。忽見道旁邊走出建成、元吉來,大聲喝道:「世民來了,快還我們命來。」崔判官忙把象笏擎起道:「這是閻君請來的,不得無禮。」二人倏然不見。

又行到一座碧承樓台,甚是壯麗。見一對青衣童子,執着幢幡寶蓋,引着一個後生皇帝,後邊隨着十餘個紗帽紅袍的人。


太宗道:「這是何人?」崔珏道:「是隋煬帝的宮女朱貴兒,他生前忠烈,罵賊而死。曾與楊廣馬上定盟,願生生世世為夫婦。後邊這些是從亡的袁寶兒、花伴鴻、謝天然、姜月仙、梁瑩娘、薛南哥、天絳仙、妥娘、杳娘、月賓等。朱貴兒做了皇帝,那些人就是他的臣子。

如今送到玉霄宮去修真一紀,然後降生王家。」言訖,又見兩個鬼卒,引着一個垂臉喪氣的人出來。崔珏道:「這是隋煬帝,要帶到轉輪殿去。尚有弒父殺兄一案未結,要在畜牲道中受報,待四十年中洗心改過,然後降生陽世,改形不改姓,為楊家女,與朱貴兒為後,完馬上之盟,受用二十餘年。

項上白綾還未除去者,仍要如此結局。」太宗道:「煬帝一生,殘虐害民,淫亂宮闈,今反得為帝后,難道淫亂殘忍倒是該的?」崔珏道:「殘忍民之劫數,至若奸蒸,此地自然降罰,今為帝后,不過完貴兒盟言。」又見一吏走出來,對太宗道:「十王爺有請。」太宗忙走上前。

十個閻王降階迎接。太宗謙讓,不敢前行。十王道:「陛下是陽間人王,我等是陰間鬼王,分所當然,何須過讓。」太宗只得前行,竟入森羅殿上。

與十王禮畢,坐定。秦廣王道:「先前有個涇河老龍,告陛下許救,而終殺之,何也?」太宗道:「朕當時曾夢老龍求救,實是允他生全。不期他犯罪當刑,該人曹官魏徵處斬。朕宣魏徵下棋,豈知魏徵倚案睡去,一夢而斬。

這是龍王罪犯當死,又是人曹官出沒神檄,豈是朕之過咎。」十王聞言,伏罪道:「自那老龍未生之前,南鬥生死簿上已注定該殺于魏人曹之手,我等皆知。但是他折辯,定要陛下來此三曹對質。我等將他送入輪藏轉生去了。

但令兄建成、令弟元吉,日夕在這裡哭訴陛下害他性命,要求質對,請問陛下有何說?」太宗道:「這是他兄弟屢屢合謀,要害朕躬,當時若非敬德相救,則朕一命休矣。又使張、尹二妃設計攛唆父皇,若非褚亮進諫,則朕一命又休矣。又暗下鴆毒于酒中害朕,若非孫真人相救,則朕一命又休矣。屢次害朕不死,那時直欲提兵殺朕,朕不得已而救死,勢不兩立,彼自陣亡,于朕何與?願王察之。」十王道:「吾亦對令兄令弟反覆曉諭,無奈他執訴愈堅,吾暫將他安置閒散,俟他時定奪。今勞陛下降臨,望乞恕我等催促之罪。」言畢,命掌生死簿判官:「快取簿來看,唐王陽壽該有多少?」崔珏急轉司房,將天下萬國之王總簿一看,只見南贍部洲大唐太宗皇帝,注定貞觀一十三年。崔珏看了大驚,急取筆蘸墨將「一」字上添上兩畫,忙出來將文簿呈上。

十王從頭一看,見太宗名下注定三十三年。十王又問:「陛下登基多少年了?」太宗道:「朕即位已一十三年了。」十王道:「陛下還有二十年陽壽,此一來,已對案明白,請還陽世。」太宗躬身稱謝。

十王差崔判官、朱太尉送太宗還魂。

太宗謝別出殿,朱太尉執一首引魂幡在前引路。只見一座陰山,覺得凶惡異常。太宗道:「這是何處?」崔珏道:「這是枉死城。前日那六十四處煙塵草寇眾頭目枉死的鬼魂,都在裡頭,無收無管,又無錢鈔用度,不得超生,陛下該賞他些盤纏,好過去。」太宗道:「朕空身在此,哪裡有錢鈔?」崔珏道:「陛下的朝臣尉遲恭有料錢三庫,寄頓在陰司,陛下若肯出名立一契,小判作保,借他一庫,給散與這些餓鬼,到陽間還他,那些冤鬼便得超生,陛下可安然過去。」太宗大喜,情願出名借用。崔珏呈上紙筆,太宗遂寫了文書,崔珏袖着。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