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說唐    P 9


作者:佚名
頁數:9 / 70
類別:古典小說

 

作者:佚名 / 第1頁 / 共326頁

 大小:


說唐

他因空心出門,一時打着睡眼。順腳走過馬市時,城門大開,鄉下人挑柴進城來賣,那柴上還有些青葉,馬是餓極的,見了青葉,一口撲去,將賣柴的老兒沖了一交,喊叫起來,叔寶如夢中驚覺,急去扶起老兒。那老兒看著馬問道:「此馬敢是要賣的,這市上人那裡看得上眼!這馬膘雖瘦了,纏口實是硬掙,還算是好馬。」叔寶聞言歡喜道:「老丈,你既識得此馬,要到那裡去賣?」那老兒道:「'賣金須向識金家。

'要賣此馬,有一去處,包管成交。」叔寶大喜道:「老丈,你同我去賣得時,送你一兩茶金。」老兒聽說歡喜道:「這西門十五里外,有個二賢莊,莊上主人姓單號雄信,排行第二,人稱他為二員外,常買好馬送朋友。」叔寶聞言,如醉方醒,暗暗自悔,失了檢點。

在家時聞得人說,潞州單雄信,是個招納好漢的英雄,今我怎麼到此許久,不去拜他,如今衣衫襤褸,若去拜他,也覺無顏。又想道:「我今只認作賣馬的便了!」就叫老丈引進。

那老兒把柴寄在豆腐店,引叔寶出城,行了十餘里路,見一所大莊院,古木陰森,大廈連雲。這莊上主人,姓單名通,號雄信,在隋朝是第十八條好漢。生得面如藍靛,發似硃砂,性同烈火,聲若巨雷,使一根金釘棗陽槊,有萬夫不當之勇,專好交結豪傑,處處聞名。收買亡命,做的是沒本營生,各處劫來貨物,盡要坐分一半。

凡是綠林中人,他只一枝箭傳去,無不聽命,所以十分富厚。


  



  
一日他閒坐廳上,只見蘇老走到面前,唱了個喏,雄信回了半禮。蘇老道:「老漢今日進城,撞着一個漢子,牽匹馬賣。我看那馬雖瘦,卻是千里龍駒,特領他來,請員外出去看看。」雄信遂走出來。

叔寶隔溪一望,見雄信身長一丈,面若靈官,青臉紅須,衣服齊整。覺得肉身不像個樣,便躲在材後,雄信走過橋來,將馬一看,高有八尺,遍體黃毛,如純金細卷,並無半點雜色。雙手用力向馬背一按,雄信膂力最大,這馬卻分毫不動。看完了馬,方與叔寶見禮道:「這馬可是足下要賣的麼?」叔寶道:「是。」雄通道:「要多少價錢?」叔寶道:「人貧物賤,不敢言價,只賜五十兩足矣!」雄通道:「這馬討五十兩不多,只是膘跌太重,不加細料喂養,這馬就是廢物了。今見你說得還好,咱與你三十兩吧。」言訖,就轉身過橋去了。

叔寶無奈,只得跟進橋來,口裡說過:「憑員外賜多少罷了。」雄信到莊,立在廳前,叔寶站于月台旁邊,雄信叫手下人把馬牽到槽頭,上了細料,因問叔寶道:「足下是那裡人?」叔寶道:「在下是濟南府人氏。」雄信聽得濟南府三字,就請叔寶進來坐下,因問道:「濟南府咱有一個慕名的朋友,叫做秦叔寶,在濟南府當差,兄可認得否?」叔寶隨口應道:「就是在下……」即住了口。雄信失驚道:「得罪。」遂走下來。叔寶道:「就是在下同衙門朋友。」雄信方立住道:「既如此!失瞻了!請問老兄高姓?」叔寶道:「姓王。」雄通道:「小弟要寄個信與秦兄,不知可否?」叔寶道:「有尊札盡可帶得。」雄信入內,封了二兩程儀,潞綢兩疋,並馬價,出廳前作揖道:「小弟本欲寄一封書,托兄奉與叔寶兄,因是不曾會面,恐稱呼不便,只好煩兄道個單通仰慕之意罷了!這是馬價三十兩。另具程儀三兩,潞綢兩疋,乞兄收下。」叔寶辭不敢收,雄信致意送上,叔寶只得收了。雄信留飯,叔寶恐露自己名聲,急辭出門。

蘇老兒跟叔寶到路上,叔寶將程儀拈了一錠,送與蘇老,那蘇老歡喜稱謝去了。

叔寶自望西門而來,正是午牌時分,此時腹中饑餓,走入酒店來,見是三間大廳,擺着精緻桌椅,兩邊廂房,也有座頭。叔寶就走到廂房,揀了座頭坐下,把銀子放在懷內,潞綢放在一邊,酒保擺上酒餚,叔寶吃了幾杯。只見店外來有兩個豪傑,後面跟些家人進來。叔寶一看,卻認得一個是王伯當,連忙把頭別轉了。

你道這王伯當是何等人,他乃金山人氏,曾做武狀元。若論他武藝,一枝畫戟,神出鬼沒,論他箭法,百發百中。只因他見奸臣當道,故此棄官,遊行天下,交結英雄,這一個是長州人,姓謝名映登,善用銀槍,因往山西探親,遇見王伯當,同到店中飲酒。叔寶迴轉頭,早被伯當看見,便問道:「那位好似秦大哥,為何在此?」就走入廂房,叔寶只得起身道:「伯當兄,正是小弟。」伯當一見叔寶這般光景,連忙把自己身上繡花戰襖脫下,披在叔寶身上道:「秦大哥,你為何到此,弄得這樣?」當下叔寶與二人見過了禮,方把前事細說一遍,又道:「今早牽馬到二賢莊,賣與單雄信,三十兩銀子,他問起賤名,弟不與他說。」伯當道:「雄信既問起兄長,兄何不道姓名與他?他若知是兄長,休說不收兄馬,定然還有厚贈,如今兄同小弟再去便了。」叔寶笑道:「找若再去,方纔便道姓名與他了。如今賣馬有了盤費,回到下處,收拾行李,就要起身回鄉了。」

伯當道:「兄不肯去,弟也不敢們強,兄長下處,卻在何處?」叔寶道:「在府前王小二店內。」伯當道:「那王小二是潞州城衛著名的勢利小人,對兄可曾有不到之處?」叔寶因感柳氏之賢,不便在兩個朋友面前說王小二的過錯,便道:「二位兄長,那王小二雖屬炎涼,他夫婦二人,在我面上還算周到。」伯當聽了點頭,便叫酒保擺上酒饌暢飲,於是三人作別,伯當、映登二人往二賢莊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