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說唐    P 30


作者:佚名
頁數:30 / 70
類別:古典小說

 

說唐

作者:佚名
第30,共70。
大王便立起身車問道:「你叫什麼名字?」焦芳道:「小將是伍老爺帳下統制官,叫做焦芳。」大王道:「請起,看坐。」左右忙把交椅過來,焦芳坐定,抬頭一看,只見那大王身長一丈,紅臉黃須,因吃人心多了,連眼睛也是紅的。大王道:「焦將軍,你說伍大王叫什麼名字?」焦芳道:「是主帥的兄弟,名喚伍天錫。」大王道:「俺就是伍天錫,這裡就是沱羅寨了,將軍受驚了。」便吩咐左右擺酒壓驚,又問道:「我雲召哥哥,不知為的何事,被宇文成都圍住南陽?」焦芳就把楊廣弒父,老太師受害,前後事細說了一遍。天錫聞言大怒道:「這昏君害我一家,我必把這昏君碎屍萬段,才得出氣。既是奸臣之子宇文成都這狗頭厲害,待俺去擒來,作醒酒湯。」當下兩人談論飲酒,直飲到天明,伍天錫遂留焦芳守寨,點了數千嘍囉,救取南陽。眾頭目相送肉程,伍天錫對眾頭目道:「俺此去救了南陽,不日就要回來。你們與我把守山寨,各路須要小心,不得有違。」頭目應聲:「得令。」那伍天錫離了沱羅寨,曉行夜住,一日來到太行山,安營造飯,按下不表。

單說那金頂山中雄闊海,坐在聚義廳,暗想:「伍雲召哥哥說迴轉南陽、申奏朝廷,不日就有招安到了。為何一去數月,並無音信?如今山寨人眾糧少,只得再劫客商,以備山寨之用。」即令頭目到各路打聽來往客商,有財帛的盡行取來。頭目得令,帶領嘍囉分頭下山,各路打聽,不表。


再說當時有一班客商,都是販珠寶金銀的,共有二十餘人,在路商議道:「此地盜賊甚多,倘被他瞧見,性命難保。不如把這貨物藏在身邊,各人身上換了破碎衣服,有人看見,只道我們是求乞的,便不來想了。」眾客人都道:「有理。」各人換了衣服,藏了珠寶,在路緩緩而行。

及行近太行山,被眾嘍囉望見,皆認為乞丐,不以為意。內中一個頭目打聽有大商下來,因說道:「這班人必定是販珠寶的大商,故意扮作乞丐,以瞞我們,我們不可錯過。」眾嘍囉聽說,就鳴鑼一聲,跳出數百人,手執短刀,大叫道:「來的留下買路錢來,放你過去。」眾客道:「小人們是關中難民,要往南陽去求乞的,望大王方便。」只見跳出一個頭目,厲聲大叫道:「我們知道,你這班人是販珠寶的大商扮下來的。快快留下金寶,饒你性命。不然,照我斧頭吧!」言訖,舉起斧頭劈來,眾客大喊,往前亂跑,嘍囉在後追趕。

眾客看見前面一所大營,即搶進營中跪下道:「小人是求乞的難民,後面有大王追來捉拿,乞老爺救命,公侯萬代。」那伍天錫正要拔營前去,見外面走進許多乞丐,哀求救命,天錫認以為真,便叫往後營出去。眾客叩謝,一齊往後營逃走,不表。


那追來的嘍囉,見眾客進入營中,就上前問道:「你們是那裡人馬,在此紮營?」嘍囉答道:「你這班瞎眼狗頭,豈不認得沱羅寨伍大王的營寨麼?」嘍囉道:「你不要開口就罵,兄弟們也是有名目的,乃是太行山雄大王的頭目,方纔追下一班客商,入你營中,求伍大王發放還,我好回山繳令。」沱羅寨的嘍囉笑道:「原來是我同道中的朋友。既如此,待我進去稟大王,還你便了。」言訖,進營稟道:「啟大王,今有太行山雄大王頭目,追趕一班客商,乞大王發放他去。」伍天錫道:「沒有什麼客商呀!想是指的這班破衣乞丐,但我已放他們往後營去了。你可去回覆他,說沒有客商進營。」嘍囉答應,就把這話出來回覆。那頭目道:「好奇怪,我方纔明明見這班客商,望你營中進去,說什麼沒有?想是你家大王,要獨吞此寶貨了!」嘍囉大怒道:「你這不知方向的狗頭,有什麼客商!什麼寶貨!你等不要在此妄想了。」

那頭目敢怒而不敢言,只得跑回太行山,將這事報與雄闊海知道。闊海大怒,遂帶嘍囉親身趕來。未知此事如何,且聽下回分解。

第十九回  太行山伍天錫鏖兵 關王廟伍雲召寄子

卻說伍天錫見雄闊海的頭目去了,遂拔營前行,行未一里,忽見後面有人趕來,飛馬大喊道:「伍大王人馬慢行,雄大王趕來,要討客商寶物,望乞發還。」嘍囉聽了,遂將這話報與伍天錫知道。天錫聞言,令嘍囉擺開兵馬,以待闊海。闊海望見,便叫嘍囉紮住人馬,列兵相侍,遂縱馬出陣。

伍天錫問道:「雄大王久不相會了,今日台駕前來,有何話說?」雄闊海道:「俺因頭目打聽山南有一班大客商下來,是咱家的衣食,故令嘍囉上前攔阻,要劫他寶物。不想這班客商,逃進大王營中,不見出來。頭目取討不還,故此咱自來,要大王送還這班客商。」伍天錫道:「俺從沒有見什麼客商進營,若果然有這班客商,自然送還人王。

大王若不信,請大王進來一搜,就明白了。」雄闊海道:「豈敢!咱與大王是同道中人,這一班客商的寶貝貨物,大王拿出來對分罷了。」伍天錫道:「那裡有什麼寶貨,俺也不管。俺有正事在身,不與你講,各自走吧!」闊海大怒道:「我們衣食被你奪去,若不拿出來對分,你也去不得!」天錫大怒道:「放屁!你敢攔阻我們的去路麼?」闊海道:「不分,我與你戰三百合。」說罷,雙斧掄起,劈面砍來,天錫將混金鐺擋住,璫琅一聲,只見兩人戰了五十餘合,並無高下。天色已晚,各自收兵,安營造飯。次日,又戰了二百餘合,不分勝負。兩下鳴金,各回營寨。

自此兩人直殺了半月,不肯住手,此話不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