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說唐    P 35


作者:佚名
頁數:35 / 70
類別:古典小說

 

作者:佚名 / 第1頁 / 共326頁

 大小:


說唐

今見兄長如此英雄,意欲合兄做個夥計,去賣珠寶,不知兄意下如何?」咬金聞言,起身就走。尤俊達忙扯住道:「兄長為何不言就走?」咬金道:「你真是個痴子,我是賣柴扒的,那裡有本錢,與你合夥,去賣珠寶?」俊達笑道:「小弟不是要你出本錢,只要你出身力。」咬金道:「怎麼出身力?」俊達道:「小弟一人出本錢,只要兄同出去,一路上恐有歹人行劫,不過要兄護持,不致失誤,賣了珠寶回來,除本分利,這個就是合夥了。」咬金道:「原來如此,這也使得。

只是我母親獨自在家,如何是好?」俊達道:「這個不難,兄今日回去與令堂說明,明日請來敝莊同住如何?」咬金聽說大喜道:「如此甚妙,這合夥便合得成了。」

說話之間,酒席完備,二人開懷暢飲,直吃到月上。咬金辭別要行,俊達叮嚀不可失信,叫兩個家丁,取了幾件衣服首飾,抬一桌酒,送咬金回去。俊達送出莊門,咬金作別,同兩個家丁來到家裡。程母看見咬盆滿身華麗,慌忙便問,咬金告知其故,程母大喜。

家丁搬上酒餚,送上衣服首飾,竟自去了。母子二人,吃了酒餚,安睡一夜。

次日天明,尤俊達着家丁轎馬到門相請,程母把門鎖好上轎,咬金上馬,一齊奔到武南莊來。俊達出門相接,咬金下馬,輓手入莊。俊達妻子出來,迎接程母,進入內堂,見禮一番,內外飲酒。酒至數杯,俊達道:「如今同兄出去做生意,不久就要起身。



  
只是一路盜賊甚多,要學些武藝才好,未知兄會使何等兵器?」咬金道:「小弟不會使別的兵器,往常劈柴的時候,就把斧頭來舞舞弄弄,所以會使斧頭。」俊達聞言,就叫家丁取出一柄八卦宣花斧,重六十四斤,拿到面前。咬金接斧在手,就要舞弄。俊達道:「待我教兄斧法。」就叫家丁收過酒餚,把斧拿在手中,一路路的從頭使起,教導咬金,不料咬金心性不通,學了第一路,忘記第二路;學了第二路,又忘記了第一路。當日教到更深,一路也不會使。俊達無法,叫聲:「住着,吃了夜飯睡吧!明日再教。」二人同吃酒飯,吃罷,俊達喚家丁同咬金在側廳耳房中歇了,自己入內去睡。


  

且說咬金方纔闔眼,只見一陣風過去,來了一個老人,對他說:「快起來,我教你的斧法。你這一柄斧頭,後來保真主,定天下,取將封侯,還你一生富貴。」咬金看那老人,舉斧在手,一路路使開,把八十四路斧法教會了,說一聲:「我去也。」說罷,那老人忽然不見。

咬金大叫一聲:「有趣。」醒將轉來,卻是南柯一夢,叫聲:「且住,待我趕快演習一番,不要忘記了。只是沒有馬騎,使來不甚威武!」想了半晌,忽說道:「馬有了,何不將廳上一條板凳,當作馬騎,坐了跑起來,自然一樣的。」遂開了門,走至廳上。

取一條索子,一頭縛在板凳上,一頭縛在自己頸上,騎了板凳,雙手掄斧,滿廳亂跑,使將起來。只是這廳上用地板鋪滿的,他騎了板凳,使了斧頭,震動一片響聲。尤俊達在內驚醒,不知外邊什麼響,連忙起來,走至廳後門縫裡一覷,只見月光照人,如同白晝,見咬金在那裡舞斧頭,甚是奇妙,比日間教不會的時節,大不相同,心中大喜,遂走出來,大叫道:「妙呵!」這二聲竟衝破了,他只學得三十六路,後邊的數路就忘記了。俊達道:「有這斧法,為何日間假推不會?」咬金聽說,就裝體面,說起搗鬼的大話來了,呵呵大笑道:「我方纔日間是騙你,難道我這樣一個人,這幾路斧頭不會使的麼?」俊達道:「原來如此!我兄既然明白,連這下面幾路斧頭索性一發使完了,與我看看如何?」咬金道:「你若要看這幾路斧使來,可牽出馬來,待我試他一試看。」俊達叫家丁到後槽牽出一匹鐵腳棗騮馬來。咬金抬頭一看,見是一匹寶駒,自頭至尾,有一丈長,背高八尺,四足如墨,滿身毛片兼花。那匹馬卻也作怪,見了咬金,如遇故主一般,擺尾搖頭,大聲嘶吼。咬金大喜道:「且把他牽過一邊,拿酒來吃,等至天明,騎馬演幾路斧頭便了。」家丁擺下酒餚,二人吃了。天色微明,咬金起身,牽馬出莊,翻身上馬,加上兩鞭,那馬一聲嘶吼,四足登開,往前就跑,如登雲霧一般。頃刻之間,跑上數十餘裡。試畢回莊。

欲知後事如何,且聽下回分解。

第二十二回  眾馬快薦舉叔寶 小孟嘗私入登州

咬金回到莊上,尤俊達道:「事已停妥,明日就要動身,今日與你結為兄弟,後日無憂無慮。」咬金道:「說得有理。」就供香案,二人結為生死之交。咬金小兩歲,拜俊達為兄。

俊達請程母出來,拜為伯母。咬金請俊達妻子出來,拜為嫂嫂。大設酒席,直吃到晚,各自睡了。

次日起來,吃過早茶,咬金道:「好動身了。」俊達道:「尚早哩!且等到晚上動身。」咬金問其何故,俊達道:「如今盜賊甚多,我賣的又是珠寶,日裡出門,豈不招人耳目?故此到晚方可出門。」咬金道:「原來如此。」

到晚,二人吃了酒飯,俊達令家丁把六乘車子,上下蓋好,叫聲:「兄弟,快些披掛好,上馬走路。」咬金笑道:「我又不去打仗上陣,為何要披掛?」俊達道:「兄弟不在行了,黑夜行路,最防盜賊,自然要披掛了去。」咬金聽了,同俊達一齊披掛上馬,押着車子,從後門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