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鏡花緣    P 14

作者:李汝珍
頁數:14 / 220
類別:古典小說

 

尺,高四尺,渾身青色,兩隻大耳,口中伸出四個長牙,如象牙一般,拖在外面。唐敖道:「這獸如此長牙,卻也罕見。舅兄可知其名麼?」林之洋道:「這個俺不知道。俺們船上有位柁工,剛纔未邀他同來。他久慣飄洋,海外山水,全能透徹,那些異草奇花,野鳥怪獸,無有不知。將來如再遊玩,俺把他邀來。」唐敖道:「船上既有如此能人,將來遊玩,倒是不可缺的。此人姓甚?也還識字麼?」林之洋道:「這人姓多,排行第九,因他年老,俺們都稱多九公,他就以此為名。那些水手,因他無一不知,都同他取笑,替他起個反面綽號,叫作『多不識』。幼年也曾入學,因不得中,棄了書本,作些海船生意。後來消折本錢,替人管船拿柁為生,儒巾久巳不戴,為人老成,滿腹才學。今年八旬向外,精神最好,走路如飛。平素與俺性情相投,又是內親,特地邀來相幫照應。」恰好多九公從山下走來,林之洋連忙點手相招。唐敖迎上拱手道:「前與九公會面。尚未深談。剛纔舅兄說起,才知都是至親,又是學中先輩。小弟嚮日疏忽失敬,尚求恕罪。」多九公連道:「豈敢!……」林之洋道:「九公想因船上拘束也米舒暢舒暢?俺們正在盼望,來的恰好。」因指道:“請問九


公,那個怪獸,滿嘴長牙,喚作甚名?多九公道:「此獸名叫『當康』。其鳴自叫。每逢盛世,始露其形。今忽出現,必主天下太平。」話未說完,此獸果然口呼「當康」,鳴了幾聲,跳舞而去。

唐敖正在眺望,只覺從空落一小石塊,把頭打了一下,不由吃驚道:「此石從何而來?」林之洋道:「妹夫你看,那邊—群黑鳥,都在山坡啄取石塊。剛纔落石打你的,就是這鳥。」庸敖進前細看,只見其形似鴉,身黑如墨,嘴白如玉,兩隻紅足,頭上斑斑點點,有許多花文,都在那裡啄石,來往飛騰。林之洋道:「九公可知這鳥搬取石塊有甚用處?」

多九公道:「當日炎帝有個少女,偶游東海,落水而死,其魂不散,變成此鳥。因懷生前落水之恨,每日銜石吐入海中,意欲把海填平,以消此恨。那知此鳥年深日久,競有匹偶,日漸滋生,如今竟成一類了。」唐敖聽了,不覺嘆息不止。


未知如何,下回分解。

第九回  服肉芝延年益壽 食朱草入聖超凡

話說唐敖聞多九公之言,不覺嘆道:「小弟向來以為銜石填海,失之過痴,必是後人附會。今日目睹,才知當日妄議,可謂『少所見多所怪』了。據小弟看來,此鳥秉性雖痴,但如此難為之事,並不畏難,其志可嘉。每見世人明明放著易為之事,他卻畏難偷安,一味蹉跎,及至老大,一無所能,追悔無及。如果都象精衛這樣立志,何思無成!——請問九公,小弟聞得此鳥生在發鳩山,為何此處也有呢?」多九公笑道:「此鳥雖有銜石填海之異,無非是個禽鳥,近海之地,何處不可生,何必定在發鳩一山。況老夫只聞鴝鵒不逾濟,至精衛不逾發鳩,這卻未曾聽過。」

林之洋道:「九公,你看前面一帶樹林,那些樹木又高又大,不知甚樹?俺們前去看看。如有鮮果,摘取幾個,豈不是好?」登時都至崇林。迎面有株大樹,長有五丈,大有五

圍;上面並無枝節,惟有無數稻須,如禾穗一般,每穗一個,約長丈餘。唐敖道:「古有『木禾』之說,今看此樹形狀,莫非木禾麼?」多九公點頭道:「可惜此時稻還未熟。若帶幾粒大米回去,因是罕見之物。」唐敖道:「往年所結之稻,大約都被野獸吃去,竟無一顆在地。」林之洋道:「這些野獸就算嘴饞好吃,也不能吃得顆粒無存。俺們且在草內搜尋,務要找出,長長見識。」說罷,各處尋覓。不多時,拿著一顆大米道:「俺找著了。」二人進前觀看,只見那米有三寸寬,五寸長。唐敖道:「這米若煮成飯,豈不有一尺長麼?」多九公道:「此米何足為奇!老夫向在海外,曾吃一個大米,足足飽了一年。」林之洋道:「這等說,那米定有兩丈長了?當日怎樣煮他?這話俺不信。」多九公道:「那米寬五寸,長一尺。煮出飯來,雖無兩丈,吃過後滿口清香,精神陡長,一年總不思食。此話不但林兄不信,就是當時老夫自己也覺疑惑。後來因聞當年宣帝時背陰國來獻方物,內有『清腸稻』,每食一粒,終年不饑,才知當日所食大約就是清腸稻了。」林之洋道:「怪不得今人射鵠,每每所發的箭離那鵠子還有一二尺遠,他卻大為可惜,只說『差得一米』,俺聽了着實疑惑,以為世上哪有那樣大米。今聽九公這話,才知他說『差得一米』,卻是煮熟的清腸稻!」唐敖笑道:「『煮熟』二字,未免過刻。舅兄此話被好射歪箭的聽見,只怕把嘴還要打歪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