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鏡花緣    P 30


作者:李汝珍
頁數:30 / 220
類別:古典小說

 

鏡花緣

作者:李汝珍
第30,共220。
身上衣服雖然襤褸,舉止甚是大雅。二人見禮退出,大家仍舊歸坐。唐敖道:「門生當年見世妹、世弟時,俱在年幼;今日都生得端莊福相,將來老師後福不小。」尹元道:「老夫年已花甲。如今已做海外漁人,還講甚麼後福!喜得他們還肯用心讀書,因此稍覺自慰。」庸敖道:「近年讒臣參奏當日與徐、駱同謀之人,武后每每察訪,因事隔多年,並無實在劣跡,亦多置之不問。老師之事,大約久已消滅。據門生愚見,老師年高,此間舉目無親,在此久居,終非良策,莫若急歸故鄉。不獨世弟趁此青年可以應試,就是兩位婚姻之事,故鄉親友也易於湊合。」尹元道:「老夫因年紀日漸衰邁,未嘗不慮及此。奈現在衣食尚費張羅,何能計及數萬里路費。況被害一事,據賢契之言,雖可消滅,究竟吉凶未卜,豈可冒昧鑽入羅網。」唐敖道:「老師慎重固是。第久住在此,日與這些漁人為伍,所謂『語言無味,面目可憎』,兼之世妹、世弟俱在年輕,以老師之家教,固不在乎『擇鄰』,但海外之大,何處不可棲身,即如君子、大人等國,都是民風淳厚,禮義傳家,何必定居此?」尹元嘆道:「老夫豈願處此惡劣之地。左思右想,舍此無可為生,莫可如今幸遇賢契,快慰非常。倘蒙垂念衰殘,替我籌一善地,脫此火坑,得免饑寒,老夫又豈甘為漁人。無如賢契亦在客中,此時說來恐亦無用,惟望在意。他日歸來,路過此地,尚望上來—看。倘老夫別有不測,賢契俯念師生之情,提攜孤兒弱女,同歸故鄉,不致飄流海外,就是賢契莫大之德了。」

唐敖聽罷,思忖多時,忽然想起廉家西席一事,因說道:「此時雖然有一安身之處,但系西賓,老師可肯俯就?」尹元道:「離此多遠?是何地名?」唐敖把救廉錦楓之事告知,因又說道:“現在其母極要兒女讀書,因無力延師,是以蹉跎。其家現有空房三間,去歲本有西賓在彼設帳,以房租作為修金;今歲西賓另就他席,廉家尚未延師。莫若門生寫一信去,老師就在他家處館,再招幾個蒙童,又有世妹作些鍼黹,大約足可餬口。惟恐別有缺乏,門生再備百金,老師帶去,以備不虞。日後門生如果回來,自然要到水仙村,彼時再議同回


故鄉,也是一舉兩便。「尹元聽了,不覺大悅道:」倘得如此,老夫以漁人忽升西賓之尊,不獨免了風霜勞苦;兼且兒女亦可專心讀書,將來回鄉亦便;又得賢契慨贈,得免饑寒。如此成全,求之師生中實為罕有!第恨老夫業已衰邁,只好來世再為圖報了。“

唐敖道:「老師言重!門生如何禁當得起!剛纔門生偶然想起廉錦楓入海行孝—事,自古少有。兼之品貌端正,舉筆成文,可謂才、德、貌三全。門生本欲聘為兒婦,適因他們姐弟同世妹、世弟比較,不獨年貌相當,而且門第相對,真是絶好兩對良姻。門生意欲作伐,成此好事。就是老師在彼,彼此都有照應,門生也好放心。老師意下如何?」尹元道:“如此孝女佳兒,得能一為兒婦,一為東床,仍有何言!奈老夫現在境界如此,彼處焉肯俯就?


只怕有負賢契這番美意。「唐敖道:」老師如攜門生信去,此事斷無不諧。就只事成後,世妹、世弟做了晚親,門生未免叨長,這卻於理不順。「尹元道:」這有何妨。但只何以賢契信去此事就能必成?「唐敖就把良氏囑託兒女婚姻之事告訴一遍。尹元不覺喜道:」當日既有此話,賢契如有信去,此事必有八九。第如此孝女,賢契不替令郎納采,今反舍已從人,教老夫心中如何能安!「唐敖道:」門生犬子定婚尚可從緩。且此女之外,還有一個孝女,亦可與犬子聯姻。將來尚望老師留意。「於是就把東口山遇見駱紅蕖打虎認為義女之事,說了一遍。尹元道:」東口山既在君子國境內,將來到了廉家,略為消停,老夫必當至彼,以成這段良姻。況駱年伯當日與我同朝,最為相契,此事一說必成。賢契只管放心!「唐敖道:」倘蒙老師作伐,門生感激不淺!此時諸事既已酌定,門生就此回船,把書信寫來,以便老師作速起身,恐廉家一時請了西賓,未免又有許多不便。“尹元連連點頭。唐敖即同多、林二人告辭回船,把信寫好。帶了兩封銀子,又取幾件衣服上來,送交尹元。師生灑淚而別。

尹元置了鞋襪,洗去腿上黑漆,換了衣服,帶著兒女,由水路到了水仙村,投了書信。

良氏見了尹家姐弟,十分心歡;尹元見了廉亮,也甚喜愛。於是互相納聘,結為良姻。一同居住,俟回故鄉再儀合卺。過了幾日,尹元到了東口山,見了駱龍,把駱紅蕖姻事替唐小峰說定。回到水仙村,就在廉家課讀兒子女婿,並又招了幾個蒙童,兼有女兒紅萸作些鍼黹,一家三口,頗可度日。

尹元因念駱賓王兩代同僚之誼,見駱龍年老多病,時常前去探望。未幾,駱龍去世。駱紅蕖自唐敖去後,又殺二虎,大仇已報,即將唐敖留存銀兩,置了棺槨,把路龍葬在廟旁。

良氏聞駱紅蕖是唐敖兒息,既系至親,兼感唐敖周濟之德,即懇尹元把駱紅蕖並乳母、蒼頭接來,一同居住。隔了兩年,因唐敖杳無音信,恐其另由別路回家,大家只得商酌同回家鄉,投奔唐敖去了。

唐敖那日別了尹元,來到海邊,離船不遠,忽聽許多嬰兒啼哭。順著聲音望去,原來有個漁人網起許多怪魚。恰好多林二人也在那裡觀看。唐敖進前,只見那魚鳴如兒啼,腹下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