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鏡花緣    P 34


作者:李汝珍
頁數:34 / 220
類別:古典小說

 

鏡花緣

作者:李汝珍
第34,共220。
第義甚精微,未能窮其秘奧。大賢天資穎悟,自能得其三昧,應如何習學可以精通之處,尚求指教。「多九公道:」老夫幼年也曾留心于此,無如未得真傳,不能十分精通。才女才說學士大夫論及反切尚且瞪目無語,何況我們不過略知皮毛,豈敢亂談,貽笑大方!「紫衣女子聽了,望著紅衣女子輕輕笑道:」若以本題而論,豈非『吳郡大老倚聞滿盈』麼?“紅衣女子點頭笑了一笑。唐敖聽了,甚覺不解。

多九公道:“適因才女談論切音,老夫偶然想起《毛詩》句子總是葉著音韻。如『爰居爰處』,為何次句卻用『爰喪其馬』,未句又是『于林之下』?『處』與『馬』、『下』二



字,豈非聲音不同,另有假借麼?「紫衣女子道:」古人讀『馬』為『姥』,讀『下』為『虎』,與『外』字聲音本歸一律,如何不同?即如『吉日庚午,既差我馬』,豈非以『馬』為『姥』?『率西水滸,至于歧下』,豈非以『下』為『虎』?韻書始於晉朝,秦、漢以前並無韻書。諸如『下』字讀『虎』,『馬』字讀『姥』,古人口音,原是如此,並非另有假借。即如『風』字《毛詩》讀作『分』字,『眼』字讀作『迫』字,共十餘處,總是如此。若說假借,不應處處都是假借,倒把本音置之不問,斷無此理。即如《漢書》、《晉書》所載童謡,每多叶韻之句。既稱為童謡,自然都是街上小兒隨口唱的歌兒。若說小兒唱歌也會假借,必無此事。其音本出天然,可想而知。但每誨讀去,其音總與《毛詩》相同,卻與近時不同。即偶有一二與近時相同,也只得《晉書》。因晉去古已遠,非漢可比,故晉朝聲音與今相近。音隨世轉即此可見。「多九公道:」據才女所講各音古今不同,老夫心中終覺疑惑,必須才女把古人找來,老夫同他談談,聽他到底是個甚麼聲音,才能放心。若不如此,這番高論,只好將來遇見古人,才女再同他談罷。「紫衣女子道:」大賢所說,爰居爰處,爰喪其馬,于以求之,于林之下‘這四句,音雖辨明,不知其義怎講?「多九公道:」《毛傳》鄭箋、孔疏之意,大約言軍士自言:“我等從軍,或有死的、病的,有亡其馬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