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孽海花    P 10

作者:曾朴
頁數:10 / 159
類別:古典小說

 

這裡雯青直到日落西山,才把那些蜂屯蟻聚的親朋支使出了門,坐了一肩小轎,向三茅閣巷褚愛林家而來。一下轎,看看門口不像書寓,門上倒貼著「杭州汪公館」五個大字的紅門條。正趑趄着腳,早有個相幫似的掌燈候着,問明了,就把雯青領進大門,在夜色朦朧裡,穿過一條彎彎曲曲的石徑,兩邊還隱約看見些湖石砌的花壇,雜蒔了一叢叢的灌木草花,分明像個園林。石徑盡處,顯出一座三間兩廂的平屋,此時裡面正燈燭輝煌,人聲嘈雜。雯青跟着那人跨進那房中堂,屋裡面高叫一聲:「客來!」下首門帘揭處,有一個靚妝雅服二十來歲的女子,就是褚愛林,滿面含笑地迎上來。雯青瞥眼一看,暗暗吃驚,是熟悉的面龐,只聽愛林清脆的聲音道:「請金大人房裡坐。」那口音益發叫雯青迷惑了。雯青一面心裡暗忖愛林在哪裡見過,一面進了房。看那房裡明窗淨几,精雅絶倫,上面放一張花梨炕,炕上邊掛一幅白描董雙成象,並無題識,的是苑畫。兩邊蟠曲玲瓏的一堂樹根椅兒,中央一個紫榆雲石面的百齡台,台上正陳列着許多銅器、玉件、畫冊等。唐卿、珏齋、公坊、菶如都圍着在那裡一件件地摩挲。珏齋道:「雯青,你來看看,這裡的東西都不壞!這癸猷觚、父丁爵,是商器;方鼎籀古亦佳。」唐卿道:「就是漢器的樅豆、鴻嘉鼎,製作也是工細無匹。」公坊道:「我倒喜歡這吳、晉、宋、梁四朝磚文搨本,多未經著錄之品。」雯青約略望了一望,嘴裡說著:「足見主人的法眼,也是我們的眼福。」一屁股就坐在廂房裡靠窗一張影木書案前的大椅裡,手裡拿起一個香楠匣的葉小鸞眉紋小研在那裡撫摩,眼睛卻只對著褚愛林獃看。菶如笑道:「雯兄,你看主人的風度,比你煙台的舊相識如何?」愛林嫣然笑道:「陸老不要瞎說,拿我給金大人的新燕姐比,真是天比鷄矢了!金大人,對不對?」雯青頓然臉上一紅,心裡勃然一跳,向愛林道:「你不是傅珍珠嗎?怎麼會跑到蘇州,叫起褚愛林來呢?」愛林道:「金大人好記性。事隔半年,我一見金大人,几乎認不真了。現在新燕姐大概是享福了?也不枉她一片苦心!」雯青忸怩道:「她到過北京一次,我那時正忙,沒見她。後來她就回去,沒通過音信。」愛林驚詫似地道:「金大人高中了,沒討她嗎?」雯青變色道:「我們別提煙台的事,我問你怎麼改名了褚愛林?怎樣人家又說你在龔孝琪那裡出來的呢?看著這些陳設的古董,又都是龔家的故物。」愛林淒然地挨近雯青坐下道:「好在金大人又不是外人,我老實告訴你,我的確是孝琪那裡出來的,不過人家說我卷逃,那才是屈天冤枉呢!實在只為了孝琪窮得不得了,忍着痛打發我們出來各逃性命。那些古董是他送給我們的紀念品。金大人想,若是卷逃,哪裡敢公然陳列呢?」雯青道:「孝琪何以一貧至此?」愛林道:「這就為孝琪的脾氣古怪,所以弄到如此地步。人家看著他舉動闊綽,揮金如土,只當他是豪華公子,其實是個漂泊無家的浪子!他只為學問上和老太爺閙翻了,輕易不大回家。有一個哥哥,向來音信不通;老婆兒子,他又不理,一輩子就沒用過家裡一個錢。一天到晚,不是打着蘇白和妓女們混,就是學着蒙古唐古忒的話,和色目人去彎弓射馬。用的錢,全是他好友楊墨林供應。墨林一死,幸虧又遇見了英使威妥瑪,做了幕賓,又浪用了幾年。近來不知為什麼事,又和威妥瑪翻了腔,一個錢也拿不到了,只靠實書畫古董過日子。因此,他起了個別號,叫『半倫』,就說自己五倫都無,只愛着我。我是他的妾,只好算半個倫。誰知到現在,連半個倫都保不住呢!」說著,眼圈兒都紅了。雯青道:「他既犧牲了一切,投了威妥瑪,做了漢奸,無非為的是錢。為什麼又和他翻腔呢?」愛林道:「人家罵他漢奸,他是不承認。有人恭維他是革命,他也不答應。他說他的主張燒圓明園,全是替老太爺報仇。」雯青詫異道:「他老太爺有什麼仇呢?」愛林把椅子挪了一挪,和雯青耳鬢廝磨地低低說道:「我把他自己說的一段話告訴了你,就明白了。那一天,就是我出來的前一個月,那時正是家徒四壁,囊無一文,他脾氣越發壞了,不是捶床拍枕,就是咒天罵地。我倒聽慣了,由他閙去。忽然一到晚上,溜入書房,靜悄悄的一點聲息都無。我倒不放心起來,獨自躡手躡腳地走到書房門口偷聽時,忽聽裡面拍的一聲,隨着咕嚕了幾句。停一會,又是嘩拍兩聲,又唧噥了一回。這是做什麼呢?我耐不住闖進去,只見他道貌莊嚴地端坐在書案上,面前攤一本青格子,歪歪斜斜寫着草體字的書,書旁邊供着一個已出櫝的木主。他一手握了一支硃筆,一手拿了一根戒尺,正要去舉起那木主,看見我進來,回著頭問我道:『你來做什麼?』我笑着道:『我在外邊聽見嘩拍嘩拍的聲音,我不曉得你在做什麼,原來在這裡敲神主!這神主是誰的?好端端的為甚要敲他?』他道:『這是我太爺的神主。』我駭然道:『老太爺的神主,怎麼好打的呢?』他道:『我的老子,不同別人的老子。我的老子,是個盜竊虛名的大人物。我雖瞧他不起,但是他的香火子孫遍地皆是,捧着他的熱屁當香,學着他的醜態算媚。我現在要給他刻集子,看見裡頭很多不通的、欺人的、錯誤的,我要給他大大改削,免得貽誤後學。從前他改我的文章,我挨了無數次的打。現在輪到我手裡,一施一報,天道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