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花木蘭    P 10

作者:不題撰人
頁數:10 / 62
類別:古典小說

 

慧參將書收好,若虛主僕望西而行。尼僧也收拾行李,又央人代他照理香火,拜別神聖,向東而去。欲知後事,且看下文分解。


第三回 
入龍宮凡夫行雨 酬茶恩義士封屍

卻說李靖生於隋文帝之時,京兆鄉中李家村人氏。字青蓮。又名藥師,道號三元道人。幼喜讀書,父親早逝,母親劉氏勤於紡績。李靖勤於採薪,貧苦自守,分毫不敢妄為。一日,奉着母親劉氏之命,往洛陽探親。時洛陽大旱,李靖行得又饑又渴,及至柳家店,見一座茶店,牌上書「修來茶社」四字。李靖入座,急呼拿茶來。一老嫗不慌不忙捧着一壺茶、一個杯,放在桌上,說道:「客人用茶。」李靖渴得口內生煙,執着就飲。卻嫌這茶是一壺滾水,如何吞得下去?只得連連細細而飲。老嫗見了這樣光景,又添一壺不熱不涼的茶來。李靖接着,囫囫圇圇,一吸而盡,伏在桌上,呼呼而睡。過了一個時候,方纔醒來。雙手將眼揉了幾揉,又取茶飲,老嫗止住道:「客人傷了暑氣,這有綠豆粥湯,可用些。」李靖接着,又喜又愛,連吃了四大碗,方開口道:「多謝媽媽!就請問這到洛陽,還有多少路?」老媽道:「還有四十餘里。」李靖道:「茶錢、飯錢共該多少?」老媽道:「貧婆姓龐,中年失偶,膝下無嗣,在此施茶以修來世。漫說客人只飲茶一次,就千次萬次,是不敢受你錢的。」李靖向上作了一個揖道:「既然如此,晚生以一禮為謝!」就辭了龐母,背着包袱,望大道而行。


行了二十餘里,見一座楊林,幹得枝枯葉落。李靖卻就陰涼之處,打坐納涼。坐了半個時辰,拿起行李,又望東而行。行不上十里,夕陽在山,人影散亂,不覺心慌。又行五里,但見星斗橫天,不辨南北。心中想道:倘有虎狼當道,怎生是了?即不然或遇著強人劫搶行李,亦只好聽其自取。正在胡思亂想,忽然見一點燈光,似在半山之際,遠遠一里之譜,遂望見燈光。行不上一里,果然一座小土山,松柏交蔭,燈光又不見了。遂摸着山勢,尋上山來,並不見人家。此時李靖心下又無主,叉手(足局)足,矉目側耳,凝神伺聽,隱隱聞婦人相語之聲。靖大呼道:「何人在此說話?祈指吾徑路。」連響數聲,無人答應。李靖無法可施,大聲喝道:「有迷路人在此!」只這一聲喝去,山谷齊鳴。忽然山阿之下,燈光四射,二女娘問道:「何處狂夫,夤夜在此大驚小怪?」聲音滴滴,猶如閣上簫聲,花間燕語。李靖答道:「我是遠路探親,迷失路徑,不敢投宿,願求指引。」女娘道:「此處二十餘里,前後並無人家。既是遠路客人,待我二人稟過主母,或者許客借宿,亦未可知。」未及半刻,二女娘挑燈叫曰:「主母有命,請客至草堂上坐。」李靖約行百步,見朱門丹戶,雲靠玉宇,光華耀目,隨着女娘依欄杆而行,舉目四下觀看,兩廊開闊,中有水晶牌坊,金書「丹霖靈府」四字。李靖心下想道:原來是俗家借居僧寺。進了大廳,又不見神像,只見珠燈奪目而已。一長聯云:

步虛空雲飛萬里,奮精神浪貫百川。

走進客房,二女娘道:「客人請坐,主母即刻出來相見。」李靖告坐。見珊瑚為幾,白玉為桌,瑪瑙砌階,玻璃作窗,上書短聯云:

唾津資造化,呼氣塞虛空。

此時李靖疑在夢中。二女娘向內呼道:「客人在此,奉茶來。」聞室中唧唧啞啞,有三四人答應。瞬息間,錦衣女童對對而出,一個捧水,一個捧茶,一個捧果,一個捧香,排布桌上,分列兩旁,與二女娘俱側身而立,向着李靖,十分恭敬。李靖卻不慌不忙,淨手飲茶食果。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