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花木蘭    P 42


作者:不題撰人
頁數:42 / 62
類別:古典小說

 

花木蘭

作者:不題撰人
第42,共62。
再說秦懷玉從西路殺出,唐兵見添了救兵,奮力回戰,番兵力怯,且戰且走。木萁見勢不利,保定番兵,緩緩而行。不料唐兵擋住去路,伍登緊緊追來。木萁令番將奪路而走,在馬上大叫曰:「元帥救兵來了,在前接戰。」番兵聞知,大膽爭先,將李英玉一支人馬衝散。伍登與懷玉不捨,在後掩殺。十二府總戎營中眾將,見番兵敗走,個個爭功,被木萁槍挑箭射落馬者二十五員。李靖恐伍登、懷玉有失,鳴金收軍。木萁敗至城濠,城上遍插唐兵旗號。木萁不敢攻城,只得向金牛關而來。木蘭在城上大叫曰:「吾不追殺,爾等只叫康元帥已後好好用兵。」原來康和阿分撥眾將出戰,自己在城上巡查。見李懷書兵到,一聲綁子響,萬弩齊發,李懷書所領之兵,射死大半。懷書知有準備,只得退回,與李英玉合兵一處。

再說木蘭令朱明與額保、保齡相拒,自己帶五百多人,皆是會說番語的。又扮作番兵旗號,四更時分,來界牌關後叫曰:「我等是額保將軍部下之兵,二位將軍俱被木蘭擒去,我等逃至此,望元帥開關。」康和阿在南門敵樓之上,聞知此信,叫軍士傳令道:「就是我國人馬,也要到天明方許進關。」城下又叫道:「可憐我等,一日一夜,奔到此關,就在城下歇息若何?」城上又叫曰:「元帥有令,爾等若進城來,就是自己人馬,也是放箭射來的。」城下又曰:「我等人馬又不多,就城濠外歇息若何?」城上曰:「濠外可也,切不可進城。」康和阿令軍士舉火觀看,因見是自家人馬,漸漸的怠慢了。不料,木蘭令五百軍士輕輕的扒過城去,用雲梯相繼而上,就在北門放起火來,五百名軍士喊殺連天。康和阿聞知此信,不知唐兵來了多少人馬,只得開東關而走。到了辰巳之時,方與木萁會合,奔金牛關而去。


木蘭差人迎接元帥等入城,自己卻提兵來接應朱明。正逢朱明被額保、保齡困住,木蘭引得勝之兵,一鼓而進。額保來戰,木蘭一箭射中馬頭,額保墜馬。保齡來救,又被木蘭一箭射中馬頭,也翻身落馬。朱明同木蘭雙雙趕上,唐兵擁上前來,將二人綁了,收兵回鎮。鎮上百姓齊來迎接,木蘭一一撫慰,令軍士解二將,往界牌關報功不表。要知後事,下文分解。


第十九回 
宛邱城唐將獻捷 石子鋪寶林被擒

卻說焦文、焦武受了軍師之計,來取紅羅城,就在城下紮營。頡和差人送羊酒犒賞軍士。焦文道:「爾等回去,叫頡和將軍今晚出城,我有要事相商。」差人回城,將焦文言語說上,頡和忖道:我若不去,他必見疑;我若一去,又恐是自投羅網。正在兩難之際,忽然想道:不若一去,他卻不疑,只引他進了城,我事成矣。遂引十數人,便服而來。焦氏弟兄接着,分賓主而坐。焦文道:「將軍今順天朝,是我一殿之臣,日後做了番邦之主,斬殺自由,你好不快樂!」命軍士治酒相待,焦文、焦武輪流把盞,頡和吃得大醉,不省人事。焦文命軍士將頡和扶入囚車,嚇得十數個番軍,面如土色。焦文道:「不幹爾等之事。」令軍士各賜以酒食。焦文又道:「爾等實說,饒你性命。頡和是如何埋伏人馬?」番軍道:「頡和在城中四門浚造深坑,上面蓋以浮土,兩邊埋伏弓弩無數。又城上舉火為號,外面伏兵齊出,內應外合。」焦文即每人賞銀三兩,命他如此如此,番軍大喜。城上三更時候,焦文弟兄點齊人馬,令番兵叫曰「主將回來了。」城上看了令箭,慌忙開城,不收土坑面上木板,讓唐兵一擁而入。焦武先上城樓,將守烽火軍士殺散。外面伏兵不見火起,不敢進城。那十數個番軍大叫道:「主將已令出城投降,爾等順者則生,不降者則死!」城中軍民聞知此信,大家投順。次日天明,城外伏兵見城上遍插唐朝旗號,聞頡和降唐,副將侯密兒領兵攻城,罵頡和賣主求榮。焦武出馬,只一合,挑侯密兒于馬下,差人解頡和往元帥營中報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