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花木蘭    P 44


作者:不題撰人
頁數:44 / 62
類別:古典小說

 

花木蘭

作者:不題撰人
第44,共62。
木蘭歌罷,拊心自憶道:「突厥雖明,今窮兵已久,不能無慾速之心。欲速則明者,有時而昏。番將雖智,今失利已多,不能無妒賢之人。妒賢則智者有時而黜。欲破番邦,非反間不可。」遂心生一計,欲外除木萁之勇,內減康和之智,只是無有用計之人。一日,鎮上黃成老人進帳,木蘭迎入坐定,木蘭道:「連日軍務覊身,未能候教。今日老丈玉臨,必有佳言惠我!」黃成道:「老民特來與將軍賀喜!」木蘭道:「末將寄身萬里,何喜可賀?」黃成道:「鎮西花子麻令妹,名花阿珍,性好幽靜,以唸佛看經為樂。情願出家修道,不肯嫁人。屢被兄長譴責,花阿珍百般不從。兄長憐其年輕,今春又逼他出嫁,阿珍不從,被兄長痛打數十次,死而復甦。花子麻欲破其齋戒,阿珍不得已,乃哭道:『阿兄必欲我出嫁,除非是朱將軍則可。』花子麻無法,只得托老民,來與將軍作伐。老民亦思將軍與阿珍之年貌相當,故大膽前來賀喜!」木蘭道:「臨敵招親,有干軍令。末將家中,已有妻子,此事斷不敢從命!」黃成道:「將軍乃朝中貴人,家中就有妻子,此事只要將軍首肯,老民情願向元帥營中,陳情討令。」木蘭道:「軍法,天下之公法也,元帥必不私與一人,老丈休往。」黃成辭出,與花子麻商議,竟投元帥大營,備呈其事。李靖明知木蘭是女扮男妝,又恐黃成是作奸細,就袖占一課,得大吉之兆,發下軍令,令花子麻送妹與木蘭成親。

黃成得了軍令,奔回五狼,與木蘭賀喜。木蘭即召花子麻入營,責之曰:「汝妹既奉佛教,矢志修行,亦是美事。爾等何必令其出嫁,亂其貞心?本藩捐金五百兩,爾可收去,養他終身。再若逼他出嫁,定當重罰!」花子麻謝恩,領銀而出,回至家中,十分歡喜。對妹子阿珍稱道朱將軍之德,將銀子取出。花阿珍道:「奴未出嫁,即先收朱氏養廉,我是朱家人也。願入營隨侍朱將軍為妾,為婢,聽其所命。況奴嫁字出口,意不再留。阿兄如違奴命,奴願先死阿兄之前,以明奴心。」花子麻無法, 只得又請黃成入營。 黃成進營,見木蘭有不悅之意,硬着麵皮說:「老民進營,端的來與將軍賀喜。」木蘭道:「老丈又賀何喜?」黃成即將阿珍一片言語說上,木蘭道:「阿珍必欲隨我,我有一言要他依從,方可入營」。黃成道:「阿珍之心一于將軍,即有言語,料無不從。」木蘭道:「他要入營,仍然持齋唸佛,須待干戈平息,同我回家,見了公婆之面,然後成婚。」黃成退出,向阿珍說道木蘭之語,花阿珍大喜道:「此乃奴之本心也。」黃成又進營來說道:「今日方能賀喜得成也。」木蘭再不能推辭,聽花子麻擇日送親入營。木蘭無事時,與花阿珍講解經義,相得甚歡。


自此南屏山頂,夜夜有火光出現。日間人往視之,又不見有形跡。如此二月有餘。一日,山民于山頂土中得一石碣,上有朱書篆文。其詞曰:


木萁來,木蘭死。康得阿,為番主。

鎮上番民齊往觀之,沉石碣于水中,不令木蘭得知。木蘭風聞其事,召花子麻問之,花子麻隱而不言。是夜,木蘭同子麻飲酒,子麻見妹子與木蘭十分相敬,微微嘆息。因說道:「將軍日後出征,遇木萁千萬記之。」木蘭再問石碣之文,花子麻方以實告。木蘭見子麻有受重之意,使附耳輕言如此如此,許以千金為謝,子麻應允,即從偏路來至番都,到處傳說南屏山天降符瑞,並十二字篆文,互相傳說。又于各路布散謡言道:「唐人保康和阿為番主,康和阿許為內應。」如此二日,連夜逃回五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