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花木蘭    P 45


作者:不題撰人
頁數:45 / 62
類別:古典小說

 

花木蘭

作者:不題撰人
第45,共62。
卻說番主突厥因失了界牌關,並宛邱、紅羅二城,又失了兄弟頡和,並數員上將,日夜憂疑。一日,近臣將南屏山之事奏知,突厥猜疑不安。次日昇帳,文武畢集,突厥曰:「康元帥與唐兵相拒,今已七年,而唐兵不退,我國難安。孤欲另調一將,往代康和阿,卿等何人可往?」左庶長蘇慶桂上帳奏曰:「勝負兵家之常,以臣愚見, 元帥雖按兵不動, 其得有五。」突厥曰:「卿試言之。」蘇慶桂曰:「唐兵利在速戰,元帥以逸待勞,俟彼軍心怠慢,而後攻其不備,一得也。唐主嚮日,八年之間掃清天下。今尉遲恭來此七載矣,費盡無限錢糧,他自君臣交責,二得也。倘天雨連綿不已,軍需不敷,或久旱無收,唐兵必然引退。那時乘勢攻之,若破竹然,三得也。再過數年,唐營將老兵衰,戰則易克,四得也。兵久不回,誰無父母?誰無兄弟?誰無妻子?久暴沙場,難乎為情,心生怨慕,軍心易慢。主帥必濟之以威,我主再以恩義收之,五得也。」突厥聽了蘇慶桂一片言語,默默回宮。脫桑、帖罕二臣入宮奏曰:「主上奈何聽了蘇慶桂一片游辭,就罷了主意?」突厥曰:「蘇相條呈得失,諸卿之才又皆不及康和阿,南屏符瑞之事,又不知是真是假。」二臣奏曰:「康利乃慶桂之婿,故蘇相力為保全。主公何不暗暗差人,往南屏細探虛實。 」 突厥大喜,即差人扮作鄉民,往南屏山探聽。使者往返旬日,回報道:「先是南屏夜有火光衝天,如此二月有餘,日間視之,並無形跡。土民恐山上有寶,掘土尋之,得石碣赤書篆文十二字,如所說皆同。又于各路打聽得尉遲恭欲得康元帥為番主,康元帥許為內應。」突厥聽了此信,大驚道:「怪道唐人捉去四將,只放康利一人回營。康和阿果如此,吾國危矣!」雅丹娘娘亦奏曰:「妾妃每見康和阿靜默寡言,又龍行虎步,有人君氣度,主公不可不防之。」突厥即命國舅雅福,持手詔往召康和阿回國。

蘇慶桂聞之,入宮伏地奏曰:「南人狡甚,捏造遙言,主公誤聽,我國危矣。臣不惜一死,祈主公將國舅追回,休使代康元帥之任。」突厥曰:「康和阿七年無成功,又削了幾處城池,其才亦可見矣。國舅之才,不亞康和阿!」蘇相又泣奏道:「不用賢則亡,削何可得與。雅福小有才,未聞君子之大道,何堪重任哉!」突厥大怒道:「屢次遊說!」即命將慶桂下獄。退至後宮,雅丹娘娘迎奏曰:「蘇慶桂歷相多年,有欺君之事否?」突厥曰:「無也。」娘娘曰:「慶桂作卑官時,有虐民之案否? 」 突厥曰:「無也。」娘娘又曰:「慶桂家中有厚積否?」突厥曰:「無也。」娘娘曰:「然則慶桂,社稷臣也,何以下獄?」突厥曰:「抗朕之命,阻國舅之功,故爾下獄。」娘娘又曰:「國舅之才,不及康和阿遠矣。妾所以勸主公罷和阿之職,亦以符瑞、謡言之故耳。妾妃已命國舅往金牛關,遣木萁往征木蘭。若木蘭果死木萁之手,則符瑞、謡言皆真。若木蘭不死,則符瑞、謡言皆唐人捏造之詞。蘇慶桂不但無罪,而且有功,康和阿仍當用之。主公今日以一時之怒,輕折二位股肱,國之不祥,莫大於斯。」突厥大驚道:「微娘娘之言,孤才不及此。」即命內侍敕書赦慶桂出獄,賜以千金,仍居相位。要知後事,下文分解。


第二十一回 
金沙谷木萁自刎 康和阿仍復帥印


卻說雅福每見康和阿遇事遲遲而行,出言恂恂而謹,道他胸中無才。自來金牛關接了帥印,見營中軍威甚整,分佈有法,又見唐將皆梟勇之士,難於驟勝,始心服康和阿。一日,雅福升帳,眾將參見已畢,雅福曰:「唐將朱木蘭占住五狼鎮,甚為衝要之地,木將軍可領兵五千往取之。」木萁曰:「求元帥令索雲、祥布為輔。」雅福即令二人同行。

唐將朱木蘭聞番兵又至,忙送花阿珍到娘家暫住,即令朱明領一千人馬,三更之時,來劫番營。殺入營中,不見一人一騎。朱明急退,番兵四面圍來。朱明左衝右突,不能得出,遂下馬投降。木萁將朱明囚在營中,問木蘭營中虛實。朱明道:「木蘭自娶花女之後,沉于酒色,不理軍務,況且孤軍無援。末將與彼有八拜之交,待其勢敗,願去說彼來降。」木萁大喜,即賜酒與朱明壓驚。次日,木萁討戰,木蘭不出。一連三日,木蘭始出陣,與素雲大戰五十餘合,祥布又撥來攻,木蘭全無懼怯,力敵二將。木萁見木蘭少年英雄,思與比試,乃鳴金收軍。次日,木萁出陣,與木蘭大戰七十餘合,索雲、祥布左右抄來,唐兵大亂,木蘭向後急退,番兵已搶木蘭營盤,木蘭只得敗走南屏山。次日,木萁領兵圍住南屏山要路。木萁探知山上無水,圍了五日,令人往山上招降。木蘭許以次日下山,詣營中歸降。木萁知其是詐,料他夜間必然下山,去投尉遲元帥大營,卻于各處要路埋伏弓弩。三更時候,果然木蘭衝下山來,卻引兵向西北而走。木萁急收伏兵,用力追趕,及至天明,木蘭逃至金沙谷去了。木萁同索雲、祥布引兵大進,約追七八里,軍士報曰:「唐兵用木石塞斷去路,道旁有一木牌。」木萁與素雲、祥布馬上觀之,見牌上書云:

木萁至此,速宜自縛。

救爾軍馬,免作飛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