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花木蘭    P 48


作者:不題撰人
頁數:48 / 62
類別:古典小說

 

花木蘭

作者:不題撰人
第48,共62。
再說兩個小狐精,領獨手之命,回至木蘭山,另找兩個老狐,化作朱天祿夫婦模樣,駕起風雲,來至玉門關。進帳見元帥道:「弟子奉命往提朱天祿夫婦,現在轅門,求元帥發落。」獨手曰:「元帥可以賞酒食,令其飽餐,再叫他修書招木蘭來降。卻將天祿夫婦,剝了衣服,弔在城樓之上。木蘭是個純孝之人,見了父母受刑,必學徐庶回曹故事。破了唐兵之後,再將木蘭斷其手足,以報木萁三人之仇。」獨手說罷,即袖出一稿,命朱天祿譽寫畢,差人送至木蘭營中。

卻說木蘭受軍師之命,在營中靜養百日,以避災禍。忽軍士報道:「番營差人下書。」木蘭曰:「二國相爭,我為偏將,番營下書於我,必有緣故。」即令朱明:「將下書人押至中軍。等元帥先拆書看過,我再看罷。」朱明即帶番使來見元帥,將書呈上,尉遲恭看了封筒,大驚曰:如何天祿家書先到番邦?”忙拆書觀看。內云:


自爾北征,今十一年矣。予旦夕焚香,呼天禱地,望爾早回。不料國家多難,以迄于今。今又神風颳予夫婦,俱卷至北番。軍士認為細詐,欲行誅戮,幸康元帥訊得其實,暫且免死。特修寸楮,爾速來降,救予二人殘喘。


元帥看罷,問番使道:「朱天祿是如何來的?」番使將獨手大仙並二位小道人之事,一一說明。元帥頓足道:「果如此,木蘭危矣。」忙請軍師商議。李靖道:「吾已知木蘭有一場禍事。料吉人必有天相。且令他進帳,看書中筆跡真假如何。」木蘭進帳,參見禮畢,李靖將書與他觀看。木蘭將書看完,大哭不止,問番使曰:「我父母今在何處?」番使曰:「現在城樓之上。」木蘭向元帥討令,即往城下來看。李靖令伍登、寶林同去,以防不測。木蘭同朱明先至關下,見父母雙雙赤體,弔在城樓之上,放聲大哭。朱明也掩面流涕,伍登、寶林亦傷感不已。朱天祿在城上叫曰:「木蘭,木蘭,爾為國北征,是為盡忠。今十一年,又搶關奪鎮,出力報效,亦云足矣。若唐將人人如此,北番克服多年矣。今吾二老,被神風卷至此間,汝素孝道,豈忍坐視不救?即不然,學徐庶救母,終身不設一謀可也。予言止此,汝自思維!」楊氏亦叫曰:「木蘭,木蘭,汝代父出征,是雲救父,何父母今日生死在爾掌握中,爾尚猶豫不決耶?」木蘭聽了父母之言,啞口無語,心血上湧,倒下駝來,氣死在地。

卻說翼孝明駝,見主人倒地,抬頭四顧,見城上有五隻狐狸,抓揚舞爪,向城上亂撲,朱明牽之不住。忽城上飛砂走石,打將下來,伍登、寶林救木蘭回營,仍然吐血不止。元帥同軍師不時來看望,木蘭曰:「不想今日遭此大逆,天乎,天乎!吾生何為?」伸手取帳上寶劍,向喉中一刎。朱明來搶時,其劍已入喉內。朱明將劍奪了,以手探之,幸氣管未斷,還有可救。急敷上金瘡丹藥,用白綾包好,扶入帳中。到三更時候,木蘭悠悠醒來,謂朱明曰:「此事如何是了?吾以一死了吾身,爾救我何為?」朱明曰:「將軍不記鐵冠道人之言乎?言將軍出征,若遇急難不可解之事,急將錦囊打開,自然可解。」木蘭如夢初覺,急取錦囊看之,只見黃紙尺餘,上書靈符一道,末批云:「爾去北方,必有狐妖為仇,直對妖焚吾靈符,即時可保無難。」木蘭省悟道:「今關上獨手大仙,莫非即吾嚮日削了前腿之狐也?」到了天明之時,對元帥說明,同朱明來至城下。李靖仍命寶林、伍登同木蘭去。看父母仍然弔在城上,又大哭起來。朱明忙請獨手軍師答話,獨手師徒三人齊來城上,勸木蘭早降。獨手曰:「朱將軍,你好不通權達變。就降我番邦,受職不受祿,居客卿之位,終身不設一謀,居此心以報唐主,不可謂不忠;居此心以救父母,不可謂不孝。何必自苦如此?子試思之。壽亭侯從曹,徐元直救母,皆從權之道,其勢不得不然。吳起為西河守,父死不奔喪,至今尚為人所唾罵;況父母被執不救,吾恐千世之後,將軍為人所不齒也。」木蘭聽了獨手一片言語,漸漸耳軟,有從權救親之意。朱明曰:「將軍不可聽他佞言,且焚靈符,看是如何?」即將靈符燒化,忽然電光閃爍,空中霹靂一聲,如天崩地裂,嚇得番兵伏地不起。伍登、寶林心膽震動,木蘭舉目看時,只見城上吊着的不是父親、母親,是兩隻老狐精,被天雷打死。城下打死三孤,內有一隻,卻無左肘。木蘭記起喪吾之言,並機房之事,心下明白,遂同三將回營,去報元帥知道。元帥乘着雷威,率諸將一齊搶關。不料康和阿早已在城上俟候,見唐兵浪湧而來,令番兵箭射馬上將,磚打馬下兵,焦文、焦武、伍登、寶林俱帶傷而回。要知後事,下文分解。

第二十五回 
突厥稱臣降中國 木蘭舉酒論奇門

卻說尉遲元帥兵敗回營,心中思想:康和阿如此利害,此關何日得破?番邦何日可降?我等何日回見天子?思得一夜無眠。次日天明,即來軍機帳,與軍師商議。李靖道:「靖昨夜仰觀天象,見正北一星,其大如鬥,搖搖而墜,聲響如雷,此兆必應在康和阿身上。又見北方客星退位,我等當有旋凱之期。正西太白星收了光芒,必主幹戈寧靜也。」遂教元帥如此如此而行。元帥大喜,即同軍師出營,相了玉門關地勢,傳令軍士抵關下寨,外作取關之勢。即令軍士于營中,暗開地道。又命軍士用大木造鱉甲車五百餘乘,車上束草為人,頭頂鐵盔,內盛松油、樟腦等物,草人手執槍棍,可搖可動,車下可藏二十多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