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花木蘭    P 54


作者:不題撰人
頁數:54 / 62
類別:古典小說

 

花木蘭

作者:不題撰人
第54,共62。
這告示一出,寺中僧眾一百多人,都猜疑不定。有兩個入方文稟曰:「道家戒葷不戒酒,莫非這道人年紀老大,醉後修書,將書信未曾放在封內?我若猜着了,這個方丈讓我做幾年。」喪吾道:「胡說!」那兩個和尚光着兩眼,看著喪吾,見喪吾不理,不敢做聲,退出方丈去了。又一個和尚進來稟曰:「五台山離鎮市甚遠,朱將軍又急欲回,買紙不及,只在封筒上寫個拜上拜上。內中雖然無信,外面之字也就可以拆得。」喪吾曰:「一發胡說!」又有一個進來說道:「必是朱將軍在路上拆書盜看遺失了,也是有之。」喪吾將頭搖了一搖,對木蘭說道:「佛家儘是伶俐子,道家那有糊塗仙?我寺中僧徒雖多,今日看來,誰是佛家種子?將軍素明禪機,可達靖松之意否?」木蘭曰:「弟子素蒙祖公詣教,靖松之意雖不能盡知,亦可識其大意。」即提筆書云:

道有何物,惟集於虛。


外實內空,不與物具。

往來開闔,信在中處。

視之若有,探之則無。

妄中有真,心言意語。


理妙難書,空空如如。

木蘭寫罷,雙手送於喪吾。喪吾看罷曰:「靖松叫我如是如是。」即將木蘭之言,遍示諸生。有兩個愚和尚見了,私說道:「朱將軍在路上偷看了來,卻又在我師傅面前賣乖。可惡!可惡!」要知後事,下文分解。

第二十八回 
木蘭險遭花棍厄 太宗敕賜功臣宴

卻說木蘭自大悟而回,想起:鐵冠道人臨行贈書,救我性命。命從人備馬來木蘭山,拜謝鐵冠道人。原來木蘭山上有三峰,東一峰名奇雲峰(今修真武殿),西一峰名齊雲峰(今修玉皇殿)。齊雲峰下有一石峰,名曰奇盤峰。鐵冠道人因三峰險峻,有許多狐仙在此修行,卻移庵于南山,即朱天祿祈嗣之處。木蘭不知,卻望三峰而來。見一道人皓髮童顏,頭戴九良巾,身穿黃色道袍,手執拂塵,飄然若仙。木蘭上前稽首問道:「這山中有一位鐵冠道人,姓張名良貞,他的茅庵在於何處?」道人答曰:「對面山上便是。足下何人,問他則甚?」木蘭答曰:「他是我的故友,特來看望他的。」道人又問曰:「足下尊姓大名,鄉貫何地?」木蘭曰:「弟子姓朱名木蘭, 即山下雙龍鎮人氏, 請問大仙尊姓法號,緣何仙居于此?」道人曰:「貧道姓胡名秉池,世居此地,久聞將軍之名,今日有功回朝,得了高官顯爵。到底天理昭彰,殺人償命,今日自投羅網,來還我徒弟報應。」木蘭見道人出口不遜,命從人帶馬向南山而行。

那道人發一道金光,將木蘭罩定。木蘭在金光之中,左撞右突,不辨東西南北。那道人大叫一聲,十數個小狐,將木蘭主僕一齊綁下。道人分付:將木蘭放在齊雲峰下。再發金光梵氣一道,將木蘭裹住。木蘭被金光障了,二目不見天日,初見紅光閃閃,黃白二光,恍恍惚惚。仔細看時,青綠二光,成一圓圈,紅光周圍如綫,黃白二光分開,獻出一團金光,光明如鏡。鏡中也有天地、日月、大地、山河。忽然念動,想起父母,就見父母在光中,慘容可懼。又憶起在北番征戰之時,便見兩下旗槍簇簇,喊殺連天。又想起陣亡之士,便見木萁、素雲、祥布都來索命。那獨手同五狐,也來追呼。轉念五台山上,即見靖松道人並吳大杲、陳介葊,相居論道。此時或想朝廷,即見朝廷;或想天上,或想地下,金光梵氣,從心所欲,即成境界。愈逐愈幻,不上三個時辰,將木蘭心中一點性靈,俱已提出在外。這叫做以奴役主之法。道人見木蘭如醉如痴,哈哈大笑:「好道行。我怕你心如鐵石,原來也只如此!」再分付小妖:「每日用五色花棍打他三次,叫他上天無路,下地無門,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打了七七四十九日,送與餓虎為食,方纔報我徒弟獨手大仙之恨。」小妖領命,將木蘭吊起,將從人囚在洞中。有六七個狠心小狐,手執五花棍,拷打木蘭, 打得木蘭連聲叫苦。 打了七日,有一個伶俐小狐,名喚秋濤,對秉池曰:「木蘭與張良貞世好,倘良貞看見,豈肯與我等干休?況木蘭奇節過人,天仙之品,獨手不知進退,助番為逆,被天雷打死,亦與木蘭無干。祈祖師將他放了,以免後禍。」秉池大怒道:「木蘭喪我五個徒弟,難道我就罷了?就是張良貞來,我豈怕他?況以命償命,天理所存,爾毋過慮。」秋濤見祖師不依,退出洞外,走往山下竹林之中,避禍去了。有八九個小狐,聽了秋濤之言,也相尾而去。

不一時,小妖進洞報曰:「對山鐵冠道人,強將木蘭放下,到也罷了,反說祖師是無知野畜。朱木蘭仗鐵冠道人之勢,也將我們狠打。」胡秉池聽了大怒,趕出洞外,使一個飛石之法,望鐵冠道人頭上打來。道人用手一指,喝聲道:「集!」那石落在地下,重有千斤,打入土中尺餘。道人又發一個掌心雷,將奇盤峰分為兩片,名曰開山破石之法,將胡秉池夾入縫中,用靈符鎖住。取小石一塊,上書乾、元、亨、利、貞,壓在上面。口中咒曰:

一石分為二,二石難合一。

此山香火斷,石崩妖出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