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花木蘭    P 55


作者:不題撰人
頁數:55 / 62
類別:古典小說

 

花木蘭

作者:不題撰人
第55,共62。
自此木蘭山四方朝謁不絶,香火大盛。這奇盤石,為西陵第一奇觀。木蘭謝了鐵冠道人,請至家中,差人去請喪吾和尚,香元長老、諶于飛,齊來聚會。喪吾曰:「楊延臣、醉月等,皆已羽化登仙,惟吾數人尚在塵世。今日之會,亦是莫大緣法。然木蘭代父出征,可謂孝矣;致身報效,可謂忠矣;臨陣不懼,可謂勇矣。忠、孝、勇三字,如日、月、星三光,雖曰昭明,然最忌雲霧彌天,晦日無光。木蘭,木蘭,須要曉得女子之所重者在節。節之一字,又分為烈操。處常曰操,處變曰烈。總是要全一個節字。如此,男為貞男,女為貞女。為聖為賢,為仙為佛,也只完得一個節字。士君子事業伊周,文學游夏,若立身一敗,萬事瓦解。」木蘭叩頭受教。自此木蘭仍復女妝打扮,杜門不出。

過了月餘,營中衙將護送花阿珍回府。天祿出衙視之,車中上遍插龍鳳旌旗,金字牌上上書「少保武昭侯兵部左侍郎」。又見花阿珍入內室,與木蘭面面相窺。木蘭將出征始末,訴與阿珍,阿珍大喜,與木蘭姊妹相稱。拜天祿為父,拜楊氏為母。木蘭教五藴,淨六根,回眼光,觀靈台。正是有緣千里來相會,信有之也。


再說李靖、尉遲恭上殿朝見天子,奏曰:「北人戰守兼善,臣等不能驟勝,致主上心憂。今陛下不以為罪,反以為功,出郭郊迎,臣粉身碎骨,不足以報陛下。」太宗曰:「卿等形容憔悴,鬚髮枯白,蓋身履異域,目視烽煙,朔氣寒光,永朝永夕,十餘年來,心力竭盡。明日朕當親至凌煙閣,與二卿酬勞。」太宗又命魏徵領餉銀二十萬,犒賞征北將士。李靖、尉遲恭謝恩而出。是日,太宗回宮,將元帥所呈功勞簿細看,見朱木蘭功居第一,兵搶五狼鎮,箭射孛臣二次,智擒頡和二次,三敗番兵,夜取界牌關,活捉保齡,反間康和阿,逼死木萁十二功勞。太宗思道:朕昨見他身體柔弱,年紀尚幼,就能立此大功。十四歲代父出征,昨日見了寡人,即上表回養父母,此人終當大用。朕一時見他孺慕情殷,準其所奏,明日功臣宴卻無他在內。又看到伍登功上,心中想道:三國時有一錦馬超,膊闊腰細,眉彎目秀,俊而非常,伍登可以當之。怪不得人稱伍娘子。又看尉遲寶林並焦文、焦武、朱明、程鐵牛、李英玉、李懷書、秦懷玉,太宗按籍依功行賞。不表。要知後事,下文分解。


第二十九回 
伍登省親走湖廣 太宗慕賢賜詔書

卻說太宗在凌煙閣宴賞功臣,隨召伍登、寶林曰:「二卿身膺重職,各宜就任,勿久居京都。惟雁門關更屬要地,伍卿即日登程可也。」伍登伏地奉曰:「臣幼日被難,子敬父離,嚮日不知父親生死,惟隱恨而已。今聞臣父在湖廣為僧,欲先去省親,然後上任。」太宗準奏,催尉遲寶林速到武昌,仍守汛地,又命伍登同行。二人辭了聖駕,望湖廣而來。一路之上,各處官員迎接護送,好不威嚴。出了河南信陽地界,武昌文武在界牌崗俟候。進了公館,大小官員都來參見。從人將手本接了,分付眾官道:「侯爺在路辛苦,命爾等今日各回本署,二位侯爺要到大悟山參見喪吾和尚。」寶林在公館內坐了片時,吃了點心,即檢手本觀看。忽見黃州營西陵縣雙龍鎮千戶朱天祿手本,旁邊又寫寅愚侄朱木蘭名字,即令從人請天祿入館會話。天祿入館,伍登、寶林降階而迎。相見禮畢,天祿曰:「小兒木蘭,年少從軍,多蒙二位叔父大人蔭庇,愚弟感恩不盡。」寶林曰:「木蘭才堪將相,智兼文武,功超我等之上,為皇上隆重之人。只是他宜作速進京,免主上提召。」伍登致敬曰:「吾父在大悟山為僧,承兄台栽培多年,愚弟心感久矣。」伍登道罷,即向天祿叩頭,天祿連忙扶起。寶林曰:「木蘭近日在家中做些什麼?」天祿曰:「木蘭近日以來,與阿珍茹齋食素,杜門不出。昨日聞二位叔父駕至,亦不肯來迎接,祈二位叔父海涵寬恕。」寶林道:「愚弟從雙龍鎮經過,單去叩見他,看他仍杜門不出否?」三人說了一夜。

次日天時,只帶三四人上大悟山來,分付從人在雙龍鎮等候。到了大悟山,喪吾同焦周在山門迎接。寶林見喪吾明眸皓齒,如活佛降世,忙上前施禮,伍登叩頭不止。喪吾扶起伍登,天祿也上前作揖,一同入方丈而坐。喪吾見伍登官星明亮,爵位尊顯,山根黑氣縱橫;又上寬下削,膊闊腰細,非久福之相,難免殺身之禍,心下不樂。又見寶林詢問禪宗,喪吾盡心曲談僧家樂趣,有留伍登棲隱之意。奈伍登貪圖仕進,置若罔聞。寶林在大悟游賞數日,同天祿辭去。伍登也要來問候木蘭,一同而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