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花木蘭    P 57


作者:不題撰人
頁數:57 / 62
類別:古典小說

 

花木蘭

作者:不題撰人
第57,共62。
太宗看表,即詔封木蘭為武昭公主,賜姓曰李。封天祿為善養侯,封楊氏為芳孟夫人,封木蘭之弟為楚郡伯,賜黃金萬兩,綵緞千匹,四海風聞,傳為盛事。

再說喪吾在大悟山上,夢見楊延臣、醉月、慧參、陳榮袞、葉同觀等,約游天宮。次日,命人請天祿、張良貞、木蘭、花阿珍、香元齊來大悟山。喪吾曰:「明日是我西歸之日,今日與諸善人合盡一日之歡。可惜于飛賢弟,為我之事,北去未回。他日回來,爾等可代我致意。」即將寺中衣鉢等項,盡付焦周執掌。眾人見喪吾言語如舊,飲食如常,半信半疑。次日午時,喪吾參拜各殿佛像,入方丈與眾位作別。焦周率眾羅拜,喪吾盤膝坐于法座上,口中吟曰:


風清月白竹窗虛,白髮僧人誦古詩。

夜半不知銀露冷,水天一色正當時。

喪吾吟罷,合掌當胸,悠然而逝。鐵冠道人命葬于大悟山頂,修造石龕,永垂不朽。至今三十年一掃,喪吾在內,仍然面貌如生,正身端坐。此是後話不表。木蘭與花阿珍見喪吾超脫之妙,倍加精進,篤志修行。不知後事,下文分解。

第三十一回 

木蘭二上陳情表 太宗屈殺伍娘子

卻說木蘭一日問于鐵冠曰:「弟子聞仙道長生,必如何而生可長焉?」鐵冠曰:「木蘭,吾謂爾人傑也,何中質之不若耶?夫天道運行,春生秋殺,夏茂冬藏。人生而壯,衰而死,何異焉?長生者不亦逆天而行,怪於人歟?所謂仙者,則天之道,體之於身,得之於心,死而不愧,奚能長生?子不見古之不死者,終歸於死,今之長生者,終喪其生。斯豈仙道耶?故曰:氣不可以長保,精不可以長固,神不可以長守。 所可長固、 長守、長保者,性也,天賦之命也。事天者為仙道。聖人曰:『未能事人,焉能事鬼?』不亦深而遠乎?」木蘭又問曰:「古之修仙,必雲煉丹。而丹則有玉液、金液、木液之別,其理可得聞乎?」鐵冠曰:「丹者,心也。煉心即是煉丹。玉液、金液、木液,則吾不知也。至若九轉七返之說,愈屬虛空,不過推求卦數之理。蓋七乃火之成數,九乃金之成數。取火煉金,曰轉,曰返,學道者致虛極,守靜篤,聽其自然,豈肯勞心為是耶?」木蘭唯唯而退。

又一日,鐵冠謂木蘭曰:「性命二字,各有天人之別。欲修天性,先化人性,欲立天命,先立人命。所謂人性者,氣質之性也。氣質性化,而天性可全。人命者,血氣之命也。血氣堅固,而天命可保。故曰四大假合。氣以成形,五常不紊。理以成性,蓋父母生形即兆,天性已賦,性依命立之謂也。誠則明,明則着,能變能化,命從性生之謂也。比如因天地水火氣而生樹,因樹而生花,因花而生果,即是命中有性;因果而又生樹,開花結果,是性中又有命也。」木蘭曰:「性命原于天,花果原于樹。性有天氣性、氣質之分,命有天命、血氣之別,花果亦豈有二乎?」鐵冠曰:「有是樹有是花,非樹先而花後,待時而發耳。有是花必有是果,非花先而果後,氣充而成耳。萬物各有一太極。若樹之有心,果之有仁。知此則知命中有性也;知此則知草木春生秋殺,天命也;春華秋實,天性也。至若灌溉太過,栽培不及,當生而不生,當華而不華,猶天性為人性所戕,天命為人欲所害,歸之於氣數,豈不哀哉!若夫果者逢春蒙泉,核開仁出,枝葉蔓生,知此則性中有命,可不言而喻也。花果則黃白者多香,紫赤者多臭,又氣質之性,使之然也。物之氣質不可變,人之氣質則無不可變,此人之所以靈於物也。人之終不能變者,是尚未遠於物也。」

木蘭曰:「草木無土不生,性命雙修,大道非戊已不成。《易》曰:君子黃中通理。其說可得聞歟」?鐵冠曰:「聖經第一義,便曰:在止於至善。非指心地,而言修性之初,下手切處也。知止而後能定、能靜、能安、能慮、能得,是言心已明,而性已見矣。明明德于天下,必先治其國,齊其家,修其身,正其心,誠其意,致其知,此聖人盡性之事也。格物知至,意誠心正,身修家齊,國治平天下,此聖人至命之事也。聖人成已成物之功,如斯畢矣。今子言萬物非土不生,大道非戊己不成,要曉得大學之道,總重在意誠二字。意者,土也,非戊己而何?《中庸》云:君子必慎其獨也。慎字與誠字,雖有表裡之分,至若慎獨,則與意誠無異。意定則精神日強,而智慧日生;意不定則精神日竭,而智慮日衰。古人於心明性見之餘,卻注意于規中,溫養元神,陰陽自然妙合,不假一毫人力,由意定之效驗也。故上古真仙,謂意為黃婆,陰陽為男女,無神出現為產嬰兒,豈有他哉!性命雙修,大道止矣盡矣!」木蘭曰:「弟子今受師命,如瞽目復明。但真意之妙,素所未知,祈師再委曲詳言,弟子永遠供奉。」鐵冠曰:「爾要知真意耶?須看鷄之抱卵,貓之捕鼠,專心致志。念茲在茲。真意一現,恍惚杳冥,如雲中之月,水中之魚,乍見乍不見,必也。如慕名未會面的一個朋友,千里尋之,不得一見,恰在路上相逢,就要認親面目,原來是這個模樣。緊緊拉著,不肯放手。久之自然熟習,故曰鉛汞相投,自然凝合。古人謂之玄關一竅,熟知即真,意之大定也。」鐵冠乃歌曰:

心地了了,性天明明。

陰陽妙合,覆命歸根。

玄關意土,黃婆別名。

中央正位,自產胎嬰。

鐵冠歌罷,忽然香風陣陣,天花亂墜。俄兩天雷大震一聲,師弟二人俱向北而拜。自此,鐵冠以後絶口再不談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