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三寶下西洋    P 3


作者:羅懋登
頁數:3 / 62
類別:古典小說

 

三寶下西洋

作者:羅懋登
第3,共62。
這驚動的老祖,卻就是燃燈古佛,又名定光佛。你看他無我相,無人相,無眾生相,無壽者相,頂上光明直衝千百丈,爾時在無上跏跌,一聞如來說道:「五十年後,摩阿僧祗遭他厄會,無由解釋。」他的慈悲方寸如醉如痴,便就放大毫光,廣大慧力,立時間從座放起飛鳥下來。一見了如來,便就說道:「既是東土厄難,我當下世為大千徒眾解釋。」如來合掌恭敬,回聲道:「善哉,善哉!」諸佛阿羅菩薩等眾齊聲道:「善哉,善哉!無量功德」老祖即時喚出摩訶薩、迦摩阿二位尊者相隨。金光起處,早已離了雷音寶剎,出了靈山道場,香風渺渺,瑞氣氳氳。一個老祖,兩個尊者,師徒們慢騰騰地踏着雲,躡着霧,磕着牙。摩訶薩道:「師父,此行還用真身,還用色身?」老祖道:「要去解釋東土厄難,須索是個色身。」摩訶薩道:「既用色身,還要個善娘麼?」老祖道:「須索一個善娘。」摩訶薩道:「須用善娘,還要個善爹麼?」老祖道:「須索一個善爹。」摩訶薩道:「既要善爹、善娘,還要個善地麼?」老祖道:「須索一個善地。」迦摩阿道:「弟子理會得了,一要善娘,二要善爹,三要善地。師父、師兄且慢,待弟子先到南膳部洲,挨尋一遍,擇其善者而從之。」老祖道:「不消你去。南海有一位菩薩,原是靈山會上的老友,大慈大悲救苦難,南膳部洲哪一家不排香列案供奉着他?哪一個不頂禮精虔皈依着他?我且去會他一會,諦問一處所,一個善男子,一個善女人,以便住世。」道猶未了,按下雲頭,早到了一座山上。這山在東洋大海之中,東望高麗、日本、琉球、新羅,如指諸掌,西望我大明一統天下,兩京十三省,圖畫天然。自古以來叫做梅岑山。我洪武爺登基,改名補陀落迦山。山上有個觀音峰、靈鷲峰、掛天峰、九老峰、筆架峰、香爐峰,又有個三摩岩、大士岩、海月岩、玩月岩、真歇岩、弄珠岩,又有個潮音洞、善才洞、槊陀洞、縣龍洞、華陽洞,又有個百丈泉、嘯吟泉、喜客泉、八公泉、溫泉、弄丸泉、掛珠泉。山後怪石財崚嶒,吞雲吸霧。山前平坦,中間有一座古寺,前有掛錫卓峰,左有日鐘,右有月鼓,後有觀星聳壁,古來叫做普陀寺。我洪武爺登基,改名補院寺。名山古寺,東海一大觀處。有詩為證,詩曰:古寺玲瓏海澨中,海風淨掃白雲蹤。誰堪寫出天然景?十二欄杆十二峰。

卻說老祖按下雲頭,早到了這補陀落迦山上,領着那摩訶薩、迦摩阿二位尊者,指定了補陀寺,直恁的走將進來。進了一天門、二天門,再進了上方寶殿。只見兩廊之下,奇花異卉,獻秀呈樣;雀巢雉,各相乳哺。老祖心裡想道:「果好一片洞天福地也。」摩訶薩輕輕的咳嗽一聲,只見寶蓮座下轉出一位沙彌來。摩訶薩早已認得他了,叫聲:「惠岸,你好因果哩!」把那一位沙彌倒吃了一驚,他心裡自忖道:「這等面生遠來的和尚,如何就認得我,如何就曉得我的名字?好惱人也!」心裡雖然着惱,麵皮兒卻也要光。好個小沙彌,一時間便回嗔作喜,陪個問訊問:「長老緣何認得弟子?如何曉得弟子的賤名!」摩訶薩道:「且莫說你,連你的父親我也認得他,我也曉得他名字。」小沙彌道:「也罷,你認得我父親是甚麼人?你曉得我父親叫做甚麼名字?」摩訶薩道:「你父親叫做個托塔李天王。原是我一個老道友,我怎麼不認得他?我怎麼不認得你?」小沙彌看見說得實了,他愈加恭敬,再陪一個問訊,說道:「原來是父執之輩,弟子有眼不識泰山,望乞恕罪!敢問老師父仙名?」摩訶薩道:「在下不足,法名摩訶薩。」小沙彌笑了一笑,說道:「好個摩訶薩,果真如今天下事只是摩訶薩。敢問那一位師父甚麼仙名?」摩訶薩道:「師弟叫做個迦摩阿。」小沙彌又笑了一笑,說道:「也是會摩阿。敢問那一位老師父甚麼法名?」摩訶薩道:「那一位是俺們的師父,卻就是燃燈古佛。」惠岸聽說是燃燈老祖,心裡又吃了一驚,把個頭兒搖了兩搖,肩膀兒聳了三聳,慢慢的說道:「徒弟到都摩訶薩,師父卻不摩訶薩也。」摩訶薩道:「少敘閒談。師父何在?」沙彌道:「俺師父在落迦山紫竹林中散步去了。」摩訶薩同了惠岸轉身便走,出門三五步,望見竹蔭濃,只見竹林之下一個大士:



體長八尺,十指纖纖,唇似抹朱,面如傅粉。雙鳳眼,巧蛾眉,跣足櫳頭,道冠法服。觀盡世人千萬劫,苦熬苦煎,自磨自折,獨成正果。一腔子救苦救難,大慈大悲。左傍立着一個小弟子,火焰渾身;右傍立着一個小女徒,彌陀滿口。綠鸚哥去去來來,飛繞竹林之上;生魚兒活活潑潑,跳躍團藍之中。原來是個觀世音,我今觀盡世間人。原來是個觀音菩薩。這座補陀落迦山,正是菩薩發聖之地,故此老祖說道南海有一位菩薩,原是靈山會上的老友,會他一會,諦問東土作何善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