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開闢演義    P 6


作者:周游
頁數:6 / 56
類別:古典小說

 

開闢演義

作者:周游
第6,共56。
混沌氏之治也,傳七世有東屍氏、皇覃氏、啟統氏、吉夷氏、幾蘧氏、狶韋氏,繼之有巢氏、燧人氏、庸成氏以治天下,教人民架屋、火食。不知後來如何,且聽下回分解。

第七回  有巢氏教民架屋


卻說有巢氏為諸侯,發政施仁,無日不以天下為念,而天下人民咸歸之。見人民出入相友,況禽獸尚與人同宿共食者,有巢氏恐禽獸之性不常,民受其害,教民架木為巢,掘地為營。架木營室,暑夏則居之,以避炎熱;掘地穴居,寒冬則住之,以避冽冷,又備避禽獸之不測。人民大悅。自是,安屠樂業。其時尚未知稼穡,而人民止食草木之實,又未有火化,飲禽獸之血而茹其毛,取其皮以蔽前後,而民自爾以安恬也。後有惡獸傷人,民皆相告,而避架木之所,得遠其害,不致所傷。自此,頗知迴避,民皆頌其德。

是時,民和物阜,遠近沾其教化,人民稍知禮義。草木繁茂,教民芟除,架屋以蔽風雨。治天下五百九十年,傳二世而崩。崩之日,天下之民多至,朝而哭,哀聲震地,擁立燧人氏。不知後事如何,且聽下回分解。

第八回  燧人氏結繩治政

卻說燧人氏乃有巢氏之子,繼父之國而治世。有四賢臣為佐:一曰明由,二曰必充,三曰成博,四曰隕丘。此四臣皆賢能,輔燧人氏以治其國,人民咸奔朝賀,燧人氏大喜。燧人氏一日設朝,群臣朝畢,分班侍立。燧人氏曰:「先君教民架木巢居,此萬世不易之長法。吾但思今之民不得熟食,以此朝夕憂悶,何以處之?卿等有何良法?」群臣曰:「臣等愚昧,此必吾主教識之。」


燧人氏散朝,群臣皆退。燧人氏至夜仰觀列宿,俯察五行,見星象猛醒曰:「噫!空中有火,麗木則明。虛空之火麗于木,而地上金、木、水、火、土俱載其中,豈可人間無得火乎!以金克木,必有火出。今吾教民用金鑽木,是有火矣。有火,有水,而民不至腥臊生食也。」心中大悅。

次日昇朝,燧人氏召眾臣而諭之曰:「寡人昨日朝退,一夜無寐,至仰觀俯察列象五行,虛空有火明麗于木,汝等不明取火之法,故不得其火,而腥膻生食其物。寡人今以教民尋金鑽木,必有火出,將火炙物,民得熟物以食,而不至食生物矣。」群臣頓首謝曰。「吾主聰明天縱,非臣等愚昧所知也。」於是,令布之天下,以傳教萬民。民皆大悅,依法鑽之,果有火出。用金作鍋,盛水以煮,下以火燒,食物煮熟,無腥膻之氣,有香美之味。嘗之甘甜,較之往日,大不相同。人民得此資生,一日三餐,自行自止,皆鼓舞大悅。

自此,天下而有火食,此燧人氏教民熟食之功也。但世事尚未有紀綱師表,法燧人氏教民作結繩之政,立傳教之台。又教民日中為市與交易之道。人情以遂,民遂呼之為遂皇,傳八世,治天下五百三十年。繼起有庸成氏,一遵燧人氏之化,再繼伏羲氏出焉。不知後事如何,且聽下回分解。

春秋元命苞曰:自天地開闢至魯哀公十四年獲麟之歲,凡二百二十六萬七千年

第九回  伏羲畫卦定天下

卻說太昊伏羲氏,其母乃燧人氏之女也,名諸英,住于華胥陝西藍田。一日閒嬉遊入山中,見有一巨人足跡,羲母以腳履之,自覺意有所動。忽然虹光罩身,遂因而有娠。懷十六個月,生帝于成紀。長成三十有六歲,首若蛇形,身長三丈六尺,能仰觀星象于天,俯察山川于地。人民感戴,推之為君。木居五行之首,以木德繼天而王;風為姓,衣服、旌旄、旗節皆尚青色。建都于宛邱。帝居位,上合天心,下合人望,以共工氏為上相,柏皇氏為下相,朱襄氏、昊英氏常居左右;慄陸氏居北,赫胥氏居南,昆吾氏居西,葛天氏居東,陰康氏居下。已上文武諸臣,各秉賢良,伏羲帝命分理宇內庶務,而政大治。

帝教民作網罟,捕魚蝦以贍民用;又教民養六畜以充庖廚,備為犧牲,享神祇,萬民歡悅。又稱帝曰庖犧氏。

帝一日昇殿,群臣拜舞已畢,兩班侍立。帝曰:「人皇氏定男女匹配,不至淆亂,誠乃萬世不易之法也,但要明其嫁娶,行其儷皮之禮,通媒妁,方可以重人倫大典。」群臣奏請曰:「何以為通媒的嫁娶之義?」帝曰:「通媒的者,凡欲娶人女,必先用一人為媒,去女家說合,為之通媒的也。以女從夫曰嫁,取女為妻曰娶。欲定其親,當先行儷皮之禮,以合配偶,方重人倫大典。卿等謂其何如?」群臣咸對曰:「聖哉,斯言也!」帝見奏大悅,即命曉諭天下人民。俱依此禮而行。群臣皆退不題。

卻說中皇氏蒼頡生四目,有睿德,能書,及長,登陽墟之山,涉元扈、洛水之汭。一日,有一霛靈龜負一丹書前來,蒼頡一見,拜而受之,袖入家中,朝夕讀誦,遂能通天地之變化。仰觀奎星圓曲之勢,俯察山川鳥跡龜文,指掌而創文字。文字成,天雨粟,神鬼夜號。一日,太昊帝升殿,群臣侍立,帝問曰:「昨者上無雨粟,鬼神夜哭,此主何事?」蒼頡出班奏曰:「臣至元扈、洛水之汭,忽見一龜從河而起,負有丹書。臣取回家開讀,遂而悟得,創成文字,天為雨粟,鬼為夜泣,不想驚動聖上,臣該萬死!」帝聞奏大喜,問曰:「此丹書何在?」蒼頡奏曰:「臣帶在此,正欲奏知我主,不意皇上下問,」言罷即于袖中取出丹書進上。帝于禦案上展開,從頭至尾一觀玩,問曰:「卿得此丹書,悉解其中之意味否?」蒼頡奏曰:「臣頗識之。」帝曰:「內中何誯唱?」頡曰:「內皆教人以書制六體文字之式。」帝問曰:「何謂六體?」頡奏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