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施公案    P 7


作者:佚名
頁數:7 / 625
類別:推理懸疑

 

施公案

作者:佚名
第7,共625。
片時,但見先所差去青衣,把錢鋪劉永之妻,帶上公堂跪下。施公見那婦人,雅淡不俗。就說:「你丈夫欠下官銀數兩,他叫把你傳來,交還此款。或有或無,快快說來!」婦人見問,口稱:「老爺言之差矣!凡事自有家主,小婦人的丈夫,該下官錢,理宜追究他還。小婦人難道自有銀償還麼?小婦人清白良家,閨閣女子,傳我前來,什麼緣故?拋頭露面,進縣見官見吏,豈不令人笑談?知道的,言是丈夫連累了妻子;不知道的,說我敗壞閨閣。只恐良家鄰右,人言不遜。老爺本是一縣之主,為民父母,作官不正,甚是糊塗,枉受皇家爵祿之封。」

施公聽民婦言之有理,心中倒覺歡悅,並不動怒。未知後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6回  施公審銀子 斷姜酒爛肺


且說施公含笑說道:「那婦人休得亂道。俗言為臣要忠,為子要孝,官清吏肅,上有法律,朝廷定例。公堂放刁,雖雲不斬無罪之人,你且休要亂嚷。凡事自有神鑒,你今略待片時,就知詳細。人有虧心,天必不容。」說完,施公叫:「差役上來,細聽吩咐。」又叫:「那婦人,你不用生氣了。你往那月台上瞧瞧。因你男人欠銀不交,罰跪在那裡。等本縣當了你問他,聽他說有銀無銀,你就不怨本縣了。」那婦人一聽,扭頭一瞧,見男人果跪在月台之下,低着頭,不知看手中的什麼。婦人看了,正在納悶。施公吩咐公差:「你去站立堂口,高聲問劉永有銀子沒有?」公差答應,走至堂口,一聲大叫:「劉永呵!老爺問你,銀子有是沒有?」劉永只當問手內寫的銀子二字,高聲答道:「銀子有。」公差回稟:「老爺,方纔那劉永答應,銀子有,不敢動。」施公叫:「那婦人,你可聽見你丈夫說:銀子還未敢動,故此他叫本縣傳你來的。本縣想你家中,必有銀子。你不肯實說,本縣此時也不深究於你。你既不念夫妻之情,本縣無憐民之意,嚴刑追迫你的丈夫,你可休怨本縣!」

一面說,一面偷看。那婦人聽見這話,就有些懼怕之形。施公故意作威,將驚堂拍的連響振耳,喝叫:「快抬大刑伺候!」眾役同去,把夾棍抬來,嘩啷一聲,放在當堂。原是嚇他,施公並不叫人動刑,倒向旁邊站立書吏說:「汝等伺候本縣,也知道本縣法重刑狠,鐵面無私。本縣甚有憐念貿易之人,苦掙財利,養妻贍子。今劉永之妻,進衙認賠官項,豈不大家省事,且顯本縣之德。那知這婦人不明道理,還怨本縣。他不念夫婦之情,本縣不得不用刑法了。」那書吏明白,深知本縣心事,回答道:「老爺至明,本該重究,方服民心。」施公又看那婦人的動靜,低垂粉顏。施公又將驚堂連拍威嚇,叫人動手,夾他男人。嚇得婦人面目變色,在下連連叩頭,說道:「青天且莫動刑,我實說就是了。」施公微微冷笑,回手一指,叫那婦人:「快說!若是有理,就免動刑打你丈夫。」婦人道:「銀子家中有一包,不知多少,叫我收起,不許言語。先蒙老爺追問,我不敢說出有銀子的話來。方纔老爺問他。他說有銀子沒動,小婦人方敢直訴。求老爺開恩,情甘將銀子拿交官項,懇求寬免大刑。」

施公一聽,哈哈大笑,傳劉永問話。青衣忙到堂口,叫:「劉永上堂,與你妻對詞。」劉永一聽,遂即邁步上行,來至堂上;看見妻子,不由嚇了一跳,知瞞銀之事已露,面色頓改,到堂跪下。施公叫聲:「劉永,銀子動了沒動?」劉永見問,把手往上一伸,說:「銀子還在。」施公點頭,說:「有銀子就是。」忽聽劉永對他妻子說:「你不在家,為何至此?」吳氏見問,面帶怒色,罵:「沒良心還有臉問我!我且問你,你是男子,欠下官項,你作主意,該交不該交憑你,為何又叫老爺把我女人家傳進衙門,拋頭露面?你可曉得,面目何存,可見親朋麼?快些去拿你給我的銀子——我放在棚頂上皮箱裡面。拿來交還官項,好求老爺免打。」吳氏這些話,把劉永說的目瞪口獃,無言可答,遲滯一會。吳氏不知其故,偏偏追迫,說:「你還不快去,難道發獃就算了帳麼?」劉永一聽,就大罵:「好個蠢婦,誰叫你多話!」施公聽他這事現已敗露,心中大怒,一聲大喝:「你夫婦再要爭吵,即行打嘴!」劉永、吳氏都嚇得低頭不語。施公帶怒,叫聲:「劉永,你昧他這些銀子,你已欺心。並不想天理昭彰,鬼神鑒察。該死奴才,人生天地之間,全憑忠孝節義、廉恥信行,大丈夫嚴妻訓子,須要守分;買賣交易,秉心公平,老少無欺,處處正道,神靈自然加護,貿易必得興隆。害人之心一萌,孰料神佛先知,默默之中,早已照察。適纔朱有信換銀,你欲瞞昧,天不容逃。還敢扭打到衙門裡來,仍是胡賴。非本縣神明如電,臓證俱無,何處判斷?你自知陡起私心,你那知本縣判事如神,略用小計,即入圈套。理宜加等重重枷號,本縣姑念你愚昧無知,罰銀子五兩,自新改過。如再故刁,決定重處!」未知後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7回  瞞銀倒罰銀 碰死真烈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