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施公案    P 8


作者:佚名
頁數:8 / 625
類別:推理懸疑

 

施公案

作者:佚名
第8,共625。
施公又問吳氏說:「你婦人埋怨本縣,今可聽我吩咐:你丈夫並非欠的是官項,他竟敢欺心訛詐換銀之人。因為當堂追問,他不肯認,所以本縣設計,傳你進衙。原先你怪本縣不該傳你對詞,事今敗露,無有話說。為何婦人暗起虧心害人?本縣仍念你是婦人,寬免刑責。」吳氏聞言,叩頭求老爺格外施恩。劉永在旁,嚇得面黃臉青,叩頭磕地,口稱:「老爺,小人情甘受罰。」施公一聽,哈哈大笑,吩咐:「把劉永拉下去,重打十五板,以戒下次昧心之事。」衙役答應,把劉永拉下,打完十五板。吳氏見夫受刑,心疼不過。施公又叫把朱有信上來問話,說道:「你銀失落,皆由大意。原要財不離人,縱與娘舅說話,理該將銀收起;如或被左右賊人盜去,就難明白了。幸而劉永欺心瞞昧,以致爭吵入衙。本縣如不將銀判出,你必埋怨本縣不明,在外面議論,言不遜順。今日判銀歸你,這其中你也有過。本欲責以粗心,本縣加恩饒恕。以後凡事必須留心。」朱有信叩頭謝恩。施公復又開言,叫聲:「劉永,你昧良心,責打於你,何以又罰銀子五兩?所罰之銀,入官濟貧。為的是叫你知過自新——上有王法,暗有鬼神!」施公名正言順,不但劉永知感,而三班六房,個個點頭心服。施公又往下叫一人跟去錢鋪,把原銀取還,交付朱有信。外取罰銀五兩,以作公款。又問劉永、朱有信二人:「本縣方纔的話,聽真了沒有?」

二人回說:「聽真了。」施公說:「既是如此,一律放你等回去。」


眾人叩謝,下堂而去。公差跟着劉永,出衙取銀。

且說施公正要退堂,又見自角門進來二人,走至月台。一人挑了剃頭擔子,放在廊下,上堂跪下,向上說:「小的將董六兒傳到。」施公擺手,公差站起。施公說:「把那婦人叫上來問話。」公差答應,轉身而行。施公往下一看,留神打量董六形色相貌:粗眉大眼,鼻子高聳,燕尾須,年有四旬上下,凶氣滿面,怒色忿忿。施公看罷,心內明白,往下就問:「姓何名誰?快快說來!」那人見問,只是叩頭,叫聲:「老爺,小人世居江都縣中,姓董名鎧。原是良民,排行六兒,靠剃頭生理度日。不知為何傳小的進衙?」施公一聽說道:「你妻告你。」


董六聞言,就嚇了一跳。未知後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8回  審決真情用刑具 替前夫申冤雪恨

董六叫聲:「老爺,小的妻子馮氏,她偶得氣迷之症,于今半年有餘。小的不知他告狀,只求老爺叫他來當面問明,到底告的是什麼條款?」施公說:「本縣早已想到,他告你,若要沒理,一來欺天滅倫;二來他必是瘋症。因此才將你傳來,對對口供,便見真假。」吩咐青衣抬過大刑來伺候,眾役答應。

早有人把馮氏帶上,跪在一旁。董六一見,叫聲:「蠢婦,自家有病,就該保養為是。為何閙進衙門?」馮氏聞言,氣得渾身發抖,罵道:「天殺的!你這狂言麼!罷了!罷了!算來你我是對頭冤家!」施公一聽,大聲喝道:「何用你胡吵?先叫馮氏說來。你在旁。如要爭論,一定掌嘴。」馮氏叩頭,叫聲:「老爺!小婦人的冤枉之事,鐵石人聞之也要痛惜。我家世居江都,父母俱亡。哥嫂把奴嫁與郝遇朋。丈夫開設成衣鋪,本好貪杯。老實之人,交這不義之徒。董六為人輕狂。夫主在時,引他入內,穿房入戶,好似至親,與夫同來同往,情誼交厚,那知這賊人面獸心,看上奴貌,暗起不良之心。自後同夫終日飲酒,不治果菜,只用姜酒敬他。不上幾月,夫主得了重病,身腫吐血而亡。可憐奴家孤苦,又無伯叔兄弟,正當天氣炎熱,出於無奈,捨身改嫁;將身價銀數兩,為葬夫主之計。可恨忙亂之中,並沒主意,也無心問及,只得隨行。過數十家門口,及到他家見面,方知是董六所娶。」未知後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9回  捉拿僧尼盜 土地祠判鬼

話說馮氏說:“我有心不允,更難追悔,身價銀已經花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