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施公案    P 11


作者:佚名
頁數:11 / 625
類別:推理懸疑

 

施公案

作者:佚名
第11,共625。
施公一聽,心中暗怒,勉強含笑說:「奉請二位,本縣虔誠還願,許下僧尼對壇唸經,各請十三位拜懺。行觀燈、破獄、取水、金橋過往、放煙火、施食,行水陸吊掛、金身佛相。幡幟寶蓋,要扯滿棚。僧冠僧衣,普用一切,都要新鮮。香燭齊食,有煩二位費心。明早設壇三天,共要多少白銀?」僧尼聞得施公之言,九黃叫聲:「大老爺,小僧承縣主吩咐,不辭辛苦,應當照辦。」淫尼帶笑說:「九黃爺,小尼窮介。」九黃復叫聲:「大老爺,明早登壇,我們二人先要取些銀子,以備請客之資,余待事畢再算。」施公叫施安取銀,交付僧尼,出衙而去。每人又各請僧尼十三名,預備行事,及應用物件,一切齊備。未知後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12回  縣衙唸經辦會 僧尼行香遊街


且說施公見僧尼領銀去後,吩咐移文去知會守府,暗派兵丁,捉拿凶僧、淫尼二人。衙前搭起對面彩台、蘆棚各五間。

又悄悄分派衙內三班人等,明日如此這般。施公吩咐已畢,又見胡登舉上堂,手捧催呈,一旁打躬。施公接呈子,說:「賢契請回,本縣雖未捕獲,現今暗中查有蹤跡,事在早晚結案。」

胡登舉答應,出衙回去。又見堂下走上二人,跪在左右,都舉呈詞,同口呼冤。施公就問:「爾等何事?不用如此,個個講來!」齊聲答應。一個說:「小人名叫海潮,久在本縣居住,昨晚偶出怪事:賊人盜去東西,又把女兒搶去。婆家日後要娶,如何是好?求恩派人拿賊,以消其恨。」施公一聽大驚、又問:「這個你為何事?」那人說:「小人名叫李天成,南北貿易。昨在界內,被強盜將夥計砍死路旁,貨物劫去,求老爺差人速拿強人。」施公聞說,就知是九黃和尚與那十二名強盜做的事。施公道:「爾等呈子留下,聽傳結案。」二人答應而去。施公退堂,眾役散出,個個你言我語。

且說凶僧淫尼領銀各回庵院。九黃回寺,會晤十二個兄弟,言說:「縣衙辦事,明早設壇。我已應允。倘有吉凶,眾兄弟必須商議而行。」不言眾寇提防。

且說施公退堂,書房悶坐。沉吟:「江都這些豪霸,施某所為小計,必要捉清。那人命盜案,猶如雪片飛來。還有無頭的案件。觀音庵里尼姑,蓮花院內凶僧,還有十二個響馬。我今設計要拿兇徒,先捉強盜,再拿餘黨。」施公前思後想,不覺三鼓,寬衣安睡。次日起來淨面,更衣已畢,吩咐施安,到外面預備停當,專等僧尼對壇,施公好出去拜佛。


且說九黃和尚,先打點鋪排一應佛像,送至縣衙,在經棚內陳設。凶僧隨後請眾僧,一同進縣,共辦佛事。七珠也是先將法器送至縣衙,各樣陳設,結綵掛好。鼓樓旁邊,搭起高棚。

不多時,僧尼陸續入縣,各歸各棚,茶房獻茶已畢。守府振公,來至衙門外下馬。入報,施公迎出大門。二公都是蟒袍補褂。

施公在僧棚內參拜主壇;守府在尼棚內參拜主壇。九黃、七珠個個身藏兵器,提防不測。二公進棚拜佛,九黃留神偷看,並不帶多人跟隨,凶僧淫尼一見這般光景,就不以為有別的意了,一齊站立。施公帶笑,望九黃說:「和尚請坐,大眾不用多禮。」

眾僧回答:「不敢。」都站立合掌向心。施公上香行禮畢,起身外走,帶笑說:「本縣失陪。」二公出棚,大堂設椅而坐,閒談。

僧尼點鼓敲磬,打了三通,燒香開贊,宣畢,正了法器,就叫茶房送茶。獻畢,僧尼就鋪排幅幡執事等物,運出衙門。守府縣公所辦,人民隨着走看,那街市上三教九流,都看熱閙行香。

走了四條街,回至衙前,鼓手吹打大鑼大鼓,響聲應天。住了法器,齋房吃齋。二人帶領多人,擁進棚來。吩咐下役人等,將湯、飯、菜,不住的折換新鮮的。使喚人的手腳不閒。僧尼留神,看視二位老爺動靜,還是別無他意,都放下心懷,安然吃齋。飯畢,各入經棚,茶罷。未知後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13回  施食台上開法 軍民進衙看會

話說眾僧茶畢,取水請神,天晚施食一台,三更方散。僧尼出衙,各歸寺院。次早進縣。凶僧淫尼,見無動靜,才覺放心。施食已畢,散出回寺。

話說施公叫施安:「快去如此這般,到北關蓮花院內,把英公然、張子仁,叫他暗暗進衙,有機密事用他。」施安答應出衙。不多時二人進衙。施安到書房稟明。二差跪下叩頭。施公含笑說:「起來,聽我吩咐。」二人站起,施公說:「你們在廟中,怎麼樣來呢?」二人口稱:「老爺在上,那廟中十二寇與眾僧,個個俱是全身本領。小的們看他都有些手段,論起來真好武藝。」施公聽說道:「不用你們誇講,本縣深知你的武藝也不弱。現有一事,須你二人去辦,別人反要誤事。這蓮花院十二寇,煩你二人,設法拿他。若是走脫一人,拿你家口入監,限今夜將他等捉來。」二役一聽,渾身打戰,復又跪下,說:「強盜實是厲害,刀馬純熟,求老爺多派人去。」施公聽說大怒道:「你二人本領,本縣深知。總要你等今晚三更到廟,捉拿十二寇與眾小和尚。但有錯誤,唯你二人是問。」二役不敢再說,諾諾連聲而退。未知後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14回  二役復入蓮花院 兩官再三定寧計

且說廟中那些和尚,一早都進衙入棚,唸經作法。見無動靜,並不介意。凶僧、淫尼俱不帶防身兵器。唸完經時,各上齋堂;齋完仍歸棚內,伺候施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