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兒女英雄傳    P 2

作者:文康
頁數:2 / 289
類別:古典小說

 

但是天機不可預泄,可將那天人寶鏡放在案前,叫他各人一照,然後發落。”值殿官領旨,早有一集人抬過一座金鑲玉琢、鳳舞龍蟠的光明寶鏡來。寶鏡安頓完畢,天尊便把那架上的「忠、孝、節、義」四面旗兒發下來,交付旁邊四個值殿官,捧到階前,向空中只一展,但見憑空裡就現出許多人來:為首的是個半老的儒者氣象,裝束得七品琴堂樣子,同着一個半老婆婆,面上一團的慈祥忠厚。次後便是一個溫文儒雅的白麵書生,又是兩個絶代女子:一個艷如桃李,凜若冰霜;一個裙布釵荊,端莊俏麗。還有一個朱纓花袞的長官,一個赤面白髯的壯士。又是一個淡妝嫠婦,兩雙中年老年夫妻。還有個六七分姿色的青衣侍婢。後面隨着許多男的女的、老的少的、村的俏的,都俯伏在殿外。


天尊發落道:「爾等此番入世,務要認定自己行藏,莫忘本來面目,可抬頭向天人寶鏡一照看!」眾人抬起頭來一看,只見那寶鏡裡初照是各人的本來面目,次後便見鏡裡大放光明,從那片光裡現出許多離合悲歡、榮枯休咎的因緣來。大眾看了,也有喜的,也有怒的,也有哀的,也有樂的。這個揚眉吐氣,那個掩目垂頭,鼓舞一番,嘆息一番。看夠多時,只見那寶鏡中金光一閃,結成了一片祥雲瑞靄,現出了「忠、孝、節、義」四個大字。眾人看了,一齊向上叩首,口中齊祝「聖壽無疆」。那殿頭官又把旗兒一展,那些人依然憑空而去,愈去愈遠,墮入雲中,不見蹤影。

悅意夫人向天尊道:「今日天尊的這番發落,可謂歡喜慈悲。只是這班忠臣孝子、義夫節婦,雖然各人因果不同,天尊何不大施法力,暗中呵護,使他不離而合,不悲而歡,有榮無枯,有休無咎,也顯得天尊的造化,更可以培養無限天和。天尊意下何如?」

天尊道:「夫人,你不見那後邊的許多人,便都是這班兒牽引的線索,護衛的爪牙。至於他各人到頭來的成敗,還要看他入世後怎的個造因,才知他沒世時怎的個結果。況這氣數有個一定,就是作天的,也不過奉着氣運而行,又豈能合那氣運相扭?你我樂得高坐他化自在天,看這樁兒女英雄公案,霎時好耍子也!」


悅意夫人道:「請問天尊,要作到怎的個地步才算得個『兒女英雄』?」

天尊道:“這『兒女英雄』四個字,如今世上人大半把他看成兩種人、兩樁事:誤把些使氣角力、好勇鬥狠的認作英雄,又把些調脂弄粉、斷袖余桃的認作兒女。所以一開口便道是『某某英雄志短,兒女情長』,『某某兒女情薄,英雄氣壯』。殊不知有了英雄至性,才成就得兒女心腸;有了兒女真情,才作得出英雄事業。譬如世上的人,立志要作個忠臣,這就是個英雄心,忠臣斷無不愛君的,愛君這便是個兒女心;立志要作個孝子,這就是個英雄心,孝子斷無不愛親的,愛親這便是個兒女心。至于『節義』兩個字,從君親推到兄弟、夫婦、朋友的相處,同此一心,理無二致。必是先有了這個心,才有古往今來那無數忠臣烈士的文死諫、武死戰,才有大舜的完廩浚井,秦伯、仲雍的逃至荊蠻,才有郊祁弟兄的問答,才有冀缺夫妻的相敬,才有漢光武、嚴子陵的忘形。這純是一團天理人情,沒得一毫矯揉造作。淺言之,不過英雄兒女常談;細按去,便是大聖大賢身份。

“但是要作到這個地步,卻也頗不容易。只我從開闢以來,掌了這座天關。縱橫九萬里,上下五千年,求其兒女英雄、英雄兒女一身兼備的,也只見得兩個:一個是上古女媧氏。只因他一時感動了一點兒女心,不忍見那青天的缺陷,人面的不同,煉成三百六十五塊半五色石,補好了青天,便完成了浩劫一十二萬九千六百年的覆載;拈了一撮黃土,端正了人面,便畫一了寅會至酉會八萬六千四百年的人形,從兒女裡作出這番英雄事業來,所以世人才號他作『神媒』。一個是掌釋教的釋迦牟尼佛。只因他一時奮起一片英雄心,不許波斯匿國那些婆羅門外道擾害眾生,妄干國事,自己割捨了儲君的尊嚴富貴,立地削髮出家,明心見性,修成個無聲無色、無臭無味、無觸無法的不壞金身。任那些外道邪魔,惹不動他一毫的煩惱憂思恐怖,把那些外道普化得皈依正道。波斯匿國國王才落得個國治身尊,波斯匿國眾生才落得個安居樂業。

“到後來,父母同升佛果,元配得證法華,善侶都轉法輪,子弟並登無上。從英雄上透出這種兒女心腸來,所以眾生都尊他為『大雄氏』。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