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兒女英雄傳    P 9

作者:文康
頁數:9 / 289
類別:古典小說

 

況且他也這麼樣大了,歷練歷練也好。他既有這志向,只好就照他這話說定了罷。太太想著怎樣?”那太太聽了,自然是左右為難,但事到其間,實在無法,便向老爺說道:「老爺見的自然不錯,就這樣定規了罷。但是老爺前日不是說帶了華忠去麼?如今既是這樣說定了,把華忠給玉格留下。那個老頭子也勤謹,也嘴碎,跟着他,里奇外外的,又放一點兒心。」


老爺連說:「有理,我要帶了華忠去,原為他張羅張羅我的洗洗汕汕這些零星事情,看個屋子。如今把他留下,就該派戴勤去也使得。戴勤手裡的事,有宋官兒一個人也照料過來了。」

當日計議已定,便連日的派定家人,收拾行李。安老爺一面又把自己從前拜從過一位業師跟前的世弟兄程師爺請來,留在家中照料公子溫習舉業,幫着支應外客。那程師爺單名一個式字。他也有個兒子,名叫程代弼,雖不能文,卻寫得一筆好字,便求安老爺帶去,不計修金,幫着寫寫來往書信。外邊去的,是門上家人晉陞,籤押家人葉通,料理家務家人梁材,還有戴勤並華忠的兒子隨緣兒,大小跟班的三四個人,外薦長隨兩三個人,以至廚子、火夫人等;內裡帶的是晉陞家的、梁材家的、戴勤家的、隨緣兒媳婦——這隨緣兒媳婦便是戴勤的女孩兒,並其餘的婆子丫鬟,共有二十餘人。老爺一輛太平車,太太一輛河南棚車,其餘家人都是半裝半坐的大車。諸事安排已畢,這老爺、太太辭過親友,拜別祠堂,便擇了個長行吉日,帶領裡外一行人等,起身南下。

這日,公子送到普濟堂,老爺便不教往下再送。當下爺兒娘兒們依依不捨,公子只是垂淚,太太也是千叮萬囑沾眼抹淚的說個不了。老爺便忍着淚說道:「幾天的離別,轉眼便得聚會,何必如此!」說著又吩咐了公子幾句安靜度日、奮勉讀書的話,竟自合太太各各上車去了。

公子送了老爺、太太動身,眼望着那車去得遠了,還在那裡獃獃的獃望。那老爺、太太在車上也不由得幾次的回頭遠望,只是戀戀不捨。這正是古人說的:「世上傷心無限事,最難死別與生離。」這公子一直等一行車輛人馬都已走了,又讓那些送行的親友先行,然後才帶華忠並一應家人回到莊園。真個的,他就一納頭的杜門不出,每日攻書,按期作文起來。這且不表。

且說那安老爺同了家眷自普濟堂長行,當日住了常新店。


沿路無非是曉行夜住,渴飲饑餐。不則一日,到了王家營子。

渡過黃河,便到南河河道總督駐紮的所在,正是淮安地方。早有本地長班預先給找下公館,沿河接見。上下一行人便搬運行李,暫在公館住下。安老爺草草的安頓已畢,便去拜過首縣山陽縣各廳同寅,見過府道,然後才上院投遞手本,稟到稟見。那河台本是個從河工佐雜微員出身,靠那逢迎鑽于的上頭,弄了幾個錢,卻又把皇上家的有用錢糧,作了他致送當道的進身獻納,不上幾年,就巴結到河工道員。又加他在工多年,講到那些裹頭挑壩、下埽加堤的工程,怎樣購料,怎樣作工,怎樣省事,怎樣賺錢,那一件也瞞他不過。因此上歷署兩河事務,就得了南河河道總督。待人傲慢驕奢,居心忌刻陰險。

那時同安老爺一班兒揀發的十二人,早有一大半各自找了門路,要了書信,先趕到河工,為的是好搶着鑽營個差委。

及至安老爺到來,投遞了手本,河台看了,便覺他怠慢來遲。

又見京中不曾有一個當道大老寫信前來托照應他,便疑心安老爺仗着是個世家旗人,有心傲上。隨吩咐說:「教他等見官的日子隨眾參見。」安老爺是個坦白正路人,那裡留心這些事?

一般也隨眾打點些京裡的土儀,給河台送去。及至送到院上,巡捕傳了進去,交給門上。那門上家人看了看禮單,見上面寫着不過是些京靴、縉紳、杏仁、冬菜等件,便向巡捕官發話道:「這個官兒來得古怪呀!你在這院上當巡捕也不是一年咧,大凡到工的官兒們送禮,誰不是緙綉呢羽、綢緞皮張,還有玉玩金器、朝珠洋表的,怎麼這位爺送起這個來了?他還是河員送禮,還是『看墳的打抽豐』[歇後語有「看墳打抽豐——吃鬼」。此指十分吝嗇。]來了?這不是攪嗎!沒法兒,也得給他回上去。」說著,回了進去,又從中說了些懈怠話。那河台心裡更覺得是安老爺瞧他不起,又加上了三分不受用。當時吩咐出來,說:「大人向不收禮,這樣的費心費事,教安太爺留着送人罷!」。

次日,正是見官日子,安老爺也隨眾投了手本。少時傳見,那河台先算定了安老爺是個不通世路、沒有材幹的人,及至見面,遞上履歷,才知這老爺是由進士出身。又見他舉止安詳,言詞慷慨,心裡說:「這人既是如此通達諳練,豈有連個送禮的輕重過節兒他也不明白的理?這分明看我是個佐雜出身,他自己又是兩榜,輕慢我的意思。倒得先拿他一拿!」

因又動了個忌才之意,淡淡的問了幾句話,就起身讓走,送出來了。那安老爺也只道新官見面之常,不過如此,也不在意。從此就在淮安地方候補聽差,除了三八上院,朔望行香,倒也落得安閒無事。安老爺本是個雅量,遇著那些同寅宴會,卻也去走走,但是一有了歌兒舞女,再遇見打牌搖攤,可就弄不來了。久之,那些同寅也覺得他一人向隅,滿座不歡,漸漸的就有些聲氣不通起來。這且不在話下。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