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七劍十三峽    P 16

作者:唐芸洲
頁數:16 / 275
類別:武俠科幻

 

且說嚴虎打得身受重傷,寧王吩咐官醫療治。將他衣服卸開,只見肩窩上,中一枝小小箭兒。那官醫打將出來一看,卻是二寸餘長的一枝吹箭,那箭上有一行蠅頭小字,仔細看時,卻是「默存子」三字,便呈與寧王觀看。不知誰人暗施冷箭,遍問左右,可曉這默存子姓甚名誰,何等樣人?眾人妄想猜疑,並無知曉。因問嚴虎平日有無仇人,可知默存子為誰。嚴虎滿腹思想,亦復茫然。大家多疑為徐鳴皋一黨,只要拷打羅德,諒必知曉。只見副台主狄洪道稟道:「這個默存子非是等閒之人,乃一個劍俠之士。昔年在雁宕山,與我師弈棋,曾見過一面,那時只十八九歲的少年書生。他的本領,口能吐劍丸,五行通術。我曾求他試演劍術,他就坐中草堂並不起身,把口一張,口中飛出一道白光,直射庭中松樹。這白光如活的一般,只揀着一棵大松樹上下盤旋,猶如閃電掣行,寒光耀目,冷氣逼人。不多片刻工夫,把棵合抱的樹椏枝,削得乾乾淨淨,單剩一段本身。我師言他又善用吹箭,百發百中。若他用了藥之時,卻是見血封喉,立時斃命。比了國初何福的袖箭,更加利害。嚴師爺中的,諒不是藥箭,還算僥倖哩。」


寧王聽了將信將疑:「難道世間有如此本領?他與嚴虎何仇,卻去損他則甚?」因問洪道:「你的師父叫甚麼名字?」洪道說:「我也不知他姓名,但知道號叫做漱石生。」寧王吩咐府縣,把羅季芳三敲六問,並無口供,只說徐鶴、徐慶俱不認識,亦不知什麼放箭之人,只得仍舊監禁。不知季芳性命如何,且聽下回分解。

第一部分

11回  救義兄反牢劫獄 換犯人李代桃僵




話說寧王把羅德收禁監牢,一面上表申奏朝廷,說有不法武生羅德等數人,暗施冷箭,射傷台主,毀壞聖旨,拖倒擂台,壓斃軍民無數等情;一面懸了賞格,拿捉毆打台主的兇手徐鳴皋、徐慶、默存子三人。限長、吳二縣,即日緝獲兇手,我且按下不表。

且說鳴皋、徐慶二人出了城關,來到船中,吩咐把一切燈籠記號盡行除去,倘有人查問,只說鎮江武生,休說姓徐便了。當夜二人商議相救羅季芳計策,徐慶道:「若去劫獄,救了羅大哥時,只是罪名重大。我卻迴轉山頭,他何處追尋,便可沒事。只是你若躲避外方,定累家屬。況且家業遍地,豈不要被他們封閉入官!」鳴皋道:「為了朋友兄弟,這也何妨!只是恐其畫虎不成,反為不美,我們須要想個萬全之計。」徐慶道:「若是官員那裡,只要把銀子買通上下,還有做手。只是那老奸心上恨了,除卻劫獄一計,別無良策。」鳴皋道:「也罷,為了弟兄,顧不得傢俬。你我明夜準去救他出來,若然遲了,恐怕誤了季芳性命。」

二人商議已定。到了來朝,吩咐把船通到鐵稜關停泊。到了黃昏,二人輕裝軟扎,腰間各插一把鋼刀,來至城下。二人俱會壁虎游牆,將身貼于城牆,手足伸開,運動工夫,如壁虎一般,瞬息已至城頭之上。一路來到司監,飛身上屋,在監牆上向下望,只看不見裏邊那處是季芳的所在。只輕輕跳將下去,東張西看,犯人甚多,只尋不見季芳。

正在張看,只見前面有更卒走來。徐慶便向門後一閃,鳴皋無處可躲,只得向上一躍,將三指摘住一根椽子,懸空掛在上面。巡更的獄卒擊析而來,等待他走到前面,鳴皋從梁間驀然下來,把巡卒擒住,將刀擱在他頸上,輕輕喝道:「你叫一叫,我便殺你!」唬得巡卒縮作一團,連話都說不出來,單道:「匆匆!」鳴皋道:「你只說那拖倒擂台的羅季芳在那裡,我便饒你性命。」巡卒道:「爺爺,放了小人起來,告訴你,他在內監末號內。此地過去,要轉五六個灣曲,從小門內進去,把門關上,迴轉身來,方纔看見號門。」徐慶道:「他的說話不真實,賢弟體要信他。」巡卒道:「小人句句實話。」鳴皋道:「你便引領我去!」抓住他先走,徐慶在後。

果然有五六個灣曲,來到一個小門。推開進去,卻是一條狹弄。三人走進弄內,回身把門關閉,果有一個狹門戶。原來方開門進來的時候,恰巧被門遮了,所以看不見這門戶。鑽進去看時,這季芳正在那裡「王八狗肏」的罵。鳴皋道:「羅大哥,小弟來也!」季芳聽得是鳴皋聲音,便道;「老二快來,我被他吊得要死了。」徐慶上前看時,見他高高地弔在上邊,便將他放了下來,割斷了繩索鐐銬,迴轉身把刀來殺那巡卒。鳴皋道:「且慢,體要殺他。」便把季芳身上刑具與他上了,也把他照樣捆縛,弔將起來。徐慶道:「賢弟,胡不把東西塞了他口,我們去了,教他不能喊叫。」鳴皋道:「不妨。這個地方,由他喊破喉嚨,卻沒人聽見的,怕他則甚?」三人出了監門,由原路出來。徐慶踴身一躍,已上監牆。鳴皋曉得季芳跳不上的,便把他負在背上,運動工夫,在庭心內打個旋風,撲的跳上監牆。三人遂循舊路越城而出。真個人不知,鬼不覺,把個內監重犯盜了出去。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