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七劍十三峽    P 19

作者:唐芸洲
頁數:19 / 275
類別:武俠科幻

 

鳴皋道:「多蒙狄兄救我二人出了龍潭虎穴。只是你不能回去的了,且同二位高徒到了我家,再作計較。」狄洪道尋思,也只得如此,五人遂一路趲行。洪道說起徐慶走入松林:「我們或者遇得見他。」一路談些親戚之事,在陝西投師學術,拜了漱石生為師,遇見多少劍客俠士的話頭。鳴皋也把海鷗子傳授本領,直說到揚州打擂台,彼此情投意合,只恨相見之晚。看官,三人到得揚州,徐慶已動身回去,卻闖了一場大禍,弄到徐鳴皋身上,一枝梅也不在揚州的了,後書再表。


且說馬天龍並眾將,見反了狄洪道師徒三人,鳴皋、季芳又被走脫,只得虛張聲勢追了一程,把胡奎買棺成殮。馬天龍與總兵黃得功商議:現今兇手逃逸,越獄重犯未獲,如何回覆王爺?大家商議了多時,皆道:「不如一併推在狄洪道身上,我們可以卸這重擔。」

各官員將弁合同眾口一辭,隨即收隊進城。到了王府,見了寧王,說:「我們將羅德、徐鶴、徐慶三人等一併擒住,交與副教師押解進城。不料狄洪道與徐鶴卻是親戚,他暗與徒弟串通,把三人放了,將副將胡奎殺死,傷了無數官兵,大叫『妹丈快走!』隨時一同逃走。我等整隊追趕三十餘里,天已夜了,山路崎嶇,無從追獲。伏乞王爺恕罪。」不知寧王怎生發落,且聽下回分解。

第一部分


13回  警奸王劍仙呈絶技 殺土豪義士報冤仇



卻說寧王聽了馬天龍、眾將之言,大怒,喝退眾人。來日與謀士商議,着府縣嚴查關隘,畫影圖形,拿捉毀台傷人、劫獄重犯羅德、徐鶴、徐慶、默存子、狄洪道、王能、李武七人。惟默存於卻不知年貌,其餘六人,各注相貌年紀,並行文各處,一體嚴拿。府縣奉命,隨即移文關會各府州縣,出千金重賞,拿捉凶身。

寧王思想羅德、徐慶、狄洪道等皆不知着落,只有徐鳴皋是個維揚首富,綽號賽孟嘗,家財豪富。他住在東關外太平村上,若是拿不到他,卻可尋他家屬。晚上與謀士計議,寧王道:「孤設立擂台,原為收羅豪傑。不料徐鶴羽黨暗放冷箭,打下嚴虎,那羅德又扯倒擂台。分明與孤作對,壞我大事,罪已該死。又敢反牢劫獄,盜出要犯,這都是徐鶴不好。孤想他有家屬在揚州東門之外,家財甚富,各處當鋪甚多,我欲把家屬收禁,抄掠了他傢俬,將他所開當鋪,盡皆封閉。一來使他無有巢穴,二來亦可助我餉銀。此乃一舉二得,你道如何?」這謀士姓趙名子美,智多識廣,極有謀略,綽號「小張良」,寧王倚為心腹。當時聽了寧王之言,把頭搖道:「這個使不得。他頗有虛名,門下食客甚多,其中豈無異人奇士?前日這默存子放箭暗助,就是明證。若去收他家屬資財,只怕這班人助桀為虐起來,即使成功,日後難免報復,來驚動千歲藩邸。」寧王道:「我旨意下去,誰敢阻撓!這些孤群狗黨,何足為慮?據你說來,倘徐鶴同這一班逆賊潛匿家中,也就不去拿他?」這二句話說得趙子美頓口無言。

恰好蘇州府知府張弼到來。此人也是寧王心腹,卻是個進士出身。生得相貌極好,方面大耳,三縷清須,一表非凡,生平最愛這鬚髯,卻是個清中濁,善於迎合,因此寧王喜他。當時見了寧王,賜他坐在一旁。寧王說起這一席話來,張弼要奉承他,便道。「此事只管好行。千歲鈞旨下去,誰敢抗違?落得用他數百萬銀子。他怎敢與千歲為難?只要明日千歲發下旨意,着揚州府王錦文,帶同城守營、通班差役,將他妻子下在監牢,把他家財抄籍,房屋封閉。一面移文各府州縣,只揀是泉來典當,都是他的,一併封沒入官,看他有甚能為!趙先生太深慮了。」子美道了一個「是」字,便不做聲。寧王心中大喜,便道:「他只書生之見。」

話猶未了,忽然間一人輕裝軟扎,背上插一把寶劍,跪在面前,口稱「千歲」。寧王大吃一驚,仔細看時,卻是一個和尚,口稱:「千歲在上,衲子特來拜求王爺。那徐鳴皋是個仁義之人,他為義氣,救出羅德,雖有劫獄之罪,理應拿捉,只是妻子何罪,財產何干?衲子慣打天下不平之事,懇求千歲赦他妻孥之罪,免抄他的家財店業。至于捉拿他的正身,王法所該,衲子怎敢強預。」說罷把口一張,霍的吐出一粒銀丸,如彈子模樣的,懸在空中,晶瑩奪目。轉瞬之間,爍的一聲,變成一道電光,飛繞滿室,猶如電掣風行,映得眼花繚亂,好似近在耳目之際,覺得面上冷氣凜然,使人寒噤。唬得遍室之人個個心驚膽碎,魂飛魄散。不多一會,這光華截然不見,那和尚也影蹤全無,不知那裡去了。眾人還獃着不敢少動,歇了一會,漸漸神定。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