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七劍十三峽    P 21

作者:唐芸洲
頁數:21 / 275
類別:武俠科幻

 

那知府着差役領了朱簽,到太平村立提徐鶴。江夢筆回道:「就是前時去看打擂,尚未回來,怎說射死李文孝來?」差人道:「現有凶箭『徐』字為憑,還要推賴麼?」夢筆道:「天下姓徐只有徐鳴皋一人?這等捕風捉影,就好出朱簽提人,揚州府可是李家設立的麼?好混帳的太守!」罵得差役面面相覷。保甲道:「徐八爺端的姑蘇去了未回,我近在咫尺,豈有不知?我前日親見他下船去。你只看莊橋邊這只坐船,平時總是停着在彼,如今見麼?」差役無可奈何,只得回覆。王太守不信,恰好蘇州府的移文到來,說徐鶴某月某日在司監劫去重犯羅德,通同狄洪道等六人在逃,着各府州縣畫影圖形,嚴拿務獲,只不許驚動家屬。所以徐鳴皋的家屬、產業,始終未曾帶累,全虧一塵子之力。王錦文太守見了移文,方信鳴皋真個不在家中,遂發下文書,着二州六縣一體嚴查,十分緊急。李文忠暗發五六個家丁,在太平村前後左右,每日梭巡,探聽鳴皋消息。徐府的門客探知緣故,告知江三爺,說李家如此的為仇。所以下回書中鳴皋迴轉揚州,存身不得,遂同了一班好友遍游天下,後書再提。


卻說伍天熊從那夜下了九龍山,縱馬前行,來到三岔路口,不知從那條路走。天尚未明,又無人問信。想道:「我由這大道走,總是下揚州的大路。」不知恰巧錯了,一路皆是山溪,行人稀少。到來日下午,不知不覺走了二百里路程。見一個市鎮,有一爿酒店,覺得腹中饑餓,遂下馬走入店中,敲着桌子大叫;「快取上等酒餚來!」店小二慌忙上前問道:「爺用什麼菜,打多少酒?」天熊道:「你揀好的取來就是。酒保打得二斤。」小二應聲下去,不多時搬上一盤牛肉,一盤鷄子,一盤燒鴨,一壺酒,並那饃饃。天熊狼餐虎嚥,吃了一回,問道:「店家,這裡到揚州可是怎麼走?」小二道:「爺要到揚州去,卻要縮轉去一百多里,在三岔路口望東南大路走去,過了宿遷、桃源、清和,到揚州了。若貪近些,卻從此向南轉東,由夏邑穿過安徽地界,從洪澤河到揚州。只是山路難走,且近來夏邑縣山內出了一個夜叉,不知傷了多少過客。所以往來客商,單身不敢行走,須要成群合隊,方可走得。」天熊道:「原來如此。不知甚麼所在?」小二道:「此地乃河南省虞城縣該管,叫做萬家道。」天熊思想:「我既到此地,豈可走那回頭路?不如就這山路近些。這夜叉不知何物,想是畜類罷了,怕他則甚!」吃得飽了,摸出一塊銀子,交與小二,算了酒價。小二道:「這銀子還多哩。」天熊道:「多便賞你罷。」小二千萬多謝的,牽過馬來伺候。

天熊上馬,一路前行,心中要緊飛加鞭。這匹馬原是出等的良馬,雖非千里龍駒,亦可日行二三百里。天熊只貪趕路,那知把宿頭錯過。來到荒山野路,天將黑了。立在山顛遙望,前面並無村落。


又行了一程,只見路旁一所寺院,四周皆是松樹。走到寺前一看,門上一匾,卻是朱紅的,只舊得剝落的了,上有三個金字,依稀辨得出來,是「軒轅廟」三字。下了馬,系在樹上,步入裏邊。只見大殿上遍地青草,中間神像依然,只是灰塵堆積不堪。壁上掛着許多獐、熊、鹿腿膀,旁邊也有鍋灶柴薪。看那草上,好似有物睡臥的影子,彷彿其身甚大。走入裡面房間內,床帳俱全,只是灰塵沾染,久無人住的樣子。回到殿上,仔細思量:「莫非就是那夜叉巢穴?說他無人居住,壁上的獐鹿何來?說他有人居住,因何舍卻床帳,臥在地上?若說野獸巨蛇盤臥之所,要這鍋薪何甩?」越想越是,便把馬牽入庭中,系在一棵槐樹上,將廟門關上。卻尋不見閂子,便把一條階石閂住廟門,坐在拜台上。少頃,那一輪皓月高升,照見庭心牆角邊堆着許多白骨。走近看時,都是虎狼人骨,骷髏不少。暗道:「方纔小二之言果不錯。今日他若來時,待我除了這一方之害。」想定了主意,坐在那裡等待。

坐了一會,不見動靜,有些疲倦起來。正在朦朧睡去,只聽忽起一陣怪風,猶如獅吼一般,正是那夜叉回來。提了一隻死鹿,見廟門關着,勃然大怒,頓發狂吼,把頭來撞廟門,震得屋瓦皆動,那沙泥都籟籟的落將下來。天熊知道夜叉來了,即忙提了銅錘,伏在門旁等候。從那門縫裡張時,只見其形可怕:身長丈餘,頭大如鬥,赤髮撩牙,目如閃電,口似血盆,遍身藍靛,虯筋糾結,爪如鋼鈎。身上別無衣服,單系一塊豹皮,圍着下體。跳怒騰挪,爍鐵銷金。把頭又撞過來,階石折為二段,廟門豁的齊開。那夜又直跳進來。究竟畜類,只望前奔,不防天熊躲在旁邊。待他跳進,便夾腦的一錘。這一錘用盡平生之力,要知他的錘每個有四十斤沉重,再加他的神力,這夜叉如何當得起?便大吼一聲,跌倒在地。天熊恐他跳起,一連加上七八錘,把個夜叉腦袋打得稀爛,眼見得不活的了。重新把門關好,將斷石閂了,放心安睡。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