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歧路燈    P 3


作者:李綠園
頁數:3 / 323
類別:古典小說

 

歧路燈

作者:李綠園
第3,共323。
克仁說話中間,看見小主人形容端麗,便道:「小的抱相公街上走走去。」孝移道:「輕易不曾叫他上街,改日熟了,你引他到後書房走走罷。」克仁道:「小的在家裡,每日引小相公上學下學慣了,今日看見這位少爺,只想抱去大門外站站。」孝移道:「街上人亂,門上少立便回。」克仁抱起端福兒,果然在門樓下片時便歸。到了廳上,端福自回後宅去訖。

又住了七八日,克仁稟催起身。孝移叫王中向賬房取了十兩銀,賞了梅克仁。便自己收拾行囊、盤費,僱覓車輛頭口,置買些土物,打算到丹徒饋送。擇吉起程,帶了德喜兒、蔡湘;吩咐王中看守門戶;請閻相公商量了賬目話頭;又對王氏說了些家務,好好叫端福在家,總之不可少離寸地,常在眼前。到了出行之日,祠堂告先,起身而行。一路水陸之程,無容贅述。


正是:

木本水源情惟切,陸鞭水棹豈憚勞。

只說譚孝移不日到了丹徒。城南本家,乃是一個大村莊,樹木陰翳,樓廳嵯峨。徑至譚紹衣家下住下。叔侄相見,敘了些先世遠離情由,並叔侄不曾見面的寒溫。

到了次日,紹衣引着孝移,先拜謁了累代神主,次到本族,勿論遠近貧富,俱看了,各有河南土儀饋送。此後,各家整酒相邀,過了十餘日方纔完畢。又擇祭祀吉日,祭拜祖塋,合族皆陪。孝移備就祭品,至日,同到祖塋。紹衣系大宗宗子,主祭獻爵。祭文上代為申明孝移自豫歸家展拜之情。祭畢,孝移周視墓原,細閲墓表於剝泐苔蘚中。大家又敘了些支派源流的話說,合族就在享廳上享了神惠。日落而歸。

紹衣又引孝移到城中舊日姻親之家,拜識了。各姻親亦皆答拜,請酒。


又過了十餘日,一日晚上,孝移同紹衣夜坐,星月交輝之下,只聽得一片讀書之聲,遠近左右,聲徹一村。孝移因向紹衣道:「我今日竟得南歸,一者族姓聚會,二者你兄弟南來,未免蓬麻可望。」紹衣道:「叔叔回來不難。合族義塾,便是大叔這一房的宅院。水旱地將及三頃,是大叔這一房的產業。目今籽粒積貯,原備族間貧窶不能婚葬之用,餘者即為義塾束金。大叔若肯回來,宅院產業現在,強如獨門飄寓他鄉。」孝移道:「咳!只是靈寶公四世以來,墓塚俱在祥符,也未免拜掃疏闊。」紹衣道:「勢難兩全,也是難事。」

一夕晚話不題。又過了十餘日,孝移修完宗譜,要回河南。

合族那裡肯放,富厚者重為邀請,貧者攜酒夜談。又過了幾日,孝移思家情切,念子意深、一心要去。這些僱覓船隻、饋贐贈物的事,一筆莫能罄述。又到祖塋拜了。啟行之日,紹衣又獨送一份厚程,叔侄相別,揮了幾行骨肉真情淚。紹衣又吩咐梅克仁,同舟送至河南交界,方許回來。

過了好幾日,到了河南交界,孝移叫梅克仁回去,克仁還要遠送,孝移不准。又說了多會話兒,克仁磕了頭。蔡湘、德喜兒一把扯住克仁,又到酒肆吃了兩瓶,也各依依不捨,兩下分手。

不說克仁回去覆命。只說孝移主僕,撇了船隻,僱了車輛,曉行夜宿,望開封而來。及到了祥符,日已西墜,城門半掩。

說與門軍,是蕭牆街譚宅趕進城的,門軍將掩的半扇依舊推開,主僕同進城去。到了家門,已是上燈多時,定更炮已響了。

蔡湘叫了一聲開門,管帳閻相公與王中正在帳房清算一宗房租,認的聲音,王中急忙開門不迭。閃了大門,閻相公照出燈籠來接,驚的後邊已知。車戶卸了頭口,幾隻燈籠俱出來,搬運箱籠褡包,好不喜歡熱閙。

孝移進了後院樓下坐了,趙大兒已送上盆水。孝移告先情急,洗了手臉,吩咐開了祠堂門,行了反面之禮。回到樓下,趙大兒又送茶來。王氏便問吃飯,孝移道:「路上吃過,尚不大餓。怎麼不見端福兒哩?」王氏道:「只怕在前院裡,看下行李哩。」孝移道:「德喜兒,前院叫相公來。」德喜去了一會,說道:「不曾在前院裡。」

原來端福兒自孝移去後,多出後門外,與鄰家小兒女玩耍。

有日頭落早歸的,也有上燈時回來的。不過是後門外衚衕裡幾家,跑的熟了,王氏也不在心。偏偏此夕,跑在一家姓鄭的家去,小兒女歡喜成團,鄭家女人又與些果子點心吃了,都在他家一個小空院裡,趁着月色,打伙兒玩耍。定更時,端福兒尚戀群兒,不肯回來。恰好孝移回來,王氏只顧的喜歡張慌,就把端福兒忘了。孝移一問,也只當在前院趁熱閙看行李哩。及德喜說沒在前院,王氏方纔急了,細聲說道:「端福兒只怕在後門上誰家玩耍,還沒回來麼?」孝移變色道:「這天什麼時候了?」王氏道:「天才黑呀!」孝移想起丹徒本家,此時正是小學生上燈讀書之時,不覺內心嘆道:「黃昏如此,白日可知;今晚如此,前宵可知!」

話猶未完,只見端福兒已在樓門邊趙大兒背後站着。此是趙大兒先時看見光景不好,飛跑到鄭家空院裡叫回來的。孝移看見,一來惱王氏約束不嚴,二來悔自己延師不早,一時怒從心起,站起來,照端福頭上便是一掌。端福哭將起來。孝移喝聲:「跪了!」王氏道:「孩子還小哩,才出去不大一會兒。你到家乏剌剌的,就生這些氣。」這端福聽得母親姑息之言,一發號咷大痛。孝移伸手又想打去,這端福擠進女人伙裡,仍啼泣不止。孝移愈覺生怒。卻見王中在樓門邊說道:「前院有客——是東院鄭太爺來瞧。」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

翰林院不只用讀的,還可以用聽的。
翰林院已優化版面配置,使聽小說更純淨。
搭配PC 版Chorme擴充功能 (文字語音朗讀助理)或手機版 朗讀APP,翰林院的內容不只可以用來閱讀,還可以用來聆聽。適度調整朗讀速度與音調,就可以享受到最美妙的聽小說的體驗。

翰林院 © 2022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