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歧路燈    P 6

作者:李綠園
頁數:6 / 323
類別:古典小說

 

潛齋吩咐家童道:「瞧兩位相公陪客。」家童道:「大相公往鄉裡料理佃戶房子去。二相公就來。」須臾學生到了,在桌角坐。潛齋道:「你伯吃飯不曾?」學生道:「我娘與我嫂子已安排吃完。」婁潛齋道:「家兄只好料理莊農,如今老了,還閒不住,還料理園子種菜吃。舍侄質性不敏,家兄只教他鄉裡看莊稼。愚父子卻是家裡吃閒飯的人。」耘軒道:「耕讀相兼,士庶之常,豈可偏廢。」又說些閒話,飯已吃完。都在廳前閒站着吃茶。孝移是心上有事的人。暗中躊躇道:「婁兄如此人品,如此家風,即是移家相就亦可;他如堅執不去,我便送學生到此,供給讀書。」又慮王氏溺愛,又想自己也離不得這兒子,萬一請他令兄出來,放他出門,也未見得。遂向潛齋道:「這事與大兄商議何如?」潛齋道:「商議也不行。家兄的性情,我所素知。」耘軒道:「商議一番何妨?爽快請出大兄來面決,或行或止,好杜卻譚兄攀躋之想。」潛齋道:「也罷。」


遂向後邊去了。

遲了一會,只見潛齋跟出來一個老者,是個莊農樸實模樣兒,童面銀鬚,向客人為了禮。坐下,便道:「適纔舍弟言,二位請他教學,這事不行。我老了,他是我親手撫養的兄弟,我離不得他。況我家衣食頗給,也不肯出門。」二人見言無婉曲,也灰了心。又問:「二位高姓?」孔耘軒道:「弟姓孔,在文昌巷內。這位請令弟的,姓譚,在蕭牆街。」只見那老者把臉一仰,想了一想,說道:「兄是靈寶老爺的後人麼?」孝移道:「是。」又問:「當年府學秀才,大漢仗,極好品格,耳後有一片硃砂記兒,是譚哥什麼人?」孝移道:「是先父。」

那老者掃地一揖道:「恩人!恩人!我不說,譚哥也不知道。我當初在蕭牆街開一個小紙馬調料鋪兒,府上常買我的東西。我那時正年輕哩。一日往府上借傢伙請客,那老伯正在客廳裡,讓我坐下。老人家見我身上衣服時樣,又問我請的是什麼客,我細說一遍,都不合老人家意思。那老人家便婉婉轉轉的勸了我一場話。我雖年輕,卻不是甚蠢的人。後來遵着那老人家話,遂即收拾了那生意。鄉裡有頃把薄地,勤勤儉儉,今日孩子們都有飯吃,供給舍弟讀書,如今也算得讀書人家。我如今料理家事,還是當日那老伯的幾句話,我一生沒用的清。」孔耘軒介面道:「當日大兄領譚老伯教,今日他家請令弟教書,大兄卻怎的不叫去?」老者說:「舍弟先只說有人請他教學,並不曾言及二位上姓。我也只為這侄子小,恐怕人家子弟引誘的不妥,不如只教他父子們在家裡。若是譚哥這樣正經人家,我如何不教去哩。」譚孝移道:「弟之相請,原是連令侄都請去的。」

老者道:「一發更妙。我是一個極有主意,最爽快的人,只要明春正月擇吉上學。我雖是見我的兄弟親,難說正經事都不叫他干,終日兄弟廝守着不成?」一陣言語,大家痛快的如桶脫底。譚孝移便叫王中拿護書來,取出一個全帖。只見上面寫着;「謹具束金四十兩,節儀八兩,奉申聘敬。」下邊開着拜名。


放在桌面,低頭便拜。潛齋那裡肯受,平還了禮。又拜謝了潛齋令兄,並謝了孔耘軒。

少坐一會,拜別起身。潛齋兄弟送出大門,孔、譚二人登車而回。這正是:欲為嬌兒成立計,費盡慎師擇友心。

日月如梭,不覺過了臘月,又值新正。譚孝移擇了正月初十日入學,王氏一定叫過了燈節,改成十八日入學。孝移備下酒席,請孔耘軒陪席。孝移早飯後,仍叫宋祿套車,自己坐在車上,王中拿帖,去請婁潛齋父子。到那邊敦請情節,俱合典禮,不必細述。不多一時,回至衚衕口,孝移下車,潛齋父子亦下車來,引進園裡,徑到碧草軒上。少刻孔耘軒亦到。孝移設下師座,自己叩懇拜託,潛齋不肯,因命端福兒行了拜師之禮。取學名叫紹聞。是因丹徒紹衣的排行。因問:「世兄何諱?」潛齋道:「家兄取捨侄名婁樗,小兒名婁樸。」孝移道:「此亦足征大兄守淳之意。」潛齋道:「家兄常說,終身所為,皆令先君老先生所賜之教。」彼此寒暄不提。

且說孝移原是富家,軒後廚房,又安置下廚役鄧祥,米面柴薪;調料菜蔬,無不完備。這婁樸、譚紹聞兩人,一來是百工居肆,二來是新發於硎,一日所讀之書,加倍平素三日。孝移也時常到學中,與潛齋說詩衡文;課誦之暇,或小酌快談。

潛齋家中有事,孝移即以車送回,或有時父子徒步而歸。這婁樸也還是小學生,時同紹聞到家中,王氏即與些果子配茶吃。

荏荏苒苒,已到三月。王氏向譚孝移道:「這三月三日,吹台有個大會,何不叫先生引兩個孩子走走呢?」

第三回  王春宇盛饌延客 宋隆吉鮮衣拜師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