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歧路燈    P 8

作者:李綠園
頁數:8 / 323
類別:古典小說

 

扮故事的,整隊遠至,旗幟飄揚時,仙女揮麈,惡鬼荷戈。酒簾兒飛在半天裡,繪畫着呂純陽醉扶柳樹精,還寫道:「現沽不賒」。藥晃兒插在平地上,伏侍的孫真人針刺帶病虎,卻說是「貧不計利」。飯鋪前擺設着山珍海錯,跑堂的抹巾不離肩上。茶館內排列着瑤草琪花,當爐的羽扇常在手中。走軟索的走的是二郎趕太陽,賣馬解的賣的是童子拜觀音,果然了不得身法巧妙。弄百戲的弄的是費長房入壺,說評書的說的是張天師降妖,端的誇不盡武藝高強。綾羅綢緞鋪,斜坐著肥胖客官。


騾馬牛驢廠,跑壞了刁鑽經紀。飴糖炊餅,遇兒童先自誇香甜美口。銅簪錫鈕,逢婦女早說道減價成交。龍鍾田嫗,拈瓣香呢呢喃喃,滿口中阿彌陀佛。浮華浪子,握新蘭,挨挨擠擠,兩眼內天仙化人。聾者憑目,瞽者信耳,都來要聆略一二。積氣成霧,哈聲如雷,亦可稱氣象萬千。

宋祿將車撈在會邊,孝移道:「住罷。」於是一同下車,也四外略看一看。只見一個後生來到車邊,向譚孝移施禮,低聲問潛齋道:「叔叔今日來閒走走麼?」潛齋道:「是閒來走走。」孝移道:「此位是誰?」潛齋道:「是舍侄。」孝移道:「前日未見。」婁樗道:「小侄那日鄉裡去。」潛齋道:「你來會上做什麼?」婁樗道:「我爹叫我買兩件農器兒。還買一盤彈花的弓弦。」孝移道:「此敬姜猶績意也。」潛齋笑道:「士庶之家,一婦不織,或受之寒;本家就必有受其寒者,併到不得或字上去。」孝移點頭。潛齋道:「買了不曾?」婁樗道:「我買了,要回去。見譚伯與叔在此,所以來問問叔。」潛齋道:「你既無事,可引他兩個到台上看看,我與你譚伯在此相等。就要回去哩,不可多走。」婁樗遂引兩個學生,上禹王台去。孝移吩咐:「德喜兒也跟着。人多怕擠散,都扯住手兒。」

婁樗道:「小心就是。」四個一行去訖。


只見一個人從北邊來到潛齋、孝移跟前,作揖道:「姐夫今日高興。」孝移一看,卻是內弟王春宇。孝移道:「連日少會。老弟今日是趕會哩?」春宇道:「我那得有功夫趕會。只因有一宗生意拉扯,約定在會上見話。其實尋了兩天,會上人多,也撞不着,隨他便罷。姐夫年前送的丹徒東西,也沒致謝。我那日去看姐夫,姐夫也沒在家。每日忙的不知為甚,親戚上着實少情。」孝移道:「老弟一定發財。」春宇道:「托天而已。」又問:「此位是誰?」孝移道:「端福兒先生,北門上婁兄。」春宇道:「失認,少敬!」潛齋道:「不敢。」春宇道:「外甥來了不曾?」孝移道:「適纔上台上去了。」春宇道:「人多怕擠着。」孝移道:「有人引着。」春宇道:「暫別。我還要上會去。」孝移道:「請治公事。」

少頃,只見婁樗引着兩個學生並德喜兒回來,聲聲道:「人多的很。」孝移道:「回來極好。」婁樗道:「叔叔家中不捎什麼話?」潛齋道:「回去罷,沒什麼話說。」

又見王春宇手提一籃子東西走來,無非是飴糖、粽子、油果之類,笑嘻嘻道:「外甥回來了?」端福兒向前作揖。春宇道:「你妗子想你哩。」又問:「這學生是誰?」孝移道:「是婁兄公郎。」潛齋也叫作了揖。春宇把東西放在車上,說:「你兩個先吃些兒,怕餓着。」又向孝移說道:「我今日有句話,向姐夫說,姐夫不可像平素那個執拗。今日先生、世兄、姐夫、外甥,我通要請到我家過午。」孝移道:「我來時已說午前就回去,不擾老弟罷。」春宇道:「你這午前回去的話,不過對家下吩咐一句兒。俺姐若知道先生跟姐夫在我家過午,也是喜歡的。」潛齋道:「回去罷。」春宇道:「從這裡進東門,回去也是順路,左右是一天工夫。」孝移道:「人多不便取擾。」

春宇笑道:「外甥兒打舅門前過,不吃一頓飯兒,越顯的是窮舅。我先到會上時,已着人把信兒捎與他妗子去,我今日請不上客,叫我也難見賤荊。」孝移笑道:「這個關係非輕,只得奉擾。」大家都笑了。王春宇便叫宋祿套車,孝移道:「同坐車罷。」春宇道:「車上也擠不下,那樹上拴的是我的騾子,管情你們不到,我就到家。」

不多一時,車兒進宋門,走到曲米街中,王春宇早在門前恭候。下車進門,從市房穿進一層,有三間廂房兒,糊的雪洞一般,正面伏侍着增福財神,抽鬥桌上放著一架天平,算盤兒壓幾本賬目。牆上掛着一口腰刀,字畫兒卻還是先世書香的款式。大家為了禮,坐下。春宇向端福兒道:「你妗子等着你哩,你爽快同“這位小客齊到後邊,也有個小學生陪客哩。」潛齋坐定道:「少拜。」春宇道:「不敢。」又嘆口氣道:「先君在世,也是府庠朋友。輪到小弟不成材料,把書本兒丟了,流落在生意行裡,見不的人,所以人前少走。就是姐夫那邊,我自己惶愧,也不好多走動的。今日托姐夫體面,才敢請婁先生光降。」孝移道:「太謙!」潛齋道:「士農工商,都是正務,這有何妨?」春宇道:「少讀幾句書,到底自己討愧,對人說不出口來。」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