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歧路燈    P 9

作者:李綠園
頁數:9 / 323
類別:古典小說

 

只聽得後邊女人聲音,說道:「你也到前邊,與你譚姑夫作個揖兒。」只見兩學生,又同着一個學生,到客廳前。春宇道:「先向婁師爺為禮,再與你姑夫作揖。」婁潛齋看那學生時,面如傅粉,唇若抹朱,眉目間一片聰明之氣。因誇道:「好一個聰明學生哩。」孝移道:「這學生自幼兒就好,先岳抱著常說是將來接手。」春宇道:「樣子還像不蠢,只沒人指教。」


這譚孝移想起岳丈當日是個能文名士,心中極有承領讀書的意思。這潛齋見這樣好子弟,也有成人之美的意思。只是當下俱未明言。

須臾,整上席來,器皿精潔,珍錯俱備。孝移道:「老弟如何知今日有客,如此盛設?」春宇道:「我以實告,若是賤內那個烹調,也敬不得客。是我先在會上買粽子時,已差人回城中,到包辦酒席蓬壺館內,定下這一桌席面。」潛齋道:「太破費。」春宇道:「見笑。」三個學生席未完時,都放下箸兒,春宇道:「你們既不吃,可向後邊吃茶去。」三個學生去訖。

少刻席完,孝移道:「這老侄如何讀書哩?」春宇道:「這街頭有個三官廟,是眾家攢湊的一個學兒,他娘怕人家孩子欺負他,不叫上學,我沒奈何,自己教他;我的學問淺薄,又不得閒,因此買了幾張《千字文》影格兒,叫他習字,不過將來上得賬就罷。」潛齋道:「這個便屈他。」孝移道:「錯了。」王春宇是個做買賣的精細人,看見二位光景,便嘆道:「可惜離姐夫太遠,若住得近時,倒有個區處。」孝移道:「再商量。」

宋祿、德喜兒吃完了飯,來催起身。孝移叫兩個學生上車,只聽得後邊女人聲音說:「還早哩,急什麼?」又遲一會,婁潛齋、譚孝移謝擾,同兩個學生一同上車,王春宇送至大門。

回來,向女人曹氏說道:「今日譚姐夫意思,像有意照管隆吉讀書哩。」曹氏道:「我適纔問端福兒,他一個學中,只兩個學生,我也就有這意思。明日治一份水禮,看看姑娘,我跟姑娘商量。他姑是最明白的人,他家是大財主,咱孩子白吃他一年飯,他也沒啥說。他姑依了這話,內軸子轉了,不怕外輪兒不動。」春宇笑道:「譚姐夫不是我,單聽你的調遣。」曹氏道;「你不說罷,你肯聽我的話些,管情早已好了。」春宇道:「譚姐夫意思,是念咱爹是個好秀才,翁婿之情,是照管咱爹的孫孫讀書哩。」曹氏道:「你明早只要備一份水禮,叫一頂二人轎,我到姑娘家走走。」


到次日,春宇果然料理停當。曹氏吃過早飯,叫小廝挑着盒子,隆吉跟着,徑上譚宅來。王氏聽說弟婦到,喜的了不成。

打發轎伕盒子回去,要留曹氏住下。曹氏要商量孩子讀書的話,也就應允道:「住是不能住,晚些坐姑娘的車回去。」說了些婆娘瑣碎家常,親戚稠密物事,隨便就提起隆吉從婁先生讀書的話:「還要打攏姑娘一年。」王氏道:「多少人吃飯,那少俺侄兒吃的。他三個一同兒來往,也不孤零。」曹氏見王氏應允,因說道:「不知譚姐夫意下如何?」王氏道:「我與他商量。」叫德喜兒到前客房看看有客沒客。德喜說:「沒客。大爺與舅爺家小相公說話哩。」王氏遂到前邊,欲商曹氏來言。

孝移見王氏便道:「這學生甚聰明,將來讀書要比他外爺強幾倍哩。」王氏見話已投機,遂把曹氏來意說明。譚孝移道:「極好。」王氏道:「你既已應承,這婁先生話,你一發替他舅轉達罷。」孝移道:「前日先生在會上回來,不住說『可惜了這個學生!』我一說也是必依哩。你只管回覆他妗子。」王氏喜孜孜回來,向曹氏說了一遍。曹氏便叫隆吉兒:「你姑娘叫你在這裡讀書,休要淘氣,與你端福兄弟休要各不着。」又向王氏道:「他費氣哩,姑娘只管打,我不護短。隆吉兒你想家時,叫德喜兒三兩天送你往家裡走走。天色已晚,咱回去罷,再遲三兩天,便來上學哩。」王氏輓留不住,只得叫宋祿套車送回。

又遲了幾天,只見王春宇家小廝送鋪蓋,說:「明日隆相公來上學,先對譚姑爺說一聲兒。」到次日,王春宇引隆吉到,見了姐姐、姐夫,說道:「多承姐夫關切,叫小兒拜投名師,還要打攪,真乃謝之不荊」孝移道:「本乃至親,何出此言。」

王氏道:「不用叫他妗子牽掛,我的侄兒就與我的兒子一般。」

春宇道:「我也不肯白白的虧累姐。」譚孝移便叫德喜兒,到廚下討一桌碟兒,送至園中,稟師爺說,今日王相公上學哩,刻下就到。又替王春宇辦了酒席,才引隆吉上碧草軒來。

王春宇見了先生,便施禮。潛齋道:「前日厚擾。」春宇道:「有慢。」又說道:「小弟是個不讀書的,諸事不省,多蒙家姐夫見愛,容小兒拜投明師,我不知禮,只是磕頭罷。」

懷中摸出一個大紅封袋,是贄見禮,望着師位就叩拜。潛齋那裡肯受。行禮已畢,叫道:「宋隆吉,來與先生磕頭。」隆吉行了禮,便與婁樸、譚紹聞一桌兒坐。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