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歧路燈    P 10

作者:李綠園
頁數:10 / 323
類別:古典小說

 

孝移吩咐德喜兒將酒碟移在廂房,邀潛齋、春宇到廂房一坐。三人同至廂房,德喜兒斟上酒來,孝移道:「適纔賢侄行禮,老弟叫什麼『宋隆吉』,我所不解。」春宇道:「因為兒女難存,生下這孩子,賤內便叫與他認個干大。本街有個宋裁縫,就認在他跟前。他干大起的名子,叫宋隆吉,到明年十二歲,燒了完鎖紙,才歸宗哩。」孝移道:「外父的門風叫你弄壞了。拜認乾親,外父當日是最惱的。難說一個孩子,今年姓宋,明年姓王,是何道理?我一向全不知道。你只說『干大』這兩個字,不過是人說的順口,其實你想想這個滋味,使的使不的?」


春宇道:「少讀兩句書,所以便胡閙起來。」潛齋道:「其實如今讀書人,也如此胡閙的不少。」因又說道:「學生今日來上學,便是我的門人,我適纔看學生身上衣服,頗覺不雅。」

春宇道:「說起來一發惹先生見笑。賤內這兩天,通像兒子上任一般,一定教我買幾尺綢子,做件衣服。我說不必,賤內說:『指頭兒一個孩子,不叫他穿叫誰穿!』又教買一身估衣,就叫他干大宋裁縫做了兩三天,才打扮的上學來。我是個沒讀書的人,每日在生意行裡胡串,正人少近,正經話到不了耳朵裡,也就不知什麼道理。老婆子只教依着他說,我也覺他說的不是,我卻強他不過。今日領教,也還是先君的恩典,有了這正經親戚,才得聽這兩句正經話。我明日就送他的本身衣裳來。」說完就要起身。孝移苦留說:「今日還該你把盞。」春宇道:「晌午隆泰號請算賬哩,耽誤不得。姐夫一發替我罷。」

又叫隆吉吩咐:「我今晚把你的舊衣服送來,把新衣服還捎回去。用心讀書,我過幾日來瞧你。」一拱而別。正是:

身為質干服為文,堯桀只從雅俗分。


市井小兒焉解此,趨時鬥富互紛紓

第四回  孔譚二姓聯姻好 周陳兩學表賢良

卻說碧草軒中,一個嚴正的先生,三個聰明的學生,每日咿唔之聲不絶。譚孝移每來學中望望,或與婁潛齋手談一局,或閒鬮一韻。

一日潛齋說道:「幾個月不見孔耘軒,心中有些渴慕。」

孝移道:「近日也甚想他。」潛齋道:「天氣甚好,你我同去望他一望。不必坐車,只從僻巷閒步,多走幾個彎兒,何如?」

孝移道:「極好。」一同起身,也不跟隨小廝,曲曲彎彎,走向文昌巷來。

見孔宅大門,掩着半扇兒,二門關着。一來他三人是夙好,二來也不料客廳院有內眷做生活,推開二門時,只見三個女眷,守着一張織布機子,卷軸過杼,接線頭兒。那一個丫頭,一個爨婦,見有客來,嘻嘻哈哈的跑了。那一個十來歲的姑娘,丟下線頭,從容款步而去。這譚婁二人退身不迭。見女眷已回,走上廳來坐下。高聲道:「耘老在家不曾?」閃屏後走出一人,見了二人道:「失迎!失迎!」為了禮,讓坐,坐下道:「家兄今日不在家。南馬道張類村那邊相請,說是刷傭文章陰騭文註釋》已成,今日算賬,開發刻字匠並裝訂工價。」潛齋道:「久違令兄,偏偏不遇。」孝移道:「明日閒了,叫令兄回看俺罷。」潛齋指院裡機子道:「府上頗稱饒室,還要自己織布麼?」孔纘經道:「這是家兄為舍侄女十一歲了,把家中一張舊機子整理,叫他學織布哩。搬在前院裡,寬綽些,學接線頭兒。不料叫客看見了。恕笑。」孝移道:「這正是可羡處。今日少有家業人家,婦女便驕惰起來。其實人家興敗,由於男人者少,由於婦人者多。譬如一家人家敗了,男人之浮浪,人所共見;婦女之驕惰,沒有人見。況且婦女驕惰,其壞人家,又豈在語言文字之表。像令兄這樣深思遠慮,就是有經濟的學問。」潛齋嘆口氣道:「鄉裡有個舍親,今日也不便提名,兄弟三個,一個秀才,兩個莊農,祖上產業也極厚。這兄弟三個一個閒錢也不妄費,後來漸漸把家業弄破,外人都說他運氣不好,惟有緊鄰內親知道是屋裡沒有道理。此便知令兄用意深遠。」吃完了茶,二人要起身回去,孔纘經不肯,孝移道:「二哥但只對令兄說,明日恭候,囑必光臨。」

二人辭歸,依舊從僻巷回來。一路上這譚孝移誇道:「一個好姑娘,安詳從容,不知便宜了誰家有福公婆。」潛齋道:「到明日與紹聞提了這宗媒罷?」孝移道:「沒這一段福,孔兄也未必俯就。」走進衚衕口,一拱而別,潛齋自回軒中。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