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品花寶鑒    P 6

作者:陳森
頁數:6 / 281
類別:古典小說

 

子玉看了一會悶戲,只見那邊桌子上來了一人,招呼王恂,王恂便旋轉身子與那人講話。又見一個人走將過來,穿一件灰色老狐裘,一雙泥幫寬皂靴。,看他的身材闊而且扁,有三十幾歲,歪着膀子,神氣昏迷,在他身邊擠了過去。停一會又擠了過來,一刻之間就走了三四回。每近身時,必看他一眼,又看看王恂,復停一停腳步,似有照應王恂之意。王恂與那人正講的熱閙,就沒有留心這人,這人只得走過,又擠到別處去了。


子玉好不心煩,如坐塗炭。王恂說完了話坐正了,子玉想要回去。尚未說出,只見一人領着一個相公,笑嘻嘻的走近來,請了兩個安,便擠在桌子中間坐了。王恂也不認的。子玉見那相公,約有十五六歲,生得蠢頭笨腦,臉上露着兩塊大孤骨,臉面雖白,手卻是黑的。他倒摸着子玉的手問起貴姓來,子玉頗不願答他。

見王恂問那人道:「你這相公叫什麼名字?」那人道:「叫保珠。」子玉聽了,忍不住一笑。又見王恂問道:「你不在桂保處麼?」那人道:「桂保處人多,前日出來的。這保珠就住在桂保間壁,少爺今日叫保珠伺侯?」王恂支吾,那保珠便拉了王恂的手問道:「到什麼地方去,也是時候了。」王恂道:「改日罷。」那相公便纏往了王恂,要帶他吃飯。子玉實在坐不住了,又恐王恂要拉他同去,不如先走為抄,便叫雲兒去看車。雲兒不一刻進來說:「都伺侯了。」子玉即對王恂道:「我要回去了。」王恂知他坐不住,自己也覺得無趣,說道:「今日來遲了,歇一天早些來。」也就同了出來。王恂的家人付了戲錢,那相公還拉著王恂走了幾步,看不像帶他吃飯的光景,便自去了。子玉、王徇上了車,各自分路而回。

子玉心裡自笑不已:「何以這些人為幾個小旦,顛倒得神昏目暗,皂白不分。設或如今有個真正絶色來,只怕他們倒說不好了。」一路思想,忽到一處擠了車,子玉覺得鼻中一陣清香,非蘭非麝,便從帘子上玻璃窗內一望,見對面一輛車,車裡坐著一個老年的,外面坐了兩個妙童,都不過十四五歲。

一個已似海棠花,嬌艷無比,眉目天然。一個真是天上神仙,人間絶色,以玉為骨,以月為魂,以花為情,以珠光寶氣為精神。子玉驚得獃了,不知不覺把帘子掀開,凝神而望。那兩個妙童,也四目澄澄的看他;那個絶色的更覺凝眸佇望,對著子玉出神。子玉覺得心搖目眩。那個絶色的臉上,似有一層光彩照過來,散作滿鼻的異香。

正在好看,車已過去。後頭又有三四輛,也坐些小孩子,恰不甚佳。子玉心裡有些模模糊糊起來,似像見過這人的相貌,好像一個人,再想不起了。

心裡想道:“這些孩子是什麼人?也像戲班子一樣,但服飾又不華美。那一個直可稱古今少有,天下無雙。他既具此美貌,何以倒又服禦不鮮,這般光景呢,真委屈了此人。當以廣寒宮貯之,豈特郁金堂、翡翠樓,即稱其美。


這麼看來,『有目共賞』的一句,竟是妄言了。把方纔這個保珠比他,做他的輿□,也還不配。”子玉一路想到了家;不知後事如何。且聽下回分解。

第二回 

魏聘才途中誇遇美王桂保席上亂飛花

話說子玉在車裡,一路想那所見的絶色美童。到了家,見門口一車三馬,認得王通政的家人,知道通政在此。便進來到書房,見他父親陪着王文輝在那裡說話,上前見了,說道:「方纔到舅舅處請安。」文輝笑容可掬的道:「我一早出來,還未到家。」子玉站在一旁,見文輝說:「開春同年團拜,已定了聯錦班,在姑蘇會館唱戲。這回只怕人不多,現在放外任與出差的不少,大約不過三四桌人。」梅學士道:「袁海樓巡撫雲南,蘇列侯奉命山右。其餘學差者有二人,司道出京者三人,餘下不過此眼前數人,大約還不滿四席了。」王文輝又到裡頭去見了顏夫人,彼此道了些家常閒話,即提起他次女瓊華十六歲了,尚未字人,托士燮留心物色。士燮答應,隨又說道:「擇女婿也是一件難事,盡有外貌甚好,內裡平常。也有小時聰明,大來變壞的。」顏夫人介面說道:“這總是各人的姻緣。

非但揀女婿難,就是要替你外甥定一頭親事也是不容易的。文輝道:「要像外甥這樣好的,那裡去選呢?」正說著,只見一個仆婦,手裡拿着兩個紅帖走進二門。士燮問道:「有誰來了?」

仆婦將帖呈上說道:「門上說是家鄉來的,現在二門外等回話。」

士燮看時,一個全帖上寫着:世愚侄魏聘才;一個寫着:門下晚學生李元茂。

士燮道:「這稱呼是小門生,不知那裡來的?這魏聘才又是誰呢?」王文輝道:「世愚侄,不要是魏老仁的兒子麼?」

士燮道:「只怕是的,今年夏間接着老仁的信,說要打發他兒子進京弄一小功名,托我收留照應的話。若論老魏人品,實在下作,惟在你我面上,還算有點真情。」文輝道:“若論老魏,原是個上等聰明人,要發科甲也很可發的,就是陰騭損多了,成了個潑皮秀才。

既是他兒子遠來投奔,老弟也是義無所辭的。”士燮叫梅進進來問了,果然是他。一個是西席李先生之子。吩咐梅進:「請他們在花廳上坐,說我就出來。」文輝也就起身告辭,士燮送到門口,轉身到花廳垂花門首,即叫跟班的到書房去請少爺出來,遂即踱進花廳。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