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品花寶鑒    P 8

作者:陳森
頁數:8 / 281
類別:古典小說

 

子玉不覺笑起來,心裡想道:“他這般稱讚是不可信的,但他形容這兩個人,倒可以移到我前日車裡所見的那兩個身上,倒是一毫不錯的。世間既生了這兩個,怎麼還能再生兩個出來?


斷無是理,不必信他。”即說道:「吾兄說得這樣好,天下只怕真投這個人。」聘才道:“這是你可以見得着的,他們與我同一天到京,此時自然已經進了班子;難道將來不上台唱戲的?那時吾兄見了,才信小弟這對眼睛,是個識寶回回,不是輕易讚好的。就是一樣,這兩個相貌好了,脾氣恰不好。憑你怎樣巴結他,要他一句好言好語也不能。

那一個更古怪,他索性不理人,若多問了他幾句話,他就氣得要哭出來。只怕這種性情到京裡來,也沒人喜歡。若論相貌,就算京城裡有好相公,也總壓不下他,恐還要比不上他呢。”

子玉心裡想道:「他說這兩個人,與他同一天進京。我那日看見那兩人之後,他就到了,不要他說的就是我見的,那一班人卻像從南邊來的模樣。」便又問道:「你說那個頂好的叫什麼名字?」聘才道:「叫琴官。那個叫琪官。」子玉道:「琴官進城那一天穿的什麼衣裳?」聘才道:「都是藍縐綢皮襖,醬色呢得勝褂。」子玉見衣服已經對了,又問:「他一人一個車呢,還與人同坐一個車?」聘才道:「他與琪官、葉茂林同坐一個車,那車圍是藍布的,騾子是白的。」子玉又道:「那葉茂林有多少歲數了?」聘才道:「五十以外。」子玉不禁拍手笑道:「我已見過這兩人,你果然讚得不錯,真要算絶色了。」

聘才大樂道:「何如,你幾時見過的?」子玉就將那日擠了路,見四輛車都是些小孩子,頭一輛就是這三個人。那琪官已經好了,那琴官真可說天下無雙。聘才樂得受不得,便又問道:「比京裡那些紅相公怎樣?」子玉笑道:「前日車裡那兩個,我皆目所未見,那個琴官更為難得,但不知此時在什麼班裡?」聘才道:「明日我出去打聽,打聽著了,我們去聽他的戲。」子玉點頭,再要問時,忽見燈光一亮,一個小丫頭在門外說道:「太太叫請少爺早些睡罷。」子玉只得起身進去。這一宿就把聘才的話想了又想,又將車中所見模樣神情,細細追摹一回,然後睡着。自此子玉待聘才更加親厚。


次早聘才帶了他的小子四兒,將王文輝的信送去。適文輝一早出門未回,王恂也不在家,只得請顏仲清會了。聘才見仲清一表非凡,敘了一番寒溫,知是文輝之婿,又是士燮的內侄,免不得恭惟一番。正要告辭,只見一個跟班捧着一包衣服進來說:「老爺回來了。」聘才只得坐下。停了一會,聽得外面有說話的聲音,像是定班子唱戲的話。然後靴聲禿禿,見一個大方臉,花白長鬚,三品服飾,儀容甚偉,猶裘耀目,粉底皂靴,走將進來。聘才知是主人,連忙上前作揖拜見,文輝雙手拉住道:「豈敢,豈敢!作什麼行這樣大禮。那一天你們到京,我就知道了,可是在舍親梅鐵庵處住的?」聘才答應了「是」。

文輝讓聘才坐下,自己就盤起腿來,仲清坐在靠窗凳上。聘才見這大模廝樣的架子,心裡籌畫了一籌畫,便站起來道:「小侄在諸位老伯蔭庇之下,一切全仗栽培。家父曾吩咐過小侄,說大人的尊範,必要位至極品。趁如今拜識拜識,將來可以提拔寒。」說罷取出書子來雙手呈上,文輝一手接着,看看信面就放下,哈哈大笑道:「你令尊怎麼這樣疏遠我,寫起大人安啟來。」又嘆口氣道:「可惜了令尊這一手好八股,那一年與我同案進學,我中那一科,你令尊本要中解元的。已經定了元,主考忽看見那本卷面上,畫了一把刀,一枝筆,筆底下一團墨浸,直印到卷底。揭開看時,像一個人頭,越揭下去越清楚,連眉目都有了。因此,知他損了陰騭,便換了人。也不曉得令尊何意,這一管好筆,不做文章去做狀子,至今還是個窮秀才,也沒見他發過財。每逢學台出京,我總重託的,不然,訪聞了這只刀筆,還了得。」說得聘才倨促不安。文輝又手理長髯說道:“前年魏府尊選了江寧,出京時問我要個朋友,我就薦了令尊,他一口答應說要請的。後來不見你令尊的信來,我甚疑心。及魏府尊的稟帖來說,上司薦的人多,不能不請。

又說侯石翁又硬薦了兩個親戚。只好代為設法,或轉薦別處。

後來到底轉薦沒有呢?”聘才茫然,並不曾見有此事,只得恭身道謝。又說:「也沒有轉薦。」文輝道:「想必他又聽了什麼閒話了。但此時令尊還是處館,還仍舊做那勾當?」聘才道:「此刻家父在一個鹽務裡司事,比處館略寬展些。」文輝道:「這倒好。一年有多少修金呢?」,聘才道:「也有三百金。」

文輝道:「也夠澆裹了。論起來我做了三品京堂,一年的俸銀,也不過如此。」說罷又仰面而笑。聘才也無話可說,正想告辭,忽見一個俊俏跟班,打扮得十分華麗,湊着文輝耳邊說了一句話。聘才是乖覺人,知道有事,便起身告辭,文輝要送出去,聘才道:「還同顏大哥有話講,大人請便。」文輝便住了腳,彎一彎腰,大搖大擺的進去了。仲清送出了門,聘才想道:「這個老頭兒好大架子,不及梅老伯遠甚。」便自回梅宅不題。

且說仲清到自己房中吃了飯,與其妻室蓉華講了些話,來到王恂書齋,恰值王恂才回。剛說得一兩句話,有王恂兩個內舅前來看望:一個叫孫嗣徽,一個叫孫嗣元,本是王文輝同鄉同年孫亮功部郎之子。這嗣徽、嗣元兩個,真所謂難兄難弟。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