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菊花與劍    P 7

作者:班尼迪
頁數:7 / 197
類別:文化

 

儘管有上述重重巨大困難,但作為一個文化人類學家,我卻相信,還有些研究方法和必要的條件可以利用。至少我可以利用文化人類學家最倚重的方法——與被研究的人民直接接觸。在我們國家中,有許多在日本長大的日本人。我可以詢問他們親身經歷的許多具體事例,發現他們如何進行判斷的方法,根據他們的敘述來填補我們知識上的許多空白;我認為,這種知識對於一個人類學家瞭解任何一種文化是必不可少的。當時,從事日本研究的其它一些社會科學家,則是利用圖書文獻,分析歷史事件及統計資料,並從日本的文字宣傳或口頭宣傳的詞句中尋求其發展。我則確信,他們所企求的答案,很多都隱藏在日本文化的規則及其價值之中,因此,從生活在這種文化的人們中進行研究,答案將會更加滿意。
這並不意味我不看書,不請教曾在日本生活過的西方人士。論述日本的豐碩文獻以及在日本居住過的許多西方優秀的觀察家,對我幫助極大,這是到亞馬遜河發源地或新幾內亞高原等地對無文字部落進行研究的人類學家們所無法享受的。那些民族沒有文字,無法用文筆來表現自我。西方人的論述也是鳳毛麟角,浮光掠影。沒有人知道他們過去的歷史。實地調查的學者們必須在沒有任何先驅學者的幫助下,探索他們的經濟生活方式、社會階層狀況、以及宗教生活中的最高崇尚者等等。我研究日本卻有許多學者的遺產可以繼承。在嗜古好奇的文獻中充滿了生活細節的描述。歐美人士詳細記載了他們的生動經歷,日本人自己也撰寫了許多不尋常的自我紀錄。日本人與其它東方民族不同,有強烈描寫自我的衝動,既寫他們的生活瑣事,也寫他們的全球擴張計劃,其坦率實在令人驚異。當然,他們並沒有和盤托出。沒有一個民族會這樣作。日本人描述日本會略去許多重要事情,因為這些對他們太熟悉了,如同呼吸空氣一樣,習而不察了。美國人寫美國時也一樣。儘管如此,日本人仍然是喜歡暴露自己的。

我閲讀這些文獻時,如同達爾文說他在創立物種起源理論時的那種讀書方法,即特別注意那些無法瞭解的事情。對議會演說中那一大堆觀念的羅列,我必須瞭解些什麼?他們為什麼對一些無足輕重的行為大肆攻擊,而對駭人聽聞的暴行卻滿不介意,這種態度的背後到底隱藏著什麼?我一邊閲讀,一邊不斷提問,「這幅繪畫的毛病到底何在?」為了理解,我必需知道些什麼?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