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菊花與劍    P 12

作者:班尼迪
頁數:12 / 197
類別:文化

 

各民族關於自己思想和行動的說法是不能完全指靠的。每個民族的作家都努力描述他們的民族,但這並不容易。任何民族在觀察生活時所使用的鏡片都不同於其它民族使用的。人們在觀察事物時,也很難意識到自己是透過鏡片觀察的。任何民族都把這些視為當然,任何民族所接受的焦距、視點,對該民族來說,彷彿是上帝安排的景物。我們從不指望戴眼鏡的人會弄清鏡片的度數,我們也不能指望各民族會分析他們自己對世界的看法。當我們想知道眼睛的度數時,我們就訓練一位眼科大夫,他就會驗明鏡片。毫無疑問,有朝一日,我們也會承認,社會科學工作者的任務就是為當代世界各個民族作眼科大夫那樣的工作。
這項工作,必須同時具備某種強硬心腸和寬容態度。有些善意人士有時指責強硬心腸。這些「世界大同」的鼓吹者們堅信並且向全世界各地人們灌輸這種信念:即「東方」和「西方」,黑人和白人,基督教徒和伊斯蘭教徒,這些差異都是表面現象,實際上,凡是人,想法都是相似的。這種觀點有時被稱作「四海之內皆兄弟」。但是,我卻不理解,為什麼信奉「四海之內皆兄弟」,就不能說日本人有日本人的生活方式,美國人有美國人的生活方式。看來這幫軟心腸的先生們有時似乎認為,全世界各民族都是一張底片印出來的,如若不然,國際親善主義就無從建立。但是強求接受這種單一性,作為尊重其他民族的條件,就好比強求自己的妻子兒女要同自己一模一樣,這就未免太神經質了。硬心腸的人認為差異應當存在。他們尊重差異。他們的目標是確立一個能容納各種差異的安全世界。美國可以是地道的美利堅而不威脅世界和平;法國、日本也是如此。企圖以外部壓力來抑制這類人生態度的成長,對於自己也不相信差異就是懸在人類頭上的達摩克利斯劍①的任何研究者來說,這類想法都是荒謬的。他也無需擔心採取這種立場就會使世界僵死不變。鼓勵文化上的差異,並不意味使世界靜止。英國在伊麗莎白時代之後有安妮女王時代及維多利亞時代,並未因此喪失其英國性。這正因為英國人一直是英國人,因而能夠適應不同的時代,承認不同的標準和民族氣質的存在。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