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晚清文選    P 25

作者:林則徐等
頁數:25 / 483
類別:古典散文

 

生曇者天也,宥曇者帝也。仇曇者海內士,識曇者四百歲之道人,十八齡之童子。曇未曇來,魂芳魄香,思幽名長,山青而土黃,瘞汝於是,噫!


四十自序·張聲玠

人生居閒則得歲月多,浪游則得歲月少。同此歲月,豈有多少之異哉!勞瘁奔走,消磨于車麈馬跡中,迴首而若失也。

餘生于故鄉,二歲,從先大父之安徽。三歲余,從先君子之閩之松溪。六歲,至福州,十歲之建寧,十二歲,又至福州。童也嬉戲不珍日,游與閒皆無所繫於心。

十四歲之福清,知識初啟,以習舉子業成,思藉科第為建白。髫齡有四方志。於是極以奔走為樂。偏于此者背乎彼。不得古人所謂閒趣。適以事阻於行。

十六歲,仍至福州,乃肄力於詩。與閩之學士大夫文人墨士,胔酒淋漓,騷壇樹旗鼓。其或離群索居,則經史花月相應接。如是者四年。其為時也靜而永。然非素志,不重也。

年二十,先君子權泉州蚶江通判。二十一,之蚶江。二十二,先君子權興化通判,之興化。二十三,乃輸資為監生,北應京兆。行五千一百里。而長安之遊,從此始矣。既落第,留京師一年。年二十五,歸於閩。是年從先君子之永安。

二十六,先君子見背,扶父喪,復歸福州。服闋,就婚于外父李瀾恬公建陽官舍,年二十九矣。以游故娶妻甚遲,而其心固未以游悔者,則其勢有所必出,而時則方有可為也。婿未兩月,復從建陽赴京師。秋捷,兩罷禮部試。


三十一,仍歸於閩。止四月,遂旋湖南。年又三十二。維時家既貧甚,而慈親在堂,朝夕望子貴,實逼處此,乃更不能已于游。故冬仍北行。三十三歸里。妻李氏卒。聘同邑辰山周氏。又北行。三十四,歸贅辰山。三十五,春遊于衡州,冬北行。三十六歸。三十七,春遊于瀏陽。冬北行。三十八,留京師。三十九歸。

自三十四至三十九,每歸里,由辰山省親于星沙,歲輒五六次。計生平六游京師,鄉試一落第,會試七落第。合京師往返之遊,共得五萬數千餘里。參以閩皖江南湖湘之遊,亦共得五萬餘里。

蓋三十九年來,共行十萬數千餘里。懸車束馬者,中不得數年焉。年華如水流,等閒拋擲,風馳電掣,一轉瞬間,幾不知老之將至。

而今年二月朔日,遂以四十。設使向之所遇不以游而以閒,平居閉戶,左圖右史,以自珍于分寸之間,其所得似有足多者。然余始也樂於游而不自疲,繼也苦于游而不獲止。不獲止,則余之不能以閒而自實其歲月也,殆有天焉,非人之所能強也。

悲夫!余長余妻十三歲,妻兄汝充小余十歲,汝光小余十一歲,而二君不為遠遊,居家閒甚。所得歲月,余轉覺幼之。因其置酒為壽,書此以代一酹。噫,後之視今,亦猶今之視昔。為閒為游,余又惡能自主!

與邵位西擬言時事書·徐子苓

接覆書,讀竟,喜極而悲。仆雖愚,與足下相知頗悉。惟方在京師時,聞人言足下近復好為詩,心竊不然。以為足下起布衣,驟擢要地,當早淬礪,以求備天下之用,何自喜于詩為?而是時諸君子爭言事事多梗,又竊怪足下居京師久,所識賢公卿甚眾,苟利國家,造膝而謀,詭辭而退,功不必自我出,名不必自我居也。

歸附數言相質,復辱教益,知賢者之用心,迥出於恆情之外,而天下事之積弊難輓者,其用力殊難。微足下深慮,夫奚及此!客冬販鹽揚州,歸次擬為一書。既自忖草茅之士,不識體要,恐蹈不測,重貽老親憂。久胠去其草,都漸不復省記。

今天下之患,自朝廷百執事以至閭巷小夫,皆能言之。曰財匱矣,兵弱矣,海氛之難以力弭,煙禁之不可以驟申,人材之不足以為用也。嘗深思其弊之所由生,與其禍之所終極,竊以為有不可緩者二,有必宜振刷者六。謹陳其略,惟詳察之。

夫今日之最不可緩者,煙禁是矣。或曰:煙果可以復禁乎?禁之而驟,昔年海上之師,其前鑒也。是大不然。夫海上之役,豈禁菸之過哉!今有鬻糖于肄者,群小兒日嗜而甘之。其家長怒群小兒之耗,而重扃之。有干仆焉,還其怒于糖主人,毀其什物,忿而巷于市。其家長懼而褫其仆。有庸仆焉,與糖主人媾,倒戈而揖之。海上之役,禁菸以啟釁,干仆之激而遷怒者也。倒戈而揖之,庸奴之與為媾者也。

或曰:禁之必重擾,且其患在民不在國。民間每年漏出之數,與國之正供無涉焉。是又不然。財者,上與下交相濟焉者也。煙之患,蠹財且鈍兵。又重壞天下之人才。其禍烈于洪水猛獸。夫蠹財之弊,愚者亦且知之。其鈍兵又壞天下之人才焉,何也?孔子曰:以不教民戰是謂棄之。孟子曰:無恆產而有恆心者,惟士為能。今日之兵與士,揆以古先王之法,皆不教而無恆心之民。

今第以一邑論,農之食煙者十之二,工之食煙者十之三,賈之食煙者十之六,兵之食煙者十之八,士之食煙者十之五。上至督撫仆隷之私,下及縣門與台之賤,其食煙者又十之八九。且夫今之所謂兵與士,平居教養之術,固已疏矣,而又毒之以煙。故其居嘗靡事而不為。十餘年之間,獄訟繁興,盜賊蜂起,苞苴盛而請託公行,廉恥衰而風俗大壞,職是故也。

夫以數十年之沉錮,而謂其禁之之易焉,何也?蓋昔者嘗舉煙禁矣。方禁下,未期月而戒者半。其久食之老疾不能猝戒者,節縮焉而減其半。去年十月間,外間傳言當事將復申煙禁。其少年動色而相戒,其久食之老疾者,又節縮焉而預減其半。蓋人心即天心也。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