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晚清文選    P 37

作者:林則徐等
頁數:37 / 483
類別:古典散文

 

而畹終以和之之說進者,誠有見于天下大局所關也。請更申其說,幸勿以為罪而加誅焉,則敢畢其所言矣。畹仰觀乾象,見天市垣中,其氣尚旺,洋人通商中土,或尚有二三十年之久。然天道遠而難信,不若人事近而可憑。洋人自入中土,用兵未嘗少挫。始索五口通商,後求內地貿易。江漢腹地,盡設埠頭。險隘之區,已與我共。是已易客而為主,變勞而為逸。退步則有香港印度。苟其一旦失利於上海,則必以為大辱,必當厲兵束甲,駕帆駛舶,由長江而抵天京。一則自漢口而通訊妖黨,勢必與曾兵合攻互戰,直趨蕪湖。何則?洋人與清締結已久。故津門之役,尚欲議和。而我國與彼恩威未布,不足以結其心。一敗之後,稱兵反噬。勢所必然。是我雖得志于上海,而于力爭尚游之大局,反有所阻。此畹所不取也。說者謂:「如是言之,洋人之在寧波與在上海無以異也,何以寧波則拱手而讓,上海則舉兵而爭?」蓋以寧波貨物少,而貿易稀,上海則荃局皆在,所繫甚重。然洋人自守夷場,亦已足矣,何必保城?不知彼與我性情未相浹,恩信未相孚。倘聽我兵入城,而居高臨下,開炮俯轟,則勢可立。唇亡齒寒,深足為慮。此所以必力爭也。況寧波因籌餉之艱,遂以罷兵,非真欲讓也。


說者又謂:如是言之,凡有洋人通商之處,我兵必不可取乎?何以見王師攻必克,戰必勝之威?矧洋人自通商中土而來,欺凌我民人,藐視我儒士,其性外剛狠而內陰鷙,桀驁難馴,隔閡不仁。今藉我鋭氣,聚而殲旃,庶可以泄眾憤而張國威。不知事固有先其所急而後其所緩者。昔曹操先並袁紹而後取劉表,以成鼎足之勢。明太祖先攻陳友諒而後克張士誠,遂以混一宇內。方其時,表與操勢固相遠,而士誠地處逼近,似宜先除。而明祖以為士誠自守庸材不足為慮,友諒雄姿跋扈,誠恐伐張而陳躡其後也。今洋人特知自守,決不遠出一步。曾國藩之踞安慶,乃真心腹大患耳。夷人之性,尚勢而重利,趨盛而避衰。我苟姑置不問,用兵上游,一二年間,蕩滌腥穢,奠安區宇,削平僭偽,則洋人必稽首稱臣,願世為屏藩而罔敢貳心。夫王政隆而四夷賓,大道昌而異學息。洋人之來,亦中國之衰氣有以召之。今真聖主馭世,陽光普照,群陰潛消,即其教士睹我王度,亦真知天王為上帝第二子,奉天伐暴,無有異說。蓋大者遠者既得,而小者近者自克舉矣。此用兵先後之道也。

至于圍攻上海,當先為籌及者,亦有三:一曰結援,一曰散眾,一曰儲貨。上海游民,不知凡幾,而粵東寧波之人尤多,游手好閒,喜于滋事。城外合圍,勢必無處奔避,而生機將絶,殺機必起。得一人以糾結之,可作內應之資。洋行中粵東人食力者不少。其心未嘗甘于為役。可以遍佈謡言,謂粵東人必盡起而應我,食物中已預蓄毒矣。使洋人疑而自防,粵人危而不安。則變必內生。黃浦中花民海艘,不下千餘,皆有槍炮。勢急情蹙,亦足與我亡命死抗。不若令其齊出吳淞,藉以解散其勢。我蘇所資者尚海貨物為多。一旦困阻,則沈遼閩粵之商舶,必至失業。今出示令其暫至白茆、劉河兩處,輕稅招徠,不必查驗。□之以信,結之以惠,則來者必盛。店舖不至空虛,而上海市面必然渙散。洋人所得者亦微矣。

畹嘗欲以此意尚達忠王,特以陳之而未有路。今恭聞忠王瑞駕在蘇,思欲晉謁。以發尚短,未敢輕入。故于大人之前,略盡區區,幸垂鑒察。如蒙許可,可以尚呈者,請以為言。特此恭請詠安,伏維雅鑒不宣。畹謹稟。


惟恐混冒影射,故暫刻圖記,以杜弊端。未識可用否?伏乞訓示!天父天兄天王太平天國辛酉十一年十二月二十三日。

☆吳容寬○詔書蓋璽頒行論

今天中國之良民,皆我天父之子女也。乃自狗韃霸佔中國,而中國之良民,多變而為妖,多助妖為虐者何也?蓋狗韃以妖言胡語,迷惑中國之男女既久,而中國之男女又被其迷惑而不悟耳。噫嘻此二百年中,我中國之良民,不且投其羅網而不知,受其脅制而不覺乎?是苟無開之使明,疏之使通者,烏乎可!茲我天王口為天口,言為天言,詔書頒發,天下咸知。繼自今九州萬郭,莫不知今是而昨非,悉洗心而革面,共同讚美天父天兄之權能,而皆真心悔罪,修好練真,以為天父子女矣。且金璽書頒,妖魔路絶,而天下萬郭萬代,永遠同行上帝真道矣。於是元首明,股肱長,貢獒獻雉,航海梯珊,莫敢不來享,莫敢不來王!

☆黃從善○詔書蓋璽頒行論

一人首出,首從修文,萬郭來朝,尤須通字。躬逢真主禦世,奠定天京,革故鼎新,莫不來王來享;斬邪留正,莫不同德同心。當此之時,固常立成簡冊,垂文字于千秋,造就編章,仰規模于萬世。所以左史記言,右史記動,日用常行,皆為斯民法則,鋪張揚勵,轉成兆姓範圍。況乎革面洗心,日新月異,妖言不得出,真道自大行,則天王詔書,蓋璽頒行天下也,豈不亟哉!

☆魯一同○檄鳳潁淮徐滁泗宿海八府屬文代作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