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全宋詞 一    P 7

作者:宋代詞人
頁數:7 / 208
類別:古典詞曲

 

曉月將沈,征驂已鞴。愁腸亂、又還分袂。良辰好景,恨浮名牽繫。無分得、與你恣情濃睡。


思歸樂林鐘商

天幕清和堪宴聚。想得盡、高陽儔侶。皓齒善歌長袖舞。漸引入、醉鄉深處。

晚歲光陰能幾許。這巧宦、不須多取。共君把酒聽杜宇。解再三、勸人歸去。

應天長林鐘商

殘蟬漸絶。傍碧砌修梧,敗葉微脫。風露淒清,正是登高時節。東籬霜乍結。綻金蕊、嫩香堪折。聚宴處,落帽風流,未饒前哲。

把酒與君說。恁好景佳辰,怎忍虛設。休效牛山,空對江天凝咽。塵勞無暫歇。遇良會、剩偷歡悅。歌聲闋。杯興方濃,莫便中輟。

合歡帶林鐘商

身材兒、早是妖嬈。算風措、實難描。一個肌膚渾似玉,更都來、占了千嬌。妍歌艷舞,鶯慚巧舌,柳妒纖腰。自相逢,便覺韓娥價減,飛燕聲消。

桃花零落,溪水潺湲,重尋仙徑非遙。莫道千金酬一笑,便明珠、萬斛須邀。檀郎幸有,凌雲詞賦,擲果風標。況當年,便好相攜,鳳樓深處吹簫。

少年游十之一·林鐘商

長安古道馬遲遲。高柳亂蟬棲。夕陽島外,秋風原上,目斷四天垂。

歸雲一去無蹤跡,何處是前期。狎興生疏,酒徒蕭索,不似去年時。

少年游十之二·林鐘商

參差煙樹灞陵橋。風物盡前朝。衰楊古柳,幾經攀折,憔悴楚宮腰。

夕陽閒淡秋光老,離思滿蘅皋。一曲陽關,斷腸聲盡,獨自憑蘭橈。

少年游十之三·林鐘商

層波瀲灧遠山橫。一笑一傾城。酒容紅嫩,歌喉清麗,百媚坐中生。

牆頭馬上初相見,不准擬、恁多情。昨夜懷闌,洞房深處,特地快逢迎。

少年游十之四·林鐘商

世間尤物意中人。輕細好腰身。香幃睡起,發妝酒釅,紅臉杏花春。

嬌多愛把齊紈扇,和笑掩朱唇。心性溫柔,品流詳雅,不稱在風塵。

少年游十之五·林鐘商


淡黃衫子郁金裙。長憶個人人。文談間雅,歌喉清麗,舉措好精神。

當初為倚深深寵,無個事、愛嬌嗔。想得別來,舊家模樣,只是翠蛾顰。

少年游十之六·林鐘商

鈴齋無訟宴遊頻。羅綺簇簪紳。施朱溥粉,豐肌清骨,空態盡天真。

舞裀歌扇花光裡,翻回雪,駐行雲。綺席闌珊,鳳燈明滅,誰是意中人。

少年游十之七·林鐘商

簾垂深院冷蕭蕭。花外漏聲遙。青燈未滅,紅窗閒臥,魂夢去迢迢。

薄情漫有歸消息,鴛鴦被、半香消。試問伊家,阿誰心緒,禁得恁無憀。

少年游十之八·林鐘商

一生贏得是淒涼。追前事、暗心傷。好天良夜,深屏香被。爭忍便相忘。

王孫動是經年去,貪迷戀、有何長。萬種千般,把伊情分,顛倒盡猜量。

少年游十之九·林鐘商

日高花榭懶梳頭。無語倚妝樓。修眉斂黛,遙山橫翠,相對結春愁。

王孫走馬長楸陌,貪迷戀、少年游。似恁疏狂,費人拘管,爭似不風流。

少年游十之十·林鐘商

佳人巧笑值千金。當日偶情深。幾回飲散,燈殘香暖,好事盡鴛衾。

如今萬水千山阻,魂杳杳、信沈沈。孤棹煙波,小樓風月,兩處一般心。

長相思京妓·林鐘商

畫鼓喧街,蘭燈滿市,皎月初照嚴城。清都絳闕夜景,風傳銀箭,露靉金莖。巷陌縱橫。過平康款轡,緩聽歌聲。鳳燭熒熒。那人家、未掩香屏。

向羅綺叢中,認得依稀舊日,雅態輕盈。嬌波艷冶,巧笑依然,有意相迎。牆頭馬上,漫遲留、難寫深誠。又豈知、名宦拘檢,年來減盡風情。

尾犯林鐘商

晴煙冪冪。漸東郊芳草,染成輕碧。野塘風暖,游魚動觸,冰澌微坼。幾行斷雁,旋次第、歸霜磧。詠新詩,手捻江梅,故人贈我春色。

似此光陰催逼。念浮生、不滿百。雖照人軒冕,潤屋珠金,于身何益。一種勞心力。圖利祿,殆非長策。除是恁、點檢笙歌,訪尋羅綺消得。

木蘭花四之一·林鐘商

心娘自小能歌舞。舉意動容皆濟楚。解教天上念奴羞,不怕掌中飛燕妒。

玲瓏綉扇花藏語。宛轉香茵雲衫步。王孫若擬贈千金,只在畫樓東畔住。

木蘭花四之二·林鐘商

佳娘捧板花鈿簇。唱出新聲群艷伏。金鵝扇掩調纍纍,文杏梁高塵簌簌。

鸞吟鳳嘯清相續。管裂弦焦爭可逐。何當夜召入連昌,飛上九天歌一曲。

木蘭花四之三·林鐘商

蟲娘舉措皆溫潤。每到婆娑偏恃俊。香檀敲緩玉纖遲,畫鼓聲催蓮步緊。

貪為顧盼誇風韻。往往曲終情未盡。坐中年少暗消魂,爭問青鸞家遠近。

木蘭花四之四·林鐘商

酥娘一搦腰肢裊。回雪縈塵皆盡妙。幾多狎客看無厭,一輩舞童功不到。

星眸顧指精神峭。羅袖迎風身段小。而今長大懶婆娑,只要千金酬一笑。

駐馬聽林鐘商

鳳枕鸞帷。二三載,如魚似水相知。良天好景,深憐多愛,無非盡意依隨。奈何伊。恣性靈、忒煞些兒。無事孜煎,萬回千度,怎忍分離。

而今漸行漸遠,漸覺雖悔難追。漫寄消寄息,終久奚為。也擬重論繾綣,爭奈翻覆思維。縱再會,只恐恩情,難似當時。

訴衷情林鐘商

一聲畫角日西曛。催促掩朱門。不堪更倚危闌,腸斷已消魂。

年漸晚,雁空頻。問無因。思心欲碎,愁淚難收,又是黃昏。

戚氏中呂調

晚秋天。一霎微雨灑庭軒。檻菊蕭疏,井梧零亂惹殘煙。淒然。望江關。飛雲黯淡夕陽間。當時宋玉悲感,向此臨水與登山。遠道迢遞,行人淒楚,倦聽隴水潺湲。正蟬吟敗葉,蛩響衰草,相應喧喧。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