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全宋詞 一    P 9

作者:宋代詞人
頁數:9 / 208
類別:古典詞曲

 

正老松枯柏情如織。聞野猿啼,愁聽得。見釣舟初出,芙蓉渡頭,鴛鴦難側。干名利祿終無益。念歲歲間阻,迢迢紫陌。翠蛾嬌艷,從別後經今,花開柳拆傷魂魄。利名牽役。又爭忍、把光景拋擲。


望漢月平調

明月明月明月。爭奈作圓還缺。恰如年少洞房人,暫歡會、依前離別。

小樓憑檻處,正是去年時節。千里清光又依舊,奈夜永、厭厭人絶。

歸去來平調

初過元宵三五。慵困春情緒。燈月闌珊嬉遊處。遊人盡、厭歡聚。

憑仗如花女。持杯謝、酒朋詩侶。余酲更不禁香醑。歌筵罷、且歸去。

燕歸梁平調

織錦裁編寫意深。字值千金。一回披玩一愁吟。腸成結、淚盈襟。

幽歡已散前期遠,無憀賴、是而今。密憑歸雁寄芳音。恐冷落、舊時心。

八六子平調

如花貌。當來便約,永結同心偕老。為妙年、俊格聰明,凌厲多方憐愛,何期養成心性近,元來都不相表。漸作分飛計料。

稍覺因情難供,恁殛惱。爭克罷同歡笑。已是斷弦尤續,覆水難收,常向人前誦談,空遣時傳音耗。漫悔懊。此事何時壞了。

長壽樂平調

尤紅殢翠。近日來、陡把狂心牽繫。羅綺叢中,笙歌筵上,有個人人可意。解嚴妝巧笑,取次言談成嬌媚。知幾度、密約秦樓盡醉。仍攜手,眷戀香衾綉被。

情漸美。算好把、夕雨朝雲相繼,便是仙禁春深,禦爐香裊,臨軒親試。對天顏咫尺,定然魁甲登高第。等恁時、等著回來賀喜。好生地。剩與我兒利市。

望海潮仙呂調


東南形勝,三吳都會,錢塘自古繁華。煙柳畫橋,風簾翠幕,參差十萬人家。雲樹繞堤沙。怒濤卷霜雪,天塹無涯。市列珠璣,戶盈羅綺競豪奢。

重湖疊巘清嘉。有三秋桂子,十里荷花。羌管弄晴,菱歌泛夜,嬉嬉釣叟蓮娃。千騎擁高牙。乘醉聽簫鼓,吟賞煙霞。異日圖將好景,歸去鳳池誇。

如魚水二之一·仙呂調

輕靄浮空,亂峰倒影,瀲灧十里銀塘。繞岸垂楊。紅樓朱閣相望。芰荷香。雙雙戲、鸂鶒鴛鴦。乍雨過、蘭芷汀洲,望中依約似瀟湘。

風淡淡,水茫茫。動一片晴光。畫舫相將。盈盈紅粉清商。紫薇郎。修禊飲、且樂仙鄉。更歸去,遍歷鑾坡鳳沼,此景也難忘。

如魚水二之二·仙呂調

帝裡疏散,數載酒縈花系,九陌狂游。良景對珍筵惱,佳人自有風流。勸瓊甌。絳唇啟、歌發清幽。被舉措、藝足才高,在處別得艷姬留。

浮名利,擬拚休。是非莫掛心頭。富貴豈由人,時會高志須酬。莫閒愁。共綠蟻、紅粉相尤。向綉幄,醉倚芳姿睡,算除此外何求。

玉蝴蝶五之一·仙呂調

望處雨收雲斷,憑闌悄悄,目送秋光。晚景蕭疏,堪動宋玉悲涼。水風輕,蘋花漸老,月露冷、梧葉飄黃。遣情傷。故人何在,煙水茫茫。

難忘,文期酒會,幾孤風月,屢變星霜。海闊山遙,未知何處是瀟湘。念雙燕、難憑遠信,指暮天、空識歸航。黯相望。斷鴻聲裡,立盡斜陽。

玉蝴蝶五之二·仙呂調

漸覺芳郊明媚,夜來膏雨,一灑塵埃。滿目淺桃深杏,露染風裁。銀塘靜、魚鱗簟展,煙岫翠、龜甲屏開。殷晴雷。雲中鼓吹,遊遍蓬萊。

徘徊。隼旟前後,三千珠履,十二金釵。雅俗熙熙,下車成宴盡春台。好雍容、東山妓女,堪笑傲、北海尊罍。且追陪。鳳池歸去,那更重來。

玉蝴蝶五之三·仙呂調

是處小街斜巷,爛游花館,連醉瑤卮,選得芳容端麗,冠絶吳姬。絳唇輕、笑歌盡雅,蓮步穩、舉措皆奇。出屏幃。倚風情態,約素腰肢。

當時。綺羅叢裡,知名雖久,識面何遲。見了千花萬柳,比並不如伊。未同歡、寸心暗許,欲話別、纖手重攜。結前期。美人才子,合是相知。

玉蝴蝶五之四·仙呂調

誤入平康小巷,畫檐深處,珠箔微褰。羅綺叢中,偶認舊識嬋娟。翠眉開、嬌橫遠岫,綠鬢嚲、濃染春煙。憶情牽。粉牆曾恁,窺宋三年。

遷延。珊瑚筵上,親持犀管,旋疊香箋。要索新詞,殢人含笑立尊前。接新聲、珠喉漸穩,想舊意、波臉增妍。苦留連。鳳衾鴛枕,忍負良天。

玉蝴蝶重陽·五之五·仙呂調

淡蕩素商行暮,遠空雨歇,平野煙收。滿目江山,堪助楚客冥搜。素光動、雲濤漲晚,紫翠冷、霜巘橫秋。景清幽。渚蘭香射,汀樹紅愁。

良儔。西風吹帽,東籬攜酒。共結歡游。淺酌低吟,坐中俱是飲家流。對殘暉、登臨休嘆,賞令節、酩酊方酬。且相留。眼前尤物,盞裡忘憂。

滿江紅四之一·仙呂調

暮雨初收,長川靜、征帆夜落。臨島嶼、蓼煙疏淡,葦風蕭索。幾許漁人飛短艇,盡載燈火歸村落。遣行客、當此念回程,傷漂泊。

桐江好,煙漠漠。波似染,山如削。繞嚴陵灘畔,鷺飛魚躍。遊宦區區成底事,平生況有雲泉約。歸去來、一曲仲宣吟,從軍樂。

滿江紅四之二·仙呂調

訪雨尋雲,無非是、奇容艷色。就中有、天真妖麗,自然標格。惡發姿顏歡喜面,細追想處皆堪惜。自別後、幽怨與閒愁,成堆積。

鱗鴻阻,無信息。夢魂斷,難尋覓。盡思量,休又怎生休得。誰恁多情憑向道,縱來相見且相憶。便不成、常遣似如今,輕拋擲。

滿江紅四之三·仙呂調

萬恨千愁,將年少、衷腸牽繫。殘夢斷、酒醒孤館,夜長無味。可惜許枕前多少意,到如今兩總無終始。獨自個、贏得不成眠,成憔悴。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