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全宋詞 一    P 12

作者:宋代詞人
頁數:12 / 208
類別:古典詞曲

 

寶髻瑤簪。嚴妝巧,天然綠媚紅深。綺羅叢裡,獨逞謳吟。一曲陽春定價,何啻值千金。傾聽處,王孫帝子,鶴蓋成陰。


凝態掩霞襟。動象板聲聲,怨思難任。嘹喨處,回厭絃管低沈。時恁回眸斂黛,空役五陵心。須通道,緣情寄意。別有知音。

瑞鷓鴣二之二·南呂調

吳會風流。人煙好,高下水際山頭。瑤台絳闕,依約蓬丘。萬井千閭富庶,雄壓十三州。觸處青蛾畫舸,紅粉朱樓。

方面委元侯。致訟簡時豐,繼日歡游。襦溫袴暖,已扇民謳。旦暮鋒車命駕,重整濟川舟。當恁時,沙堤路穩,歸去難留。

憶帝京南呂調

薄衾小枕天氣。乍覺別離滋味。展轉數寒更。起了還重睡。畢竟不成眠,一夜長如歲。

也擬待、卻回征轡。又爭奈、已成行計。萬種思量,多方開解,只恁寂寞厭厭地。系我一生心,負你千行淚。

塞孤般涉調

一聲鷄,又報殘更歇。秣馬巾車催發。草草主人燈下別。山路險,新霜滑。瑤珂響、起棲烏,金鉦冷、敲殘月。漸西風系,襟袖淒冽。

遙指白玉京,望斷黃金闕。還道何時行徹。算得佳人凝恨切。應唸唸,歸時節。相見了、執柔夷,幽會處、偎香雪。免鴛衾、兩恁虛設。

瑞鷓鴣二之一

天將奇艷與寒梅。乍驚繁杏臘前開。暗想花神、巧作江南信,鮮染燕脂細翦裁。

壽陽妝罷無端飲,凌晨酒入香腮。恨聽煙隖深中,誰恁吹羌管、逐風來。絳雪紛紛落翠苔。

瑞鷓鴣二之二

全吳嘉會古風流。渭南往歲憶來游。西子方來、越相功成去,千里滄江一葉舟。

至今無限盈盈者,盡來拾翠芳洲。最是簇簇寒村,遙認南朝路、晚煙收。三兩人家古渡頭。

洞仙歌


嘉景,向少年彼此,爭不雨沾雲惹。奈傅粉英俊,夢蘭品雅。金絲帳暖銀屏亞。並粲枕、輕偎輕倚,綠嬌紅奼。算一笑,百琲明珠非價。

閒暇。每隻向、洞房深處,痛憐極寵,似覺些子輕孤,早恁背人沾灑。從來嬌多猜訝。更對翦香雲,須要深心同寫。愛搵了雙眉,索人重畫。忍孤艷冶。斷不等閒輕舍。鴛衾下。願常恁、好天良夜。

安公子二之一·般涉調

遠岸收殘雨。雨殘稍覺江天暮。拾翠汀洲人寂靜,立雙雙鷗鷺。望幾點、漁燈隱映蒹葭浦。停畫橈、兩兩舟人語。道去程今夜,遙指前村煙樹。

遊宦成覊旅。短檣吟倚閒凝佇。萬水千山迷遠近,想鄉關何處。自別後、風亭月榭孤歡聚。剛斷腸、惹得離情苦。聽杜字聲聲,勸人不如歸去。

安公子二之二·般涉調

夢覺清宵半。悄然屈指聽銀箭。惟有床前殘淚燭,啼紅相伴。暗惹起、雲愁雨恨情何限。從臥來、展轉千餘遍。恁數重鴛被,怎向孤眠不暖。

堪恨還堪歡。當初不合輕分散。及至厭厭獨自個,卻眼穿腸斷。似恁地、深情密意如何拚。雖後約、的有于飛願。奈片時難過,怎得如今便見。

長壽樂般涉調

繁紅嫩翠。艷陽景,妝點神州明媚。是處樓台,朱門院落,絃管新聲騰沸。恣遊人、無限馳驟,嬌馬車如水。竟尋芳選勝,歸來向晚,起通衢近遠,香塵細細。

太平世。少年時,忍把韶光輕棄。況有紅妝,楚腰越艷,一笑千金可啻。向尊前、舞袖飄雪,歌響行雲止。願長繩、且把飛鳥系。任好從容痛飲,誰能惜醉。

傾杯黃鐘羽

水鄉天氣,灑蒹葭、露結寒生早。客館更堪秋杪。空階下、木葉飄零,颯颯聲乾,狂風亂掃。當無緒、人靜酒初醒,天外征鴻,知送誰家歸信,穿雲悲叫。

蛩響幽窗,鼠窺寒硯,一點銀釭閒照。夢枕頻驚,愁衾半擁,萬里歸心悄悄。往事追思多少。贏得空使方寸撓。斷不成眠,此夜厭厭,就中難曉。

傾杯大石調

金風淡蕩,漸秋光老、清宵永。小院新晴天氣,輕煙乍斂,皓月當軒練淨。對千里寒光,念幽期阻、當殘景。早是多情多病。那堪細把,舊約前歡重省。

最苦碧雲信斷,仙鄉路杳,歸鴻難倩。每高歌、強遣離懷,慘咽、翻成心耿耿。漏殘露冷。空贏得、悄悄無言,愁緒終難整。又是立盡,梧桐碎影。

傾杯散水調

鶩落霜洲,雁橫煙渚,分明畫出秋色。暮雨乍歇。小楫夜泊,宿葦村山驛。何人月下臨風處,起一聲羌笛。離愁萬緒,聞岸草、切切蛩吟如織。

為憶。芳容別後,水遙山遠,何計憑鱗翼。想繡閣深沈,爭知憔悴損、天涯行客。楚峽雲歸,高陽人散,寂寞狂蹤跡。望京國。空目斷、遠峰凝碧。

鶴衝天黃鐘宮

黃金榜上。偶失龍頭望。明代暫遺賢,如何向。未遂風雲便,爭不恣狂蕩。何須論得喪。才子詞人,自是白衣卿相。

煙花巷陌,依約丹青屏障。幸有意中人,堪尋訪。且恁偎紅翠,風流事、平生暢。青春都一餉。忍把浮名,換了淺斟低唱。

木蘭花杏花·三之一·林鐘商

翦裁用盡春工意,淺蘸朝霞千萬蕊。天然淡濘好精神,洗盡嚴妝方見媚。

風亭月榭閒相倚。紫玉枝梢紅蠟蒂。假饒花落未消愁,煮酒懷盤催結子。

木蘭花海棠·三之二·林鐘商

東風催露千嬌面。欲綻紅深開處淺。日高梳洗甚時忄欠,點滴燕脂勻未遍。

霏微雨罷殘陽院。洗出都城新錦段。美人纖手摘芳枝,插在釵頭和風顫。

木蘭花柳枝·三之三·林鐘商

黃金萬縷風牽細。寒食初頭春有味。殢煙尤雨索春饒,一日三眠誇得意。

章街隋岸歡游地。高拂樓台低映水。楚王空待學風流,餓損宮腰終不似。

傾杯樂散水調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