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續資治通鑑 上    P 2

作者:畢沅
頁數:2 / 489
類別:中國古代史

 

壬戌,以趙普為右諫議大夫、樞密直學士。初,帝領宋鎮,普為書記,與節度判官寧陵劉熙古、觀察判官安次呂餘慶、攝推官太康沈義倫皆在幕府。至是普以佐命功遷,乃召熙古為左諫議大夫,餘慶為給事中、端明殿學士,義倫為戶部郎中。


癸亥,以天雄節度使宛丘符彥卿守太師,雄武節度使掖人王景守太保,封原郡王,定難節度使西平王李彞殷守太尉,荊南節度使高保融守太傅,餘領節鎮者普進爵。

甲子,皇弟匡義加睦州防禦使,賜名光義。

幸國子監。

將立宗廟,詔百官集議。己巳,兵部尚書濮陽張昭等奏曰:「堯、舜、禹皆立五廟,蓋二昭二穆與其始祖也。有商改國,始立六廟,蓋昭穆之外祀契與湯也。周立七廟,蓋親廟之外,祀太祖及文王、武王也。漢初立廟,悉不如禮。魏、晉始復七廟之制,江左相承不改;然七廟之中,猶虛太祖之室。隋文但立高、曾、祖、禰四廟而已。唐因隋制,立四親廟,梁氏而下,不易其法,稽古之道,斯為折衷。伏請追尊高、曾、祖、禰四代號謚,崇建廟室。」制可。於是定宗廟之制,歲以四孟月及季冬凡五享,朔、望薦食、薦新。三年一祫,以孟冬;五年一禘,以孟夏。皆兵部侍郎漁陽竇儀所定也。

鎮州報遼及北漢兵自退。

北漢戶部侍郎平章事滎陽趙華罷為左仆射。

南唐主遣使誅鐘謨于饒州,詰之曰:「卿與孫晟同使北,晟死而卿還,何也?」謨頓首伏罪。縊殺之,並誅張巒于宣州。

二月,乙亥,尊母南陽郡夫人杜氏為皇太后。後,安喜人。陳橋之變,後聞之曰:「吾兒素有大志,今果然矣。」及尊為皇太后,帝拜于殿上,群臣稱賀,太后愀然不樂。左右進曰:「臣聞母以子貴,今子為天子,胡為不樂?」太后曰:「吾聞為君難。天子置身兆庶之上,若治得其道,則此位誠尊;苟或失馭,求為匹夫而不可得,是吾所憂也。」帝再拜曰:「謹受教。」

加宰相范質、王溥、魏仁浦等官。仁浦,汲郡人也。帝待周三相,並以優禮:質自司徒、平章事、昭文館大學士、參知樞密院事,加侍中;溥自右仆射、平章事、監修國史、參知樞密院事,加司空;仁浦自樞密使、中書侍郎、平章事、集賢殿大學士,加右仆射。自唐以來,三大館職皆宰相兼之,首相昭文,次監修,次集賢,宋因之。質、溥尋皆罷參知樞密。又命樞密使太原吳廷祚仍加同中書門下二品。

舊制,凡大政事,必命宰臣坐議,常從容賜茶乃退。唐及五代,猶遵此制。及質等為相,自以周室舊臣,內存形跡,又憚帝英睿,乃請每事具札子進呈取旨,帝從之。由是坐論之禮遂廢。


己卯,以天下兵馬都元帥呈越國王錢俶為天下兵馬大元帥。俶名上一字犯宋諱,故去之。

丙戌,長春節,賜群臣衣各一襲。宰相率百官上壽,賜宴相國寺。

中書舍人安次扈蒙權知貢舉,庚寅,奏進士合格者京兆楊礪等十九人。自是歲以為常。

辛卯,大宴于廣德殿。凡誕節後擇日大宴自此始。

三月,乙巳,改天下郡縣之犯禦名、廟諱者。

丙辰,南唐主遣使來賀登極。

南漢宦者陳延壽言于南漢主曰:「陛下所以得立,由先帝盡殺群弟故也。」南漢主以為然,丁巳,殺其弟桂王璇興。

吳越王俶遣使來賀登極。南唐主復遣使來賀長春節。

宿州火,燔民廬舍萬餘區,遣中使安撫之。

壬戌,追尊祖考為皇帝,妣為皇后。謚高祖朓曰文獻,廟號僖祖,陵曰欽陵;妣崔曰文懿。謚曾祖珽曰惠元,廟號順祖,陵曰康陵;妣桑曰惠明。謚皇祖敬曰簡恭,廟號翼祖,陵曰定陵;妣劉曰簡穆。謚皇考弘殷曰昭武,廟號宣祖,陵曰安陵。

定國運受周木德,因以火德王,色尚赤,臘用戌。

癸亥,命武勝節度使洛陽宋延渥領舟師巡撫江徼,舒州團練使元城司超副之,仍貽書南唐主諭意。

己巳,以皇弟光美為嘉州防禦使。

先是,北漢誘代北諸部侵掠河西,詔諸鎮會兵以禦之。是月,定難節度使李彞興,言遣都將李彞玉進援麟州,北漢引眾去。彞興,即彞殷也,避宣祖諱,改為興。

夏,四月,癸酉,兼判太常寺竇儼請改周樂文舞崇德之舞為文德之舞,武舞象成之舞為武功之舞,改樂章十二順為十二安,蓋取「治世之音安以樂」之意;詔行之。儼,儀之弟也。

鐵騎左廂都指揮使王彥升,夜抵宰相王溥私第,溥驚悸而出。既坐,乃曰:「巡警而困甚,聊就公一醉耳。」然彥升意在求貨,溥佯不悟,置酒數行而罷。翌日,溥密奏其事,帝益惡之,丁丑,出彥升為唐州團練使。唐本刺史州,於是始改焉。

遼人侵棣州,刺史河南何繼筠追破其眾于固安,獲馬四百匹。

帝加周昭義軍節度使太原李筠中書令。使者至潞州,筠即欲拒命。左右切諫,乃延使者,置酒張樂,旋取周祖畫象懸廳壁,涕泣不已。賓佐惶懼,告使者曰:「令公被酒失常,幸毋怪。」北漢主鈞聞之,乃以蠟書結筠同舉兵,筠長子守節泣諫,筠不聽。

帝手詔慰撫,且召守節為皇城使。筠遂遣守節人朝伺動靜,帝迎謂曰:「太子,汝何故來?」守節矍然,頭擊地曰:「陛下何言?此必有讒人間臣父也。」帝曰:「吾聞汝數諫,汝父不聽,故遣汝來,欲吾殺汝耳。汝歸語汝父:我未為天子時,任自為之;我既為天子,汝獨不能小讓我邪?」守節馳歸告筠,筠遂令幕府檄數帝罪,癸未,執監軍周光遜等,遣牙將劉繼沖等送北漢納款求援,又遣兵襲澤州,殺刺史張福,據其城。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