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莎士比亞全集 《暴風雨》    P 3

作者:莎士比亞
頁數:3 / 30
類別:文學

 

普洛斯彼羅:你的母親是一位賢德的婦人,她說你是我的女兒;你的父親是米蘭的公爵,他的唯一的嗣息就是你,一位堂堂的郡主。
米蘭達:天啊!我們是遭到了什麼樣的好謀才離開那裡的呢?還是那算是幸運一樁?

普洛斯彼羅:都是,都是,我的孩兒。如你所說的,因為遭到了奸謀,我們才離開了那裡,因為幸運,我們才飄流到此。
米蘭達:唉!想到我給你的種種勞心焦慮,真使我心裡難過得很,只是我記不得了——請再講下去吧。
普洛斯彼羅:我的弟弟,就是你的叔父,名叫安東尼奧。聽好,世上真有這樣好惡的兄弟!除了你之外,他就是我在世上最愛的人了;我把國事都託付他管理。那時候米蘭在列邦中稱雄,普洛斯彼羅也是最出名的公爵,威名遠播,在學問藝術上更是一時無雙。我因為專心研究,便把政治放到我弟弟的肩上,對於自己的國事不聞不問,只管沉溺在魔法的研究中。你那壞心腸的叔父——你在不在聽我?
米蘭達:我在聚精會神地聽著,父親。
普洛斯彼羅:學會了怎樣接受或駁斥臣民的訴願,誰應當拔耀,誰因為陞遷太快而應當貶抑,把我手下的人重新封敘,遷調的遷調,改用的改用;大權在握,使國中所有的人心都要聽從他的喜惡。他簡直成為一株常春藤,掩蔽了我參天的巨幹,而吸收去我的精華。——你不在聽嗎?

米蘭達:啊,好父親!我在聽著。
普洛斯彼羅:聽好。我這樣遺棄了俗務,在幽居生活中修養我的德性;除了生活過於孤寂之外,我這門學問真可說勝過世上所稱道的一切事業;誰知這卻引起了我那惡弟的毒心。我給與他的無限大的信託,正像善良的父母產出刁頑的兒女來一樣,得到的酬報只是他的同樣無限大的欺詐。他這樣做了一國之主,不但握有我的歲入的財源,更僭用我的權力從事搜括。像一個說謊的人自己相信自己的欺騙一樣,他伊然以為自己便是一個不折不扣的公爵。處於代理者的位置上,他用一切的鹹權鋪張著外表上的莊嚴:他的野心於是逐漸旺盛起來——你在不在聽我?
米蘭達:你的故事,父親,能把聾子都治好呢。
普洛斯彼羅:作為代理公爵的他,和他所代理的公爵之間,還橫隔著一重屏障,他自然希望撤除這重屏障,使自己成為米蘭大權獨攬的主人翁。我呢,一個可憐的人,書齋便是我廣大的公國,他以為我已沒有能力處理政事。因為一心覬覦著大位,他便和那不勒斯王協謀,甘願每年進貢臣服,把他自己的冠冕俯伏在他人的王冠之前。唉,可憐的米蘭!一個從來不曾向別人低首下心過的邦國,這回卻遭到了可恥的卑屈!
米蘭達:天哪!
普洛斯彼羅:聽我告訴你他所締結的條款,以及此後發生的事情,然後再告訴我那算不算得是一個好兄弟。
米蘭達:我不敢冒瀆我的可敬的祖母,然而美德的娘親有時卻會生出不肖的兒子來。
普洛斯彼羅:現在要說到這條約了。這位那不勒斯王因為跟我有根深蒂固的仇恨,答應了我弟弟的要求,那就是說,以稱臣納貢——我也不知要納多少貢金——作為交換的條件,他當立刻把我和屬於我的人攆出國境,而把大好的米蘭和一切榮銜權益,全部賞給我的弟弟。因此在命中注定的某夜,不義之師被召集起來,安東尼奧打開了米蘭的國門;在寂靜的深宵,陰謀的執行者便把我和哭泣著的你趕走。
米蘭達:唉,可嘆!我已記不起那時我是怎樣哭法,但我現在願意再哭泣一番。這是一件想起來太叫人傷心的事。
普洛斯彼羅:你再聽我講下去,我便要叫你明白眼前這一回事情,否則這故事便是一點不相於的了。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