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莎士比亞全集 《暴風雨》    P 5


作者:莎士比亞
頁數:5 / 30
類別:文學

 

莎士比亞全集 《暴風雨》

作者:莎士比亞
第5,共30。
普洛斯彼羅:啊,那真是我的好精靈!但是這口亂子是不是就在靠近海岸的地方呢?
愛麗兒:就在海岸附近,主人。
普洛斯彼羅:但是他們都沒有送命嗎,愛麗兒?
愛麗兒:一根頭髮都沒有損失;他們穿在身上的衣服也沒有一點斑跡,反而比以前更乾淨了。照著你的命令,我把他們一隊一隊地分散在這島上。國王的兒子我叫他獨個兒上岸,把他遺留在島上一個隱僻的所在,讓他悲傷地絞著兩臂,坐在那兒望著天空長籲短嘆,把空氣都吹涼了

普洛斯彼羅:告訴我你怎樣處置國王的船上的水手們和其餘的船舶?
愛麗兒:國王的船安全地停泊在一個幽靜的所在;你曾經某次在半夜裡把我從那裡叫醒前去採集永遠為波濤沖打的百慕達群島上的露珠;船便藏在那個地方。那些水手們在精疲力竭之後,我已經用魔術使他們昏睡過去,現今都躺在艙口底下。其餘的船舶我把它們分散之後,已經重又會合,現今在地中海上;他們以為他們看見國王的船已經沉沒,國王已經溺死,都失魂落魄地駛回那不勒斯去了。
普洛斯彼羅:愛麗兒,你的差使幹得一事不差;但是還有些事情要你做。現在是什麼時候了?
愛麗兒:中午已經過去。
普洛斯彼羅:至少已經過去了兩個鐘頭了。從此刻起到六點鐘之間的時間,我們兩人必須好好利用,不要讓它白白地過去。
愛麗兒:還有繁重的工作嗎?你既然這樣麻煩我,我不得不向你提醒你所允許我而還沒有履行的語。

普洛斯彼羅:怎麼啦!生起氣來了?你要求些什麼?
愛麗兒:我的自由。
普洛斯彼羅:在限期未滿之前嗎?別再說了吧!
愛麗兒:請你想想我曾經為你怎樣儘力服務過;我不曾對你做過一次謊,不曾犯過一次過失,侍候你的時候,不曾發過一句怨言;你曾經答應過我縮短一年的期限的。
普洛斯彼羅:你忘記了我從怎樣的苦難裡把你救出來嗎?
愛麗兒:不曾。
普洛斯彼羅:你一定忘記了,而以為踏著海底的軟泥,穿過凜冽的北風,當寒霜凍結的時候在地下水道中為我奔走,便算是了不得的辛苦了。
愛麗兒:我不曾忘記,主人。
普洛斯彼羅:你說謊,你這壞蛋!那個惡女巫西考拉克斯——她因為年老和心腸惡毒,全身佝僂得都像一個環了——你已經把她忘丫嗎?你把她忘了嗎?
愛麗兒:不曾,主人。
普洛斯彼羅:你一定已經忘了。她是在什麼地方出世的?對我說來。
愛麗兒:在阿爾及爾,主人。
普洛斯彼羅:噢!是在阿爾及爾嗎?我必須每個月向你複述一次你的來歷,因為你一下子便要忘記。這個萬惡的女巫西考拉克斯,因為作惡多端,她的妖法沒人聽見了不害怕,所以被逐出阿爾及爾;他們固為她曾經行過某件好事,因此不曾殺死她。是不是?
愛麗兒:是的,主人。
普洛斯彼羅:這個眼圈發青的妖婦被押到這兒來的時候,正懷著孕;水手們把她丟棄在這座島上。你,我的奴隷,據你自己說那時是她的僕人,因為你是個太柔善的精靈,不能奉行她的粗暴的、邪惡的命令,因此違拗了她的意志,她在一陣暴怒中藉著她的強有力的妖役的幫助,把你幽禁在一株拆裂的松樹中。在那松樹的裂縫裡你挨過了十二年痛苦的歲月,後來她死了,你便一直留在那兒,像水車輪拍水那樣急速地、不斷地發出你的呻吟來。那時這島上除了她所生產下來的那個兒子,一個渾身斑痣的妖婦賤種之外,就沒有一個人類。
愛麗兒:不錯,那是她的兒子凱列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