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甘泉,翰林院自由閱讀廣場

帳號    


莎士比亞全集 《暴風雨》    P 7

作者:莎士比亞
頁數:7 / 30
類別:文學

 

普洛斯彼羅:可惡的賤奴,不學一點好,壞的事情樣樣都來得,我因為看你的樣子可憐,才辛辛苦昔地教你講話,每時每刻教導你這樣那樣。那時你這野鬼連自己說的什麼也不懂,只會像一隻野東西一樣咕嚕咕嚕;我教你怎樣用說活來表達你的意思,但是像你這種下流胚,即使受了教化,天性中的頑劣仍是改不過來,因此你才活該被禁錮在這堆岩石的中間;其實單單把你囚禁起來也還是寬待了你。
凱列班:你教我講話,我從這上面得到的益處只是知道怎樣罵人;但願血瘟病瘟死了你,因為你要教我說你的那種話!

普洛斯彼羅:妖婦的賤種,滾開去!去把柴搬進來。懂事的話,趕快些,因為還有別的事要你做。你在聳肩嗎,惡鬼?要是你不好好做我吩咐你做的事,或是心中不情願,我要叫你渾身抽搐,叫你每個骨節裡都痛起來,叫你在地上打滾咆哮,連野獸聽見你的呼號都會嚇得發抖。
凱列班:啊不要,我求求你!(旁白)我不得不服從,因為他的法術有很大的力量,就是我老娘所禮拜的神明塞提柏斯也得聽他指揮,做他的僕人。
普洛斯彼羅:賤奴,去吧!(凱列班下。)
愛麗兒隱形重上,彈琴唱歌;腓迪南隨後。
愛麗兒:(唱) 來吧,來到黃沙的海濱, 把手兒牽得牢牢, 深深地展拜細吻輕輕, 叫海水莫起波濤—— 柔舞翩翩在水面飄揚; 可愛的精靈,伴我歌唱。 聽!聽!(和聲) 汪!汪!汪!(散亂地) 看門狗兒的狺狺,(和聲) 汪!汪!汪!(散亂地) 聽!聽!我聽見雄鷄 昂起了頸兒長啼,(啼聲) 喔喔喔!

腓迪南:這音樂是從什麼地方來的呢?在天上,還是在地上?現在已經靜止了。一定的,它是為這島上的神靈而彈唱的。當我正坐在海濱,思念我的父王的慘死而重又痛哭起來的時候,這音樂便從水面掠了過來,飄到我的身旁,它的甜柔的樂曲平靜了海水的怒濤,也安定了我激蕩的感情;因此我跟隨著它,或者不如說是它吸引了我,——但它現在已經靜止了,啊,又唱起來了。
愛麗兒:(唱)五尋的水深處躺著你的父親,他的骨骼已化成珊瑚,他眼睛是耀眼的明珠;他消失的全身沒有一處不曾受到海水神奇的變幻,化成瑰寶,富麗而珍怪。海的女神時時搖起他的喪鐘,(和聲)叮!咚!聽!我現在聽到了叮咚的喪鐘。
腓迪南:這支歌在紀念我的溺斃的父親。這一定不是凡間的音樂,也不是地上來的聲音。我現在聽出來它是在我的頭上。
普洛斯彼羅:抬起你的被睫毛深掩的眼睛來,看一看那邊有什麼東西。
米蘭達:那是什麼?一個精靈嗎?啊上帝,它是怎樣向著四周瞧望啊!相信我的話,父親,它生得這樣美!但那一定是一個精靈。
普洛斯彼羅:不是,女兒,他會吃也會睡,和我們一樣有各種知覺。你所看見的這個年輕漢子就是遭到船難的一人;要不是因為憂傷損害了他的美貌——美貌最怕憂傷來損害——你確實可以稱他為一個美男子。他因為失去了他的同伴,正在四處徘徊著尋找他們呢。
米蘭達:我簡直要說他是個神;因為我從來不曾見過字宙中有這樣出色的人物。
普洛斯彼羅:(旁白)哈!有幾分意思了;這正是我中心所願望的。好精靈!為了你這次功勞,我要在兩天之內恢復你的自由。
腓迪南:再不用疑惑,這一定是這些樂曲所奏奉的女神了!——請你俯允我的析求,告訴我你是否屬於這個島上,指點我怎樣在這裡安身;我的最後的最大的一個請求是你——神奇啊!請你告訴我你是不是一位處女?
米蘭達:並沒什麼神奇,先生;不過我確實是一個處女。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